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阎太太,离婚无效!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7章

好书推荐 2022-01-13 03:53:42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阎太太,离婚无效!

阎太太,离婚无效!

作者:宁一一

主角:许少微阎书行

APP离线看全本

阎太太,离婚无效!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7章

《阎太太,离婚无效!》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许少微阎书行的小说是《阎太太,离婚无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宁一一所编写的豪门总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 7 章…

《阎太太,离婚无效!》小说试读

第 7 章

他炙热的目光让林晚浑身发毛,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想将人推开,奈何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撼动不了他分毫。

许少微不禁有些急了。

尽管她知道自己和阎书行早晚会走到这一步,但在自己没有半点准备的时候,还是会慌乱抵触。

特别是两人刚吵过架之后,她一点也不想和他做。

“我不求情了,你要砍就全部砍光好了,谁要为了你这些破树做这种事情?”许少微大喊:“你说了给我时间学习的,你说话不算话。”

察觉到他身体发生的明显变化,许少微是真的慌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慌什么,但心里像是哽着一块石头,往事浮现在眼前,那些爱与恨一起涌上心头,让她突然爆发出一股大力将阎书行推开到一边,然后坐起来捂着领口开始大口大口喘气。

“怎么?不过是见了盛越一面,就变成贞纯烈女了?给你多少时间准备我说了算。”本就压着一口气的阎书行被她连番的反抗彻底惹恼。

他也不管许少微是否愿意,半强迫的压在她身上,俯身在她耳边寒着声音说:“不要忘了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你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反抗的资格。”

许少微挣扎的动作一滞,像是突然醒悟过来,然后真的不再反抗。

她突然乖顺起来,阎书行身体微僵。

如果此刻许少微睁开眼,就能看到他眸中所有的愤怒,挣扎,犹豫。

还有怜惜。

只是,她从头至尾一直闭着眼睛,什么也没有看见。

有泪水从眼角滑落,阎书行也狠下心当做没有看到。

事后阎书行点燃一根烟站在阳台上吹风。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烟头在冷风中忽明忽灭,阎书行的理智也逐渐回来,夜空下已经看不见那一片银杏树绚烂的色彩,但往事却越发清晰起来。

“想要一座漂亮的房子,依山而建,能把江城的夜景尽收眼底。一定要有大大的花园,最好还有个马场,这样你陪我种花,我陪你骑马。还要种一大片银杏,秋天金黄的树叶掉下来在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美极了……”

“我们两个住在里面,一辈子幸幸福福的。”

许少微说自己梦想中的家的时候神采飞扬的样子还恍如昨天。

只是……人总是会变。

她早已把当初的梦想忘得一干二净。

这些精心准备的惊喜现在看来也只是个笑话。

将烟头掐灭,阎书行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许少微,无声无息的离开。

“少爷,这么晚了还要离开吗?”陈叔看他换了衣服下楼有些奇怪。

“嗯。”

“许小姐那里……”

“不用管她,她要问起来也别告诉她我去哪里了。”阎书行心里的气还没消,听到他提起许少微就没来由的烦躁。

雷厉风行的走到车库,车开出去一段距离又停了下来,迟疑几秒后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说:“那些树……暂时不用管了,先那么放着吧。”

到底还是狠不下心。

阎书行:“还有!管好你们的嘴,不该说的话别说。我不养嘴碎的人。”

许少微是被饿醒的。

醒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盥洗室已经准备好崭新的整套洗漱用品,上面熟悉的英文品牌名字让她有些恍惚。

这是她以前最喜欢用的一个品牌。

只是后来家道中落,再也负担不起这么昂贵的东西。

她是过敏性皮肤,很多护肤品用了之后容易长红疹子,只有用这个品牌的产品才不用担心哪天早上起来发现被毁容了。

为此,她没少抱怨。

只是,她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阎书行竟然还记得。

许少微心情复杂,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阎书行了。

他就像个矛盾综合体,表面看像是恨透了自己,用尽各种方法折辱自己的自尊,恨不得将她推进地狱。

可偶尔……他也会表现出温情的时候。

就像是……他还爱着自己一样。

许少微心一颤,赶紧掐灭了这个疯狂的念头。

“清醒一点,不要被表象迷惑了,他最善于让你放松警惕,然后再把你一脚踹进深渊。”她掬起一捧冷水拍在脸上。

深秋的季节,这彻骨的冷意让她清醒几分,又用力拍拍脸,将脸颊拍得通红才停下来。

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狼狈的模样,许少微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觉得自己真是庸人自扰。

无论他是爱是恨,她们都回不去了。

阎书行消失了一整周都没有出现,许少微没有问过半句关于他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别墅内的气氛越来越奇怪,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带了几分探究和怨怼,仿佛她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一样。

许少微只当做没有看到。

许少微之前请了几天假,手机又关机一直联系不上人,程岑很担心她:“微微,你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尽力帮忙的。”

“啊,谢谢!”对她的关心,许少微满心的感激。

“程岑姐,璐璐那边遇到一点麻烦暂时脱不了身,209 的客人点名让她过去怎么办?”

“知道了,我去安排。”

“不用安排了。”许少微拦住她:“我去吧。”

程岑太照顾自己,很多时候会给自己安排轻松的工作。

但是在宸宮,这种偏袒有时候也会带来不小的麻烦,许少微不想因为自己让其他人对程岑有不满,所以很多时候她会主动抢着做一些不该自己做的事。

这样就算偶尔有人不高兴,也顶多抱怨几句,不会找麻烦。

但她没想到,自己还是遇到了麻烦。

“哟,看看这是谁?”杜江华看到送酒进来的是许少微,推开身上的女人,阴邪的目光将许少微全身扫了一遍,轻浮的说:“这不是宸宮声名在外心高气傲的大美人吗?”

许少微按捺下将手中的托盘砸到他脸上的冲动,忍着恶心说:“杜总,璐璐在忙,我替她送酒过来。”

许少微将酒放下,不卑不亢的说:“东西全部送过来了,杜总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走了。”

谁知,杜江华竟一把拉住她的手臂,用力往后一拉!

“我说了你可以走了吗?”

小说《阎太太,离婚无效!》 第 7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