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小说替嫁新娘超凶的无广告阅读

好书推荐 2022-01-13 03:19:27 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替嫁新娘超凶的

替嫁新娘超凶的

作者:愤怒的小野猪

主角:安初然傅云深

APP离线看全本

小说替嫁新娘超凶的无广告阅读

《替嫁新娘超凶的》小说介绍

主角是安初然傅云深的小说是《替嫁新娘超凶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愤怒的小野猪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 14 章 幸好人没事…

《替嫁新娘超凶的》小说试读

车子稳稳在医院停车场停下。

傅云深面无表情地从车上走了下来,来到医院的走廊,温暖的空调瞬间包裹着他,却驱不除身上的寒意。

轻缓稳健的步伐缓缓踱步到不远处停了下来,那边蹲了一个穿的鼓囊囊的小人。

安初然靠着医院冰冷的墙蹲在地上,双手抱膝,目光中没有焦距的定定睨着前方。

“在这里做什么?”独属于傅云深冷清且润耳的好听声音响起。

安初然恍惚了一瞬,缓缓从臂弯间抬起头来望着傅云深,“你怎么在这儿?”

她的眼中还氤氲着雾气蒙蒙,整个人看起来无助弱小如一只受了伤的小狗狗。

傅云深心中等人的那股气劲儿以及在知道安初然进医院时交织的复杂情绪,在看到安初然完好无损时,内心沉沉地倒吸了口气。

幸好,人没啥事。

“能自己站起来吗?”

一双修长好看的手掌伸到她面前,安初然怔愣了一瞬,男人很有耐心的立在那里等着。

下一秒,安初然伸出手搭在这双好看的手上,一股脑地站了起来。

“你的脸怎么了?”

安初然站起来后,傅云深才得以借着光仔细地观察小姑娘,她的左半边脸肿了些许,不仔细看还注意不到,上面隐隐有五个手指印记。

他陡然脸色玄寒起来,一双剑眉狠狠蹙起,声音不自觉地沉冷了几分,“谁干得?”

安初然蠕动了一下嘴唇,如实道:“沈丽。”

话落,她垂在裤边的双手蜷起,攥成一团。

“你应该是个不会不长记性的孩子,怎么还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傅云深说着,一边伸出手捏住安初然的袖子,带她朝着急诊室走去。

你应该是贤良淑德,温婉可人的孩子,怎么可以去想玩呢?

脑海中突然放映着沈丽当初言辞凿凿的话语,可怜的她当时她认真听信。

现在它们就像容嬷嬷的小银针一样,深深地扎在自己身上拔不出来。

傅云深带她来到医生办公室,让护士给她处理一下。

护士望着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脸上竟肿了半边天,不由得心疼:“这谁干得啊,咱们小姑娘这么美,不应该被欺负的。”

听着护士好玩又透着点可爱的声音,安初然嘴角微微翘起。

“我已经知道了,安若溪的事。”擦好药后,傅云深也从外面取药回来,忍不住责备道,“你这么不小心……”

“你也觉得是我推了她,是吗?”安初然冷冷的打断他剩下的话,言语间冰冷没有温度,一张脸倔强不已。

傅云深张了张口,意识到安初然这是误会了。

但他不是个善于解释的人,便不再说话,无奈地望着安初然摇了摇头。

“我要回去了。”

安初然见傅云深一句话也不说,觉得他应该算是默认,心猛地再次沉入谷底。

她站起身,将书包背在身上,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傅云深叫住了她。

安初然重新燃起几丝希望的光芒,却听男人声音冷硬没有温度。

“去车里等我。”

一把车钥匙出现在安初然低垂的眼眸前,希望的光芒再次被熄灭。

心中不由得嗤笑了声自己,她在期待什么呢?

她原本以为,有了傅云深,她可以更任性一些的,所以她为了气安若溪,甚至说出了“是自己推人”的这种话。

傅云深看着安初然乖顺的接了过去,自己没有跟着一起,而是朝着与安初然反方向的某处走去。

他来到安若溪所在的病房,人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脚扭伤了,回去好好休息就可以慢慢恢复。

“为什么这样?”傅云深高大的身影屹立在病床边,居高临下地静静凝望着安若溪,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露出刚毅的弧度。

安若溪望出了神,没有留心傅云深说的具体意思,“云深哥,我的脚都肿了,医生说伤筋动骨一百多天呢,我都不能跳舞了。”

望着她那娇艳欲滴的可怜神色,傅云深不为所动。

他的眸光隐隐浮现出几抹寒意,视线落在她肿着的脚上,“医生也说了你只是扭到筋骨,回去休息就好。”

听着男人略显敷衍的语气,安若溪有些不甘心,“云深哥你知道吗?要不是我那个姐姐,我也不会扭伤,真是倒霉透顶。”

安若溪还不知道安初然住在傅云深家,她只顾自己抱怨,没有注意到傅云深微妙的神情变化。

“你去找安初然干什么?”

“我就是像让她回安家啊,结果她生气,然后就把我推倒了。”安若溪说的振振有词,跟真的一样。

但根据现场保安来讲,当时他看到另一个小姑娘自己摔倒了,然后短发姑娘打了 120 才解决的。

望着安若溪说起谎言脸不红心不跳的娇气模样,傅云深有些不耐烦。

“是这样啊。”男人慵懒的拖长了语调,透着几分漫不经心。

安若溪头回听到向来沉稳干练的傅云深露出这样的狐疑语气,心中竟有点惊诧。

他不可能看到吧。

想了想,安若溪转移话题,与傅云深回忆过去:“你还记得三年前吗?当时我在游轮落水,是你救了我。”

傅云深闻言,视线落在安若溪的脸上,微微扬起了眉宇。

他怎么不记得,三年前还英勇落水救了人?

安若溪见傅云深似乎想起来了,眉眼间染上欣喜之色,怔怔道:“你知道吗?当时我孤苦伶汀,身上因为被海水浸泡而湿寒发颤……”

此时的傅云深严重怀疑安若溪脑洞过于强大,想象力还真丰富。

“溪溪啊,你说傅先生救了你?”旁边一直静默的沈丽突然开口,表情细微的闪过几分变幻。

“对啊,要不是傅先生,我也不会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安若溪喃喃道。

沈丽一听,脸上多了几分莫名的善睐笑容,“那我们必须请傅先生吃顿饭,好好感谢一下才行啊!”

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攀附傅家,壮大安家的势力。

“吃饭就不必了,”男人冷森森的声音传来,深邃的眼眸讳莫如深,“还是好好管教你的女儿才是。”

沈丽的脸色顿时变得难堪了几分,但碍于眼前男人沉冷的气质不敢多言。

安若溪的后背生出一层盗汗,男人突然的沉冷令人感到一股莫名的窒息感。

小说《替嫁新娘超凶的》 第 14 章 幸好人没事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