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新书】《仙途凡修》主角许易贺林全文全章节小说阅读

好书推荐 2022-01-14 04:10:58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仙途凡修

仙途凡修

作者:书生以归

主角:许易贺林

APP离线看全本

【新书】《仙途凡修》主角许易贺林全文全章节小说阅读

《仙途凡修》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仙途凡修》是书生以归所编写的玄幻奇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许易贺林,书中主要讲述了:第 2 章 拜师,最终抉择…

《仙途凡修》小说试读

入夜,许易将藤椅搬到了茅草屋外,看着漫天星光,神色阴冷。

“原来如此,这些人当真是为了宝物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都做的出来……”

从放在周野等人身上的神识反馈来的信息看,天树府根本就不知道鱼秋月父母回过田溪村,也不知道他们还有儿女。

而村子里的其他人也不知道当年真相,真以为鱼家父母和村子里其他人都是死于天树府的手里。

唯有周野和村子里的几个修士知道,但出于私心,他们并没有将消息上报,而是准备私吞那秘钥。

“这样来看,那秘钥应该是开启什么遗迹府邸的钥匙,能让天树府如此上心,这遗迹府邸必然不简单……”

许易双目微眯,一边捏着下巴,一边在心中思虑。

忽然,脑海光芒一闪,四个大字涌现在他心中。

仙人府邸!

他们这些人来到极乱之境的目的就是寻找仙人遗迹,获得仙缘神通。

难道这么轻松地就被他撞见了吗?

许易心头忽然有些激动,恨不得立刻去找房里的鱼夏星求证,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冲动。

若真是仙人府邸的消息的话,那他就不能这么简单错过了。

在周野他们这么多年的毒打下鱼夏星都没有将秘钥的消息吐出来,足可见这少年心性多倔强坚韧,以及对他人的警惕心之强。

直接问的话对方是肯定不愿意说的,相反还会更加警惕,认为自己也是为了秘钥而来。

“看来想从这小家伙嘴里知道这个秘密还得要好好谋划一番了……”

看着星月朦胧,许易躺在院子外边,思绪涌动。

一夜无话,当第二天鱼夏星从茅草屋内走出来的时候,面前的场景令他眼中有别样的神采闪过。

只见原本枯草遍地,荒凉一片的山间小路已经变得绿意盈盈,野花芬芳的小路看上去有几分世外桃源般的美感。

而在前方,许望舒正瘪着嘴巴不情不愿地演练着许易之前教给她的法术。

一柄柄法力凝聚的飞剑在空中勾勒纵横,化作道道剑影翻飞,清风阵阵间带有无穷凌厉之意。

鱼夏星看着在空中御剑起舞的许望舒,眼眸深处有几分向往之色,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这是青云御剑术,想学吗?”

温和平淡的声音在耳旁响起,鱼夏星回过神来,恭敬朝着身边的青年行礼问候。

“药师大人。”

许易微微一笑,从藤椅上站起身道:“不用这么生疏,我年长你不少,叫我许叔叔就好。”

鱼夏星略一犹豫,还是点头道:“许叔叔。”

许易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空中御剑的许望舒,轻声道:“小葫芦天赋不错,这套剑术没修练多久就已经炉火纯青了,寻常修士哪怕是金丹真人在她剑下也是难以讨到好处的。”

他特意加重了“金丹真人”四个字。

鱼夏星不言,只是目光怔怔地看着空中随云翻飞的剑影,清风吹过他的发梢,其中的凌厉之意令他心中战栗。

看了许久之后,他只能默默收回了目光,迈步离开了此处。

他还要去村里捡一些别人不要的菜叶碎肉来给鱼秋月准备今天的食物。

喝了那药汤睡了一晚上之后,他感觉自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身上的淤青都散了大半,行动什么的已经无碍了。

注视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许易双唇微动呢喃着:“警惕心如此重,想来那村长为了得到秘钥消息,曾经用过不少手段。”

在他的神识覆盖下,鱼夏星的行踪全被他看在眼中。

他看着对方进村子里,然后一如既往的被人殴打辱骂,等到他回来的时候身上又多了不少淤青,鼻子也一直在往外渗血。

而鱼秋月睡醒的时候,鱼夏星也已经将捡来的菜叶碎肉熬成了一锅稀碎的汤,看上去卖相一点也不好看,比起昨晚吃的烤肉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爹爹,我可以把烤肉给小鱼妹妹吗,他们吃的那个好像一点也不好吃……”

许望舒心软,想将手里香喷喷的烤猪腿分享给那两兄妹。

“小葫芦,爹爹以前跟你说过,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忘记了?”许易阻止了对方,语重心长地对她说道,声音也是毫不掩饰,清楚地传到了鱼家兄妹的耳中。

