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低门贵女by筠筠喵呜喵第6章

好书推荐 2022-01-15 04:40:33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低门贵女

低门贵女

作者:筠筠喵呜喵

主角:苏曦言张澪

APP离线看全本

低门贵女by筠筠喵呜喵第6章

《低门贵女》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低门贵女》由筠筠喵呜喵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苏曦言张澪,内容主要讲述:第 6 章…

《低门贵女》小说试读

第 6 章

“你是海选上来的?”皇上轻声疑问道。

当今圣上名唤陈修瑾,如今刚过而立之年,但因年幼登基,内除结党营私之奸臣,外征屡犯边境之蛮夷,算得上是位饱经历练的皇帝了,因此声音听起来也有些与年龄不符的深沉和沧桑。

皇上的声音回响在大殿,苏曦言并不敢抬头去看,“是。”她回答道,她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上,滚烫着,沸腾着,刚才那桃子跋扈的表情又飘回了她眼前,她低微的出身给了她一种耻辱的感觉,她恨不能此刻就拔腿逃跑,但她的肢体冰冷冷地僵直着。

“能一路海选上来的姑娘自是有过人之处,”皇后心中打着小算盘,想着出身不高的妃嫔没有后台,比那出身名门世家的不知要好对付多少,言语间却依旧温婉,语气像是春天的风拂过百花一般柔和,“你抬起头来。”

因为内心的紧张,汗水早已浸透苏曦言的衣裳,贴身的小衣极别扭地黏在身上。苏曦言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如此渺小的自己竟也能引起皇后的注意,她轻轻扬起下巴,仍低垂着眼眸,皇后的关注已让她多了一分自信,但眼睛仍因方才的惶恐而蒙着一层淡淡的水汽,只盯着殿内那香烟袅袅的熏炉。

“倒是位眉蹙春山,眼颦秋水的江南佳人。”皇后含笑着试探着皇上。苏曦言心中暗暗揣摩,按照刚才几位秀女的情形,被皇上否决的要么是打扮得太过花枝招展,要么是长得有些平庸,而被皇后拒绝的理由大抵只有一个——太漂亮了!因此她推测皇后这样夸自己的含义大概是说自己的长相不美不丑刚刚好。

皇上沉吟了片刻,今日选秀,这届秀女已看了大半,倒还没听自己这位皇后开口夸奖哪位姑娘过,这忽然听她一说,倒觉得眼前这位姑娘愈发清秀可人起来。一阵春风拂过,苏曦言的衣袂在风中轻轻摆动,更显得飘逸了几分。皇上随即挥袖道:“‘希颜之士,亦颜之徒’,希望你担得起这个名字!”又吩咐身边的太监:“记下名字吧!”

这便是入选了,苏曦言自然不知帝后二人心中的盘算,只惊喜得几乎要叫出声来,皇后看着这位喜形于色的新人,嘴角微微浮现出了一抹笑意,想必这丫头是个心思单纯的。旁边几位秀女也微微侧目,露出些许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苏曦言察觉到了身边气氛微妙的变化,慌忙收住激动的情绪,磕头谢恩。心中不免侥幸,其实她的名字哪有什么“希颜之士,亦颜之徒”的寓意呢,她父亲苏望仁那样见利忘义的人怎么可能对颜回抱有什么崇敬,不过是她年幼时父亲嫌她哭声聒噪,希望她日后能少说点话叨扰他的那个“稀言”罢了。没想到这个苏曦言一直有些厌恶的名字竟能帮了她大大的一个忙。

既以入选,便是宫里的人了,一小宫女过来,将苏曦言扶出,身后还回荡着皇后轻笑的声音:“方才所选的李氏大有北方女儿的爽利,如今又有着苏氏,带着江南姑娘的灵动,这宫中能多添几位风采各异的妹妹,果真是皇上的福气呢。”

苏曦言回到神武门外天还大亮着,又等了张澪许久,已是日沉西山,华灯初上的时候了。宫中的路很长,远远看着远处的人影走近,方才辨认出是张澪。在宫灯的照耀下张澪脸颊也是红扑扑的,身边也有位小宫女搀扶,苏曦言心下了然,她也入选了。

“恭喜姐姐了!”她激动得一把拉住张澪的手,耳坠子在耳边轻快的摇。

“同喜同喜。”张澪和煦一笑,却难掩声音中因兴奋而略带的颤抖,“我们姐妹一同入宫,日后彼此也有个照应。”

刚上了马车,秋蕊便叽叽喳喳地吵着让苏曦言给她讲选秀中遇到的事情,苏曦言便挑着重点给她大致叙述了一番皇上皇后是如何在一阵犹豫后挑中她的,末了,叹了口气作为总结:“到底也不是什么名门贵族家的小姐,也不是上等的姿色,能进宫便已是万幸了。”

秋蕊把脑袋要成个拨浪鼓道:“小姐的容貌就说是天仙下凡也有人信,哪里就比别人差了。”

苏曦言刚从压抑的深宫里走了一遭,心中的弦比先前崩得更紧了,赶忙捂了她的嘴,又掀了帘子一角确认周围没有什么闲杂人等,方松了一口气,嗔道:“慎言!这宫中佳丽三千,貌美的女子数不胜数,哪里就算得上我?我才想着要带你入宫,此刻你这小蹄子再瞎说些什么,我便把你打发回家了。”

秋蕊撇撇嘴,有些委屈,到底也止住了话头。她知道,从今往后,谨慎,是活下去的第一要素。

马车行至张府不远处,便已听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消息总是比人走得快的。张老爷本就是堂堂正四品官,如今又有科举中第的儿子和入选宫闱的女儿,这下张府恐怕就要炙手可热起来了,自然是大大的喜事。张夫人站在一旁,却红了眼圈,女儿即将入宫,以后再想相见就难了,当娘的又怎会不心疼

苏曦言扶着秋蕊下了马车,只见张府正门高高挂着两串大红的灯笼,喜庆得仿佛除夕一般。一家老小全都当街立着,一见到张澪归来,全都齐齐跪下行礼,张表舅口中说朗声说的是:“臣张茂生给张小主、苏小主请安!”

张老爷虽是长辈,但如今要先论君臣,再论父子,他是须给新入选的妃嫔行礼的。但规定是死的,人心却是肉长的,哪个女儿受得了父母对自己如此恭敬呢?张澪两串泪水哗地流下,赶忙去扶起匍匐在地的父母。苏曦言立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面对着人家骨肉亲情的流露,自己有些格格不入。于是只局促着站在一旁。

终于在张家老小的簇拥下,她和张澪进到了府中,她知道自己这个外人实在不好看着张家一家人大排家宴、互诉衷肠,便就早早告退回了卧房。

小说《低门贵女》 第 6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