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抖音】热书独宠亿万甜妻全本章节阅读

好书推荐 2022-01-15 02:28:51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独宠亿万甜妻

独宠亿万甜妻

作者:安之素

主角:许欢关宣

APP离线看全本

【抖音】热书独宠亿万甜妻全本章节阅读

《独宠亿万甜妻》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许欢关宣的小说叫做《独宠亿万甜妻》,是作者安之素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 10 章 日久总会生情…

《独宠亿万甜妻》小说试读

“……怎么会?!”他一笑,眼眸里溢出温柔波光,他捏捏裴善雅的小手指,几分宠溺地道:“好了,别去管他们,宴会快开始了,我们也该去做准备了。”

迎上他柔情似水的注视,裴善雅红了脸。

其实她知道,陆志豪跟她订婚多半是出自利益而非真心,但她不在乎,她相信,日久总会生情。

她有信心!

……

关宣人生得高大,个头接近一米九,身高一六八的许欢在他面前显得那么娇小。他走得很快,许欢几乎是被拽着走的,手腕处一阵疼痛,她咬唇忍着。

上了车,关宣甩开她的手,冷声吩咐:“开车!”

车子离开酒店,外面天色昏暗,估计要下大雨了。

许欢揉着发红的手腕,脑袋越发昏沉,她好想躺下去睡一觉。

“许欢,你是不是很难受,嗯?”关宣咬着牙问。

她和陆志豪交往过,他一清二楚。

今天之所以先来订婚宴,无非是他要许欢亲眼看着陆志豪和别的女人订婚,好彻底忘记这个男人。

岂料,他一来,入眼的是她那憔悴不堪的模样,再加上后来出言阻止他为难陆志豪,这些让关宣很不爽,非常不爽,恨不得立马找个人狠揍一顿,发泄出心里的怒火。

重感冒缠身,脑袋昏昏沉沉的,所以她随口老实回答了一句:“嗯……我很难受……”

两人说的明明不是同一话题,但关宣正在气头上,一听许欢这么干脆地承认,那虚弱无力的声音似乎是还在伤心,怒火霎时烧红了眼。

他侧身,手臂一捞把人拉扯到怀里,牢不可破地禁锢住。

许欢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晃得她眼冒金星,她刚要张口,面前罩下暗影。

唇上先是一热,继而疼痛袭来,血腥味在彼此口中蔓延开。

关宣紧紧搂着怀中娇软的小身子,不顾她的挣扎,粗暴地啃咬着她丰润的唇瓣。

他就是要她痛,痛过才知道汲取教训!

“唔……你放开……”

她拼命想推开他,无奈这会儿手软脚软,没有力气,抵在他胸膛上推拒的双手跟挠痒痒似的,反而勾起男人更深层次的欲念。

“许欢,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她是他的人,怎能为别的男人伤心难过?!

吻,越来越狠,许欢感觉自己的腰快要被关宣勒断了,胸腔里缺少氧气,她几欲昏厥,“不,关宣,我……感冒了,难受……会传染……”

在男人强势侵犯下,许欢字不成句,言语混乱。

谁来救救她,她觉得她快要死掉了!

或许是她越来越虚弱地反抗终于引起了关宣的注意,他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黑眸里映出少女惨白的小脸,那样的白,毫无血色,她的唇在他肆虐下,经过鲜血润泽,如跌落冰雪中的娇艳红梅,强烈的色彩对比,一下子拉回了关宣的理智。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许欢浑身冰凉,衣服被冷汗打湿,他扣住她的下巴,“许欢,你怎么了?”

该死的,之前他怎么没发现她不对劲!

许欢无力软倒在他怀里,冰凉的脸蛋贴着他温暖的颈侧,柔软的身体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像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猫,瑟瑟发抖,她语带哭腔,软绵绵地在他耳边低喃:“关宣,我头晕……疼……难受……”

没说几个字,人就没声了,关宣低头一看,许欢双目紧闭,已经失去意识。

关宣瞳孔骤然紧缩,厉声朝司机吼道:“去医院!”

……

VIP 病房,医生做完详细检查后,如实汇报给关宣。

许欢患的是今秋爆发的新型病毒性流感,此类感冒传染性较强,发病急,病情严重,临床表现以头晕头痛,冷热交替为主,若不及时就医,极容易引起病毒性心肌炎。

关宣眉峰微蹙,视线凝在许欢沉睡的容颜上。

“她现在情况如何?”

他身形高大,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令主治医生头皮发紧,“许小姐注射了抗生素,病情已经得到控制,等到她体温稳定下来,就能出院。”

“嗯。”

医生眼珠子左右转一圈,补充道:“关先生,刚才您抱过许小姐,呃,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您最好服用抗生素,以防万一。”

关宣坐到病床旁的椅子上,不以为意,“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

医护人员迅速退出病房,偌大的空间里,仅剩他们两人。

许欢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睛上,投落下优美的扇贝剪影,细嫩的小脸白如初雪,呼吸暖暖,病中的少女脆弱得仿佛一碰会碎的冰雪娃娃。

关宣不自觉拧了眉,他不喜欢脆弱的东西。

因为那需要他花费精力去照顾,而且,极容易消逝。

可她,却是个例外。

许欢打着点滴的手露在外面,他看到手腕那里一圈明显的红痕,是他拽着她出酒店时弄的。她在宴会上情绪低落的模样继而映入脑海,一阵烦躁笼上心头,关宣起身出了病房,吩咐护士进来守着。

一觉醒来,国庆的第一天假期已经过去。

许欢睁开双眼,床边有人影走动,她偏过头,那人朝她笑笑,“许小姐,你终于醒了,你整整睡了一天一夜呢。”

许欢意识模糊,掌心贴在额头,她闭了闭眼,零星的记忆渐渐拼凑起来。

“我是在医院?”

“对啊。”年轻的护士小姐笑起来特别亲切,“昨天你因为流感晕过去了,是关先生送你来的。”

经她提醒,许欢记起晕厥发生过的一切,她在房里找了一圈,没看到那人的

身影,遂问:“关宣他……不在这里吗?”

小说《独宠亿万甜妻》 第 10 章 日久总会生情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