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弃婿鬼医未删减阅读

好书推荐 2022-01-12 03:49:05 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弃婿鬼医

弃婿鬼医

作者:早上三点醒

主角:陈楚方子夏

APP离线看全本

弃婿鬼医未删减阅读

《弃婿鬼医》小说介绍

主角是陈楚方子夏的小说叫做《弃婿鬼医》,是作者早上三点醒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 10 章 想求我放过他啊?…

《弃婿鬼医》小说试读

陈楚此刻的怒火,已然冲到了顶端!

恨意滔天,杀气喧嚣!

“要我死?”

为首的刀疤脸虎爷笑了。

他的所有手下都笑了!

笑的大声无比,猖狂至极!

这小子是不是还没有搞清楚形势啊?现在是你一个人被我们一群人包围着,你手上连一把像样的武器都没有,你是来自寻死路的吧!

虎爷指着已经落地的陈楚,森然一笑:“别担心,我的任务是卸掉你的双手,只要你乖乖配合,我留你一命。”

他伸手从旁边一人的手中接过一把砍刀:“站好了。”

只见虎爷双腿发力,整个人犹如猎豹一般,又如猛虎下山一般,直接来到了陈楚的面前。

唰!

举刀落下!

虎爷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陈楚在一刀下,失去反抗能力,痛苦哀嚎的画面。

黄学芳被绑着,说不出话,拼命摇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用眼神示意陈楚赶紧离开。

眼看虎爷持刀向陈楚砍来,黄学芳侧头不敢看,泪流满面。

就在这一刀即将砍在陈楚身上的时候,陈楚动了。

他眼神一寒,身子微微一侧,就这样与刀锋擦身而过。

同时,陈楚右脚蓄力,左脚猛地踹出!

砰!

虎爷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辆卡车所撞上了一样,一股极其可怕的疼痛感涌上全身,五脏六腑仿佛都被搅成了一团!

吃痛的瞬间,更是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十几米远!

他再也忍不住,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妈的,点子扎手,兄弟们一起上!”

“哥几个,咱们剁了他!”

其余人见状脸色一变,齐齐拿起刀棍朝着陈楚冲去。

陈楚见状微微侧身躲避,随后,他不退反进,挺身向前,一脚踹翻两三个大汉。

但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只见得陈楚大手探出,抓住其中一人的身子,猛地向人群中砸去!

这一砸,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眨眼之间,这些大汉瞬间人仰马翻,不是断手就是断脚,惨叫声此起彼伏。

“草!见鬼了?”

虎爷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瞠目结舌。

他原本只以为是自己年纪大了,疏忽大意。

不曾想,自己手下的十几号兄弟一齐上阵,还是被陈楚三下五除二的撂倒。

陈楚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把砍刀,先砍断绳