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娇蛮罪妻求放过

好书推荐 2022-01-12 08:54:26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娇蛮罪妻求放过

娇蛮罪妻求放过

作者:萌芽

主角:许芜廖天野

APP离线看全本

娇蛮罪妻求放过

《娇蛮罪妻求放过》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娇蛮罪妻求放过》由萌芽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许芜廖天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 18 章…

《娇蛮罪妻求放过》小说试读

我脸上的表情凝滞,廖天野倒是仿若无人,依旧我行我素。

“过来。”

冷冰冰的命令,我鬼使神差的朝他走近。

凑近一看,才发现他胸口处有很多抓痕。

他脸上别有一番韵味,盯着我一眨不眨,说,“被狗抓了,给我擦药。”

我知道他在骂我,却不敢反驳。

这些痕迹,毕竟是我留下的。

将软软的药膏抹在指腹上,然后轻触到他的肌肤上……

“抖什么?嗯?”

他逆光而立,浑身上下镀了一层金,乖张而纨绔。

“没……没有,你看错了。”

我脸颊微烫,也不知道红了没,总之不敢抬头跟他对视。

廖天野冷嗤声,不像是嘲讽,更像是识破我的谎言后觉得搞笑而已。直到头顶传来他的炙热呼吸,我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猛地抬头,恰好他也往下看,他的唇瓣就在我的额头一厘米的地方停顿。

“好了。”

“嗯。”

他面无表情,拿起白衬衣套上,领口微开,没有系领带,深灰色的西装外套被扔在了一边。

“那我先走了。”

扔下这话,我几乎是落荒而逃,也不知道在怕什么,可是我的手才刚触摸到门把手,门外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我跟触电般,猛地将手缩了回来。

“进来。”

门外人进来,彼时,我已经乖巧的站在了廖天野的身后,进来的人是他的助理何骁。

见我在,犹豫着说不说要报道的事。

廖天野看了我一眼,开口,“自己人。”

“是这样的,廖副总打算弄一个商业论坛,拟邀名单还需要您的过目,还有就是策划方面……”

“放这,我知道了。”

他们说的事,跟我无关,等何骁说完,我打算跟他一起出去。前脚何骁离开,我后面就跟着彬彬有礼地对廖天野鞠躬,“廖总,我也不打扰了。”

“策划的事你来做。”

“什么?!”

我惊讶的看着他,这么重要的商业活动交给我做?这可是关乎到廖氏脸面问题,他怎么会交给我来做。

“怎么,你对自己没信心?难道说,是我看错你了。”

他拿起笔利落的写着字,将我的名字龙飞凤舞的写在了纸上。

“我以为你会交给信得过的人做,毕竟这种商业活动,关乎到廖氏,还有你的脸面问题,你放心……”

我望着他,心底一片愕然。

他目光凌厉,里面不掺杂任何东西。

“借这个机会证明自己,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坏事,我相信你有那个能力。毕竟,当初连我都敢算计。”

当初为了能够让廖时喻在廖氏站稳脚跟,我没少给廖天野耍手段,使绊子。

如今他用那种意兴阑珊的语气跟我对话,让我有种愧疚感,不过也没显露,只是微微一笑,“承蒙夸奖,我一定不负众望。”

回到办公室,我开始仔细想琢磨如何策划这次活动的事。

细节方面的问题我打算追问廖天野,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不信他对我真的撒手不管。

而廖时喻这边,之所以在公司频频搞出大阵势,还得归咎于廖老爷子的身体每况愈下,关于遗产分配问题,显然方兰和他并不满意。

这几年廖家发生了什么我不得知,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廖天野显然已经成了廖家当家做主的人。

廖时喻要是再这么‘隐忍’下去,怕是副总这个位置早晚不保。

连续熬了几个通宵,一周后,我最终确定了策划方案。廖天野看了我递交上去的东西后,颇是满意。

我预备了两个方案,活动当日,我和相关工作人员早早的就在会场候着。

5 点活动正式开始,廖时喻领着一批人过来了,我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浅笑风度翩翩的样子,脑海中出现一幕幕。

全是他当年诱哄我的样子,多可笑,当初我就是被他这副谦谦君子样子迷得七晕八素。

“看着昔日老情人,忍不住想上前叙叙旧?”

阴恻恻的嗓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倏尔回神,扭头就看见廖天野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小说《娇蛮罪妻求放过》 第 18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