“可是……”许望舒还想说些什么,却在许易微微摇头之下闭上了嘴巴。

那边,鱼夏星看着丝毫不嫌弃这一锅碎汤的妹妹温和笑着,但是宽大衣袖下面的拳头却是不经意间紧握了起来。

他也想过自己去捕鱼种菜养活自己和妹妹,但那群人根本不会给他们自力更生的机会,他们也逃不出去。

这种钻着别人裤裆生活的日子,他也试图反抗过,可根本没有用。

村长他们是修士,无论他长多大都没有反抗的力量,只能任由他们摆弄。

他也知道,一旦秘钥的消息被村长得了去,他和妹妹就会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他父母怎么死的他不知道,但肯定和村长脱不了关系。

如果想报仇的话,屋外那名突然出现的药师就是一个机会。

不过他怀疑许易是和村长串通好了的,想要骗他手中的秘钥才故意演了这么一场戏。

院子外,鱼夏星的表情动作全然逃不过许易的神识观察,知道他戒心重,所以他并没有主动开口说帮他。

机会只有是靠自己争取的才可信,所有希望主动来找你,你都可以认为它是图谋不轨的。

许易要让鱼夏星明白,自己是他唯一的机会,赌一把或许能成功,不赌的话就永远失去了翻身的机会。

接下来的几天,许易如往常一般时常坐在外面疗伤晒太阳,偶尔帮鱼夏星二人查探伤情。

其实以他的修为只要扫一眼就能知道他们的情况了,把脉熬药什么完全就是伪装的。

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是凡人,熬药喝不容易补过头。

每天早上许望舒就在许易的要求下练习各种术法,时不时还会去山里捕猎一两只体型硕大看上去很吓人的妖兽,现场祭火烹烤。

鱼夏星每天看着这神乎其技的一幕幕,内心的渴望也越来越压抑不住了。

每天被村子里的人毒打,本来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的他再度升起了报复之心。

他不想自己和妹妹还像以往一般被当牲畜对待了,他想变得强大,为自己的父母亲报仇。

哪怕……最终的代价是以他父母留下的遗物交换。

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这一日傍晚,鱼夏星喝下最后一片十里红花瓣熬制的药汤后,许易大发善心,给他们留下了不少烤肉。

“相逢是缘,这些烤肉够你们吃一阵子了,你既然伤势已经差不多痊愈了,那我和小葫芦就不多留了,后会有期。”

许易微笑着,挥手将院子里的藤椅收走,然后迈步朝着远方走去。

许望舒跟在他身边,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在门口眺望的鱼家兄妹,瘪着嘴巴似乎在生闷气,怪许易为什么不帮他们。

鱼夏星紧紧抓着门框,遥望许易三人的背影,目中不断闪过挣扎之色。

这几日的调养下,他不光身子骨已经完全恢复,甚至比以前还要强壮了很多,看上去也不那么弱不禁风了。

这么多天过去,这位药师大人一直没有开口询问过关于秘钥的事情,好像真的不知道此事一般。

如果对方真的不是村长派来的人,那这也许就是他和妹妹脱离魔爪的唯一机会了……

脑海中闪过村子里那些人的恶毒嘴脸,鱼夏星忽然觉得自己身上又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哥哥,许叔叔留下了好多烤肉,你明天不用去村子里了……”

鱼秋月相对来说要单纯很多,这几日的相处她已经把许易和许望舒当成了大好人,没有鱼夏星这么强烈的警惕之心。

看着脸上满是泥垢却甜甜笑着的鱼秋月,鱼夏星双拳紧握,终于做出了决定。

他迈动双腿,在鱼秋月疑惑不解地目光下猛然奔跑了出去,向已经消失在山野间的许易等人追去。

为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屈辱活着,他选择赌一把,否则迟早有一天村长他们会失去耐心,到时候他会死,鱼秋月也会死。

他赌许易不是村长的人,赌许易能帮他,也赌自己和妹妹能因此改变命运!

听着身后传来的急促脚步声,许易嘴角微扬,缓缓停下步伐。

“怎么了,是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吗?”许易神色温和地回头,明知故问。

鱼夏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重重地在坚硬的岩石地上磕了个头。

“求您收我为徒,教我仙术!”

闻言,许易反而愣了一下,诧异问道:“你想拜我为师?”

在他的猜想中,觉得鱼夏星应该会求他帮忙报仇,或者让自己带他离开这里,但后者却是选择了拜师这一条路。

“求您了!”

鱼夏星双目血红,拼命地一下又一下重重在地上磕头,磕出了鲜血,场面惨烈。

许易目光微沉,握着许望舒的手紧了紧,阻止了对方想要上前的动作。

“你资质太差了,而且修真之路荆棘密布,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早在之前许易便暗中查探过,鱼家兄妹的资质很差,只是和当初的他一样的伪灵根。

他一路走来经历的艰险磨难无数,还是有画卷在才能数次险死还生,要是他们二人也走入修真之道,或许最终只能像老刘一样蹉跎半生,暮年悔恨。

“夏星不怕,求您了,求您收我为徒吧!”

鱼夏星一刻不停,“咚咚”地磕着头,鲜血直流。

后面踉踉跄跄跟来的鱼秋月看着这一幕,鼻尖一酸泪眼朦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不知所措。

小说《仙途凡修》 第 2 章 拜师,最终抉择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