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精品)小说穿书嫁给摄政王 主角岳凝霜夜无尘免费试读

好书推荐 2022-01-13 03:19:13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穿书嫁给摄政王

穿书嫁给摄政王

作者:糖小棉

主角:岳凝霜夜无尘

APP离线看全本

(精品)小说穿书嫁给摄政王 主角岳凝霜夜无尘免费试读

《穿书嫁给摄政王》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岳凝霜夜无尘的小说叫《穿书嫁给摄政王》,是作者糖小棉创作的穿越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 6 章 罪证…

《穿书嫁给摄政王》小说试读

夜无尘的话让岳泽寒当即便嘲讽的笑了起来:“王爷当真是有恃无恐啊,莫不是您以为自己做了些什么,能够一直不被人发现么?”

岳泽寒的嘴角始终挂着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似乎这件事自己出手必然万无一失。

只是他的这幅嘴脸被岳凝霜瞧见,只觉得恶心,突然间觉得,像夜无尘这种无恶不作之人,比之这岳泽寒伪君子一般的人,也是强了不少。

“哟,父亲这大张旗鼓的来这儿,莫不是又要唱什么好戏?”

岳凝霜看着岳泽寒这幅样子,实在是犯恶心,随即便开口问道。

岳泽寒听见声音的时候便是一愣,再加上岳凝霜的这般说辞,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就连夜无尘都有些诧异,自己的王妃这个时候出声是要做什么?

岳凝霜没有理会众人诧异的神色,淡定的走上前去,走到了岳泽寒的身边,开口问道:“父亲,这今日带人来这王府,是想要搜王府吗?”

此刻众人看着两人对峙,没有人敢说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毕竟一个人是丞相,另外那个虽然是他的女儿,但终究还是占了个王妃的头衔,这两人不管是哪个,都是他们招惹不起的。

岳泽寒没有说话,脸色难看的站在一旁,当真是自己养的好女儿,这刚嫁过来就直接想要同自己对着干了?

不过也是,她什么时候不同自己对着干了。

“霜儿,你最好让开些,王爷贪赃枉法,为父也是奉命过来搜查的。”

岳泽寒盯着岳凝霜看了半晌才开口说道。

岳凝霜心中一个咯噔,便道不妙。

看样子岳泽寒是做了好久准备的,不过想到自己藏起来的那些账本,岳凝霜也微微松了口气。

“父亲大人既然这般肯定,必然是有了十足的把握,可是女儿也断定王爷并没有做任何贪赃枉法之事,所以这不知道父亲有何说法?”

岳凝霜看着岳泽寒,胸有成竹的说道。

这个时候,岳泽寒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两人的眼神愈发深沉,他隐隐有些感觉,自己这场戏可能要一场空了。

夜无尘看着岳泽寒,嘴角挂着一丝冰冷的笑意:“王妃不用担心,若是相爷找不到证据,事情自然不会太过于轻易便结束了。”

岳凝霜听后,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有了夜无尘的保证,岳凝霜心中稍稍放松了一些。

很快,岳凝霜便同管家说道:“管家,给相爷的人一个地方进去,随他们怎么搜,若是没有搜到,再将损失报出来,让相爷赔偿。”

听见岳凝霜的话,管家笑着将岳泽寒的人送进了王府中。

只是岳泽寒的脸色很难看,赔偿?亏这岳凝霜说的出来,自己明明是公事公办,合着到了她这儿是以权谋私,还要赔偿?倒是想得美。

岳泽寒被岳凝霜这般搅局,隐隐觉得有些出了问题,只是他也说不上来。

“相爷,没有找到任何的罪证。”

很快,便看到一个锦衣卫从王府中跑了出来,同岳泽寒说道。

岳泽寒听见这些,脸色难看,看来自己还是晚了一步,随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岳凝霜身上。

这整出戏没有任何的变故,其中唯一的变数是自己的女儿岳凝霜,看来自己今日的行动,很有可能会毁在自己女儿的手上啊。

岳泽寒嘲讽的笑了笑,看起来自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继续找,总能找到的。”

岳泽寒很快便又沉下脸来,命令道。

虽然他心中也知晓,这样下来必然是不能找到证据的,依旧是不愿意放弃。

岳凝霜就这般等着,也不说话,看着岳泽寒忙上忙下,脸色一次次变化。

大概是实在没有什么耐性了,而岳凝霜和夜无尘也看够了戏,夜无尘终于开口了:“岳相,这都三个时辰过去为了,王妃也被你带人来来回回翻了不下三遍了,还不够么?”

夜无尘脸色有些阴沉的盯着岳泽寒,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岳泽寒毫不怀疑,此刻他已经死了不下十遍了。

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快要落山,岳泽寒着实是有些丧气了。

“既然没有证据,那实在是抱歉了,是本相冤枉王爷了,他日再登门谢罪。”

岳泽寒说完便准备离开,只是这个时候,夜无尘并没有想要让岳泽寒离开。

“岳相,你这么翻翻找找,找了三个时辰了吧,只是你究竟是哪里来的证据,认为本王贪赃枉法呢?”

夜无尘冷声质问。

不过岳泽寒似乎并不想要同夜无尘多说,自然是转身便走。

还没有走几步,便被夜无尘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自己拦在了原地。

岳泽寒心中一惊,看来自己今天想要走没有那么容易了,不过想要让自己留下来,倒也是难了些。

“摄政王,今日之事时臣顾虑不周,没有拿到确切证据,便将王爷这摄政王府给搜了,只是确实有人投诉,摄政王府开销巨大,且存银极丰厚,便惹得众人怀疑了。”

岳泽寒不卑不亢,好像这事同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只是听见这话,夜无尘瞬间笑了起来:“既然有人这般说了,不知道可否告知本王究竟是谁污蔑本王呢?还是说……”

夜无尘说完,便看到岳泽寒脸色一变,慌忙想要反驳。

只见夜无尘看到岳泽寒的表情瞬间笑了起来:“还是说着污蔑本王的就是岳相你的呢?”

果然,岳泽寒脸色大变,这话即便承认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如果当真将事情传到了陛下耳朵里,只怕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

“摄政王,还是不要含血喷人的好,只是投诉之人究竟是谁,那就没有人能够知道了,毕竟只是一个匿名投诉罢了。”

岳泽寒很快便冷静下来,反驳道。

只是起初时候,岳泽寒的反应已经落在众人的眼中,众人也都心知肚明,究竟这幕后使绊子的人是谁。

“既然如此,本王的摄政王府岳相也搜过了,不如我们现在就进宫回禀父王如何?”夜无尘嘴角微微勾起。

小说《穿书嫁给摄政王》 第 6 章 罪证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