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镇龙之术未删减阅读

好书推荐 2022-01-15 03:20:14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镇龙之术

镇龙之术

作者:问鼎中原

主角:罗天穆千雪

APP离线看全本

镇龙之术未删减阅读

《镇龙之术》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罗天穆千雪的小说是《镇龙之术》,它的作者是问鼎中原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 12 章…

《镇龙之术》小说试读

第 12 章

我看着黄颖半天没有动弹,我就催促她快点。

我说:“咱们换一下衣服,我要扮成你的样子。”

“哦。”黄颖脸颊粉红一片,让我不由得多瞄了两眼。

她发现我一直盯着她看,有些难以切齿的说道;“罗天,你别这样盯着我……”

看她轻咬朱唇的样子,我知道自己有些轻佻了,连忙转过身子。

几分钟后,黄颖把婚服脱了下来,扔在地上。

我捡起婚服,也打算脱衣服。

我刚一解开裤子,就听床上的黄颖忍不住啊了一声。

我赶紧转过身子,捂着她的嘴巴,“黄大小姐,你瞎叫什么啊!”

“你穿上我的衣服,别大惊小怪的,我又不会占你便宜!”我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我赤着身子,让黄颖赶紧闭上眼睛,这才松开手。

黄颖的声音有一些柔弱,还带着几分委屈:“罗天,我不是故意的…我看到你后背有银色的鳞片,看着有点吓人,所以才……”

原来是她看到了我的胎记。

我没有过多解释,因为我是妖之子,自然有些不一样的特征。

不过,我的眼睛却是紧盯着她粉红色的内衣,有一些悸动,心脏噗通乱跳。

我马上转身,穿上婚袍,默念了一段静心咒。

等我恢复平静,再把我的衣服扔到床上,背对着她说道:“黄大小姐,你快点换上我的衣服。”

黄颖穿上我的衣服,从床上走了下来,宽松的样子有些滑稽,而我穿着婚袍,又有些肿胀。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都不由得噗嗤一笑。

而这个时候,我听到屋外黄俱龙嚷道:“娘子,为夫要过来了!咱们入洞房吧!”

他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我的额头都在冒汗。

原本,我的计划是先把送黄颖出去。

现在看来,来不及了。

“娘子……”

黄俱龙**的声音,让黄颖浑身冒着鸡皮疙瘩,小脸唰白。

我拿出两张黄符,其中一张黄符是变身符,是用黄颖的血炼制的。

我把变身符叠成一团,塞进嘴里。

转眼间,我变成了她的样子。

黄颖看到我变成她的样子,瞳孔猛地瞪大,眼神里写满了震惊。

我没时间解释,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塞进了床底,给了她另外一张黄符。

我俯下身子说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别出声,一会儿你用嘴含住符纸,明白吗?”

黄颖的眼眶含着泪水,拼命的点头,不敢说话。

砰!

这个时候,房门被狠狠踢开了。

黄颖吓得连忙张嘴,把符纸含入嘴中,整个人瞬间消失了。

这是我给他的隐身符,和变身符一样,同属幻术。

黄俱龙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他步伐轻逸,浑身都是酒气,一张尖脸上比猴**都红。

我坐在床上,双腿并拢,显得自己像大家闺秀。

黄俱龙看着我,露出了色眯眯的表情,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随即,他解开了红袍,想入洞房。

我看到他胸口上有一大撮黄毛,看着就难受,连忙阻止道:“你先停下!”

嗯?

黄俱龙没想到,他抓回来的新娘子,不仅没哭没闹,还很镇定的不让他脱衣服了。

不过,冰山美人的样子,他更挺喜欢。

黄俱龙啧了一下,声音沙哑道:“娘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来,他还没有识破我的幻术。

我想了一下,撇嘴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嫁人,应该遵循礼节。”

我的话,让黄俱龙兴致勃勃。

他又把扣子系上了,颠着小脚走了过来,笑嘻嘻道:“娘子,你快说说,你们人类结婚,还有什么礼节?”

我说:“结婚,夫妻要喝交杯酒。”

黄俱龙一听,恍然大悟,拍了一下脑袋,埋怨道:“哎呦,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

他赶紧跑了出去,拿着一对盛满酒的金杯,屁颠屁颠赶了回来。

这个时候,我从腰间拿出匕首。

黄俱龙眼神一凝,停止了前进。

他以为,我想跟他玩命,但我接下来,却用匕首抵住了自己的脖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我的举动,让黄俱龙有些意外,没想到我还挺刚烈的。

“娘子,你又想干什么?”他呵斥道。

这都是我的预谋。

接下来,我言语激烈的说道:“你这妖怪,就算娶了我,你也是腻了我,最后再把我杀死,对不对?”

黄俱龙转着眼珠子,他可不希望我就这么自刎死了。

他狡猾的笑道:“娘子,你是我黄俱龙,明媒正娶的夫人,以后我会好好对你。”

“对了,你老爸将来做生意,我就是他最大的靠山,我保佑你们一家顺风顺水,难道不好嘛?”

黄俱龙开始循循诱导着。

我听到这些话,很想笑,但还是要装作一副嗔怒的模样,“我不信!”

“那你要怎样才信?”

我说:“除非喝交杯酒的时候,我们把血液滴在酒里,混在一起。这样一来,你的血里有我,我的血里有你,我才会相信你会永远对我好,永远不会害我。”

“行,可以。”

黄俱龙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我用匕首划破手指,滴了两滴血,他也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在杯里。

他发誓,永远爱我,永远疼我。如果违背誓言,天打五雷轰。

其实啊,他心里跟明镜似的,都是忽悠!

什么誓言啊,都是假的,老天爷才不会管这种事情。

我们喝了交杯酒,黄俱龙把杯子丢在桌子,再次露出了色眯眯的面容,猛的向我扑来,使劲撕扯着我身上的婚服。

我和他推搡了起来。

我越是挣扎,他越是兴奋,瞳孔越发的绿。

突然,我从床头抽出七星宝剑,朝着他的脑袋砍了过去!

咣当!

剑,飞了出去。

紧接着,他一巴掌,把我拍下床了。

顿时,我的幻术被破了,变回了本来面目。

那一刻,我的胸口就像被锤子重击了一样,嘴角渗出了鲜血。

黄俱龙站在床上,恶狠狠瞪着我,问道:“你是谁?我娘子呢?”

小说《镇龙之术》 第 12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