•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苏曦言张澪

好书推荐 2022-01-15 04:46:21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低门贵女

低门贵女

作者:筠筠喵呜喵

主角:苏曦言张澪

APP离线看全本

苏曦言张澪

《低门贵女》小说介绍

《低门贵女》是由作者筠筠喵呜喵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低门贵女》精彩章节节选:第 9 章…

《低门贵女》小说试读

第 9 章

面对苏曦言严厉的语气,宫女内监众人皆再拜道:“奴婢(奴才)必当忠心耿耿服侍小主!”

“赏。”苏曦言给立在身边的秋蕊递了个眼神,她拿起准备好的荷包一一下发了下去。苏曦言在家中的妻妾斗争中学到过很多,比如手下奴仆倘若不够忠心往往就是致命的,因此此这一见面的赏赐自然是要丰厚的。只是她手头的银子实在不多,出门时母亲塞给她的几百两在这一路上早花了大半,然后再加上张家给的那五百两,实在不算是阔绰。况且自己也比不上别的小主娘娘,娘家在京城,又都是富贵之家,能够实时有补给,对于自己而言,这不到一千两银子便是全部了,因此也不能在这种赏赐上过多花费。她心中默默安慰自己,倘若拿银子收买人心,日后他们遇到自己给不出的利益的诱惑,那又该如何是好呢?与其这样,不如以德服人。

苏曦言仔细留意了下面人的神色,茯苓丝毫没有任何异色,莺儿和雀儿甚至喜滋滋的,大约是刚入宫没多久还没得过赏赐,而小合子和小豆子却稍微有些失望。

“奴婢方才看那几个宫女太监,除了那个叫茯苓的,其余几个都还那么小,也不知这内务府安得什么心,觉得我们小主好欺负不成?”一众宫女太监退下后,秋蕊一边打点着苏曦带进宫来的衣物,一边小声地对她说着。

“小也有小的好处,”苏曦言笑笑,“莺儿和雀儿那样的年纪,八成是刚进宫来服侍的,必定底细干净些。那两个内监我心里倒是拿不准,不过好在他们也不能近身伺候,倒是那个茯苓,你该给我好好盯着一点。”苏曦言看着秋蕊整理完了所有衣物,又道:“现在就把她叫进来吧,我有话问她。”

秋蕊应声出去,很快就带了茯苓进来,首低着头站在下面。

苏曦言笑眯眯地,开口道:“好丫头,我方才看莺儿和雀儿都还是小毛丫头,我这里也就你一个顶事的。我如今才入宫,什么都不懂,所以叫你来请教一二。”

茯苓听她用了“请教”二字,慌忙福了福身子道:“小主这么说可折煞奴婢了,小主想知道什么便开口,奴婢必定知无不言。”

“那我先来问问你,这永乐宫主位是哪位娘娘?又有哪些妃嫔同住在这一宫?”

“回小主的话,”茯苓略微迟疑了一下回答道,“这永乐宫的主位是贞贵嫔,这位贞贵嫔就是三皇子的生母,只是……”茯苓面露难色,有些吞吞吐吐,“只是三皇子夭折后贵嫔娘娘精神就有些不正常,因此皇上不许她出这永乐宫。这永乐宫旧日也并没有别的娘娘小主居住,只是这次小主们进宫才安排小主住在这里。”

苏曦言听闻如此心中有些憋气,怎么就被安排和不正常的人住在一起呢?但仍笑盈盈问道:“那我可不可以去拜访这位贞贵嫔呢?毕竟她是我宫中的主位。”

茯苓思考了片刻回答道:“皇上只说叫贞贵嫔禁足永乐宫,并没有阻止其他人前去探望,早年间皇后娘娘也会派人送些补品过来。”

苏曦言点了点头,道:“她既是我一宫主位,且先不说她怎样,按道理我应当去拜会一下的。”说罢嘱咐秋蕊去取来她之前绣出的双面红梅刺绣,带着茯苓去看望贞贵嫔。

苏曦言在家中时经常做些绣活帮母亲补贴家用,纵使在绣娘云集的扬州城里依旧能卖出不错的价钱,因此她自信自己精心做的绣件是可以拿上台面的,更何况对方不过是个疯婆子罢了。

贞贵嫔所住的凝香苑位于整个永乐宫正中,几簇雪白的栀子花开得正好,洁白娇嫩的花朵点缀在碧绿的枝叶外,甜甜的香气仿佛少女身上的芬芳,静静弥漫在空气之中,似能勾起人无限的缠绵之意。

还未踏进正殿的门,只听里面传来一阵尖尖的笑声:“你来了?”

苏曦言被这笑声唬了一跳,定睛看去,那屋里倚着贵妃榻斜坐的是一位枯槁的妇人,脸庞被岁月勾勒出了沧桑的痕迹,几缕黑白斑驳的发丝从发髻中挣脱出来,垂在鬓边。虽然如此,但这副苍老的容颜之下难掩她当年的丽色。

“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来探望本宫的人呢,哼哼哼。”贞贵嫔笑得诡异,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刚为苏曦言端上茶的宫女慌忙过去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这宫女似乎是这凝香苑里唯一个的下人,她伏在贞贵嫔耳边低语道:“娘娘,这是今日才搬进永乐宫舒桐苑的苏选侍。”

苏曦言虽有些惶恐,但依旧规矩道:“嫔妾今日刚刚入宫,日后还望娘娘多多照拂。”

“啊哈哈哈哈……”贞贵嫔的笑声从尖锐转为了凄厉,仿佛是一只受惊的猛兽在撕心裂肺地咆哮,她喘着粗气道:“照拂?本宫可照拂不了你!本宫连自己的孩儿都照拂不了。”说着她竟晃荡着身体从贵妃榻上站了起来,悲鸣道,“他可是皇子啊!贵胄之躯啊!怎么就如此不明不白地死了呢?”

“娘娘节哀。”苏曦言自知失言,努力稳住了心情,低着头,福了福身。

“不错,人人都劝我节哀,可是这哀如何能节?”贞贵嫔迷离的眼神游荡在苏曦言身上,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我的儿泡在那冰冷的水里,你叫我如何节哀?我想不明白啊,我才转过身去一下,他怎么就,怎么就溺水了呢?!这定是有人害他对不对?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每日里只说什么姐姐妹妹,却连那么小的孩子都不肯放过!一群毒妇!毒妇!”

苏曦言之前只知三皇子在三岁那年夭折了,却不知这许多细节,伴随着贞贵嫔狰狞到近乎扭曲面容和悲戚的声音,她觉得这事愈发的毛骨悚然起来。她强撑着颤抖的身体道:“嫔妾不知。”

小说《低门贵女》 第 9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