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白凌雪慕云锋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好书推荐 2022-01-15 02:25:23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

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

作者:九月梧桐

主角:白凌雪慕云锋

APP离线看全本

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白凌雪慕云锋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小说介绍

主角是白凌雪慕云锋的小说叫《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月梧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 9 章…

《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小说试读

第 9 章

救援进行了一天一夜,整个桥上被一片混乱所淹没。

混乱之后只有无尽的疲惫,所有人垂头丧气叹着气,媒体也是相继进行了跟踪报道,不论多长时间过去,救援工作仍然没有新的进展,报道最多的就是下落不明。

此时的慕家,更是被惊动的翻天覆地似的!

这整个事件的男主人公此时在背着手在偌大的客厅里面焦急的踱着碎步。

平日里一个临危不惧的他,此刻却是心急如焚,那冷峻的脸上有了几分苍白,眼眸里渗满了血丝。

除了担忧之外还有遮掩不去的气急败坏。

慕家的所有下人恭敬的站成了一排,整个大厅鸦雀无声,没人敢发一言。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看个人都看不住。”如不是被她偷跑出去,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了。

“先…先生…”张妈颤颤巍巍的想要解释她自己去晕过去了,等醒过来夫人已经不在了。

慕云锋烦躁的皱了皱眉,平时里穿戴整洁的他,今日多少有些精神涣散,整洁的西装也满是皱褶,哪里还有平日里的一丝不苟。

“行了,现在都想办法都留意一下,这几天想一想她平时爱去的地方。”慕云锋烦躁的打断了张妈的话。

现在咎先前的责任为时已晚,也无济于事。

她只能是祈祷,她获救了,可能会到某个地方。

可救援队那么及时,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若是还有生还的可能的话早就应该…慕云锋不敢再往下想。

“先生,您别担心了,夫人吉人自有天相。”张妈安慰道,似乎是不忍心看慕云锋着急。

慕云锋锋看到了张妈眼中的焦虑,脸色突然沉了下来意识到了什么似的。

“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过是怕她死了,欠我的血债该怎么还?呵…”说到这里他突然我想到了什么似的。

就这样话锋一转:“呵…现在看来,是天不留它,死了更好,那是罪有应得,是报应。”

所有人见慕云锋变了脸一个个的更是噤若寒蝉,连张妈也不敢搭话,她垂下了眼帘,有些爱莫能助。

也为俩个这么天作之合的年轻人而感到遗憾,本该是金童玉女的。

从小,雪小姐就喜欢跟在大少爷身后,远远的望着,而脾气倨傲的少爷其实并不喜欢有人去打搅他的。

“我罪有应得…”气氛冰冷死寂的客厅里传来一道凄凉的令人心惊胆战的声音。

清冷而空荡的语调像是从遥远的天国传来更加触动人的心弦。

除了慕云锋高大的身子狠狠的震颤了一下之外,大厅其它的所有人几乎不约而同的转过了身子,先是震惊不可思议,接着便是喜出望外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白凌雪。

同时他们也暗中松了口气,算是逃过了一劫。

此刻的白凌雪赤脚站在冰凉的地板上,衣衫褴褛,平日里乌黑的发丝凌乱而又脏。

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布满了泥土,衬托的樱桃小口越发红润,看的出来这是一张柔美清秀的脸庞

尽管泥土脏水中出来仍然遮不住她的静美清冷气质

也许有一句话来形容现在的白凌雪是最贴切不过得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宛若一朵被泥土雨水洗刷过的莲花,仍然美的动人。

尤其是此刻她的眼神虽然平静,却让人感到可怕,就像是剑里隐藏的杀机。

就等着伺机而动。

“凌雪…“

白凌雪听到了慕云锋的低喃,

像是情不自禁的,又夹杂着几分紧张。

呵,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吧。

她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在慕云锋还在错愕之中打断了他的思绪,冷冷的说道:“我罪有应得,那请问,慕先生,我的犯了什么罪,我应该得到什么下场,是淹死还是喂鱼?”

男人回神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尽管白凌雪此时狼狈不堪,但头颅却依然高高的扬起对抗着慕云锋的不屑。

“你淹死也好,喂鱼也好,不过现在好了,活着更好,生不如死才是对你最好的惩罚。”

“你除了不分青红皂白武断专横你还会什么?”白凌雪说话的时候身子颤栗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生气。

春寒料峭时候,湿过一场水,凌晨被陆子枭打捞起来的时候她就发着高烧。

头也在剧烈的疼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子里横冲直撞要冲破太阳穴。

九岁那年发生的是,那一幕幕的景象一点点的在她脑海中浮现,一层层的扩散蔓延。

记忆也开始越来越清晰。

此刻,她的脸也是涨红的,头昏昏沉沉,眼前的一切景象有点看不真切。

却竭力强撑着自己的身子想要问他。

他可以不爱自己,只是这莫须有的致命罪名不应该强扣给她。

慕云锋似乎意识到了白凌雪的不对劲。

微微蹙眉,大手挥了一下让所有人下去。只是他的眼睛里却乌云密布。

原本还隐藏的担忧,此刻一扫而光。

“莫须有?你以为失忆就能逃掉事实了吗?”

“既然如此,那我去自首,我有罪,凭什么你来定。”

“你害死了我最爱的人现在还在这里大言不惭。”慕云锋看来来气急败坏。

尤其在提到逝去的女友的时候,他的痛苦更加深了,几分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呲目欲裂。

白凌雪的心在他说他最爱的人的那一刻已经撕裂成了碎片。只看见鲜红的血流成河。

她疼的快要窒息了,她明明不管怎样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心动。

他爱别人。她的心还是会有波澜起伏。

此刻,偌大的大厅里,下人早已经全部都退了出去。

只留下了两人,这一回白凌雪什么都不必遮掩了。

“慕云锋……你一定认为是我害得对吗?”

“亲眼所见,如何有假?”

“亲眼所见…”白凌雪气的身子颤抖着头脑发昏。

“告诉我爸爸在哪,我要见他。”她气的吼道,几乎疯狂

“呵,你还以为他还有能力让你仰仗吗?”

白凌雪冷冷的笑了,笑他的狂妄自大愚蠢和无知。

这目中无人不屑一顾的笑抨击着男人的内心,他似乎看出来白凌雪是有事情要说,不然她怎么会如此歇斯底里想要见爸爸。

此刻。事实上正如慕云锋想的那样,白凌雪脑海中尽是一片冰天雪地!

雪地里,九岁的她跟着前面的一个女孩。她似乎认识那个女孩,但是实在想不起来她叫啥。

还有后来的一系列事情,她想,她需要养父养母提供一些线索。

到时候便能把慕云锋的嘴堵上。

小说《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 第 9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