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穿书嫁给摄政王全本章节阅读

好书推荐 2022-01-13 03:17:50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穿书嫁给摄政王

穿书嫁给摄政王

作者:糖小棉

主角:岳凝霜夜无尘

APP离线看全本

穿书嫁给摄政王全本章节阅读

《穿书嫁给摄政王》小说介绍

主角叫岳凝霜夜无尘的小说叫做《穿书嫁给摄政王》,本小说的作者是糖小棉创作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 14 章 解毒…

《穿书嫁给摄政王》小说试读

夜无尘稍微缓了缓,便将所有的事情想明白了,随后便跟着岳凝霜走了出去。

“你跟着我做什么?”

岳凝霜察觉到不对劲儿,便转身看向身后,竟然看到了跟在自己身后的夜无尘,眼睛不由得瞪大了,莫不是发现自己占他便宜要找自己算账?

看到岳凝霜惊慌的神色,夜无尘心情倒是很好,不过还是要给个解释的:“本王是想要问你,本王的毒,什么时候能解?”

岳凝霜愣住了,没有想到一直跟着自己是因为这个?

“这毒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开的,所以这段时间你不要脱离我的视线,我不确定你什么时候会毒发。”

岳凝霜只是稍微缓了缓便回答道。

虽然一直同夜无尘呆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不这样,自己的处境只怕会更加艰难,毒发之后自己做不到及时帮他缓解。

夜无尘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随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这倒是也是件好事。

不过再岳凝霜抬头整理头发之时,他看到了岳凝霜手腕上的白绸缎,血已经将绸缎浸透了,入目所见的鲜血刺痛了夜无尘的眼睛。

“这是怎么伤的?”

夜无尘一把将岳凝霜的胳膊拿了过来,神色有些难看。

岳凝霜只是瞥了夜无尘一眼,便将视线转移了方向,她可不想跟这夜无尘说这些,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随后也没有理会夜无尘,径直向着自己的住处走着。

夜无尘哪里肯就这么将人给放走,拉住了岳凝霜。

“你走这么快做什么?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呢。”

夜无尘脸色阴沉了下来,看向岳凝霜的眼神不善。

虽然岳凝霜也不惧夜无尘,但是看着他这个神色,莫名还是觉得有些吓人,果断回答道:“那是你咬的。”

夜无尘果然面色尴尬起来,实在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很快,夜无尘也不再提这个话题,转移了话题之后,便不再说话。

“听说你这几日将府中的钱给散了出去?”

夜无尘纯属是没事找话题,但这么将话说出来,在岳凝霜看来就是兴师问罪。

当即岳凝霜的气便上来了:“王爷,您府上那么多烂摊子,如果不将这个处理了,那日后这岳泽寒还不知道要怎么找你麻烦呢。“

岳凝霜说完,才察觉到自己失言。

“岳泽寒?”

夜无尘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随后说道。

岳凝霜则是突然间改口说道:“是我爹。”

夜无尘也没有紧抓着这件事不放,只是笑了笑,索性也不再说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来人通报说有个孩子求见。

岳凝霜眉头一拧,孩子?

会是什么孩子要见自己?自己并不认识有孩子吧。

不过很快,她便想到了幺儿,这是自己来到这里之后所见过的唯一一个孩子,只是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住处?

岳凝霜心中疑惑不解,但还是让人将那个孩子带了进来。

待人到了房间之后,这才确定,果然是幺儿。

既然这个时候过来找,必然是有事情,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够找到这个位置,还有究竟是什么事情,让这家人竟然向自己开口了。

“幺儿,你怎么过来了?”

岳凝霜看着瘦瘦小小的幺儿说道。

这孩子刚岳凝霜没说话前还好,谁知道说了话之后,瞬间便哭了起来:“姐姐,您棒棒我阿娘吧,在你们走了之后,就有人过去我们那边了。”

听见这话,岳凝霜瞬间一愣,谁会在自己离开后到了那个地方?

“别急,你慢慢说,慢些说才能将事情说清楚啊。”

岳凝霜走到幺儿身边安抚道,试图让他将话说清楚。

幺儿虽然依旧是情绪很激动,但是好在已经能够将话给说利索了:“姐姐,您留下来的那些银两和粮食,全都被人抢了去,娘亲为了守住那些粮食和银两,被那些人捅了好几刀。”

岳凝霜听见这话大惊,这些人当真是行为有些不妥。

刚准备要带人过去,可是谁知道这个时候,夜无尘沉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夜无尘的话让幺儿低下了头,看起来有几分愧疚,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愧疚。

夜无尘见状,便知道事情不同寻常,随后冷声说道:“究竟是谁同你说的这个地方,又是谁让你过来找人的?”

幺儿一听这话,瞬间哭了起来,似乎是被夜无尘吓到了。

岳凝霜见势不妙,赶忙安抚了一下幺儿,随后嗔怒的瞪了一眼夜无尘,。

“幺儿,你到底是怎么找过来的?跟姐姐说说?”

岳凝霜见幺儿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便开口问道。

大概是岳凝霜没有夜无尘那么凶,幺儿便没有了那么害怕,又是同样的问题,幺儿也是想了想便回答道:“姐姐,你不要生气,是你们离开了之后,我偷偷跟过来的,只是没有想到,等我回去之后阿娘便出事了。”

幺儿怯怯的看着岳凝霜,生怕岳凝霜因为这事生自己的气。

岳凝霜只是摸了摸幺儿的头,并没有追究什么,毕竟只是一个孩子,见到这种情况自然会惊慌的过来寻找自己比较信任的人。

“没事,别哭了,快带我回去看看你阿娘吧。”

岳凝霜安抚道,随后跟着幺儿便回去了破庙那里。

夜无尘见状也跟了过去,毕竟这事其实同摄政王府也是有些关系的。

“你也要去?”

岳凝霜看到已经准备好的夜无尘有些惊诧,讶异的开口问道。

夜无尘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后静静的站在了岳凝霜的身后。

大概是因为身后跟着夜无尘的关系,岳凝霜微微有些不自在,索性便开口赶人:“王爷,你这刚毒发,身子可能不太适合跟过去,不然我照顾病人的同时,还要分心照顾你,这样不太方便。”

夜无尘似笑非笑的看着岳凝霜,他可不相信这些,如果当真有那么多忌讳,就直接强硬的让他留下了,而不是底气不足的同自己说。

小说《穿书嫁给摄政王》 第 14 章 解毒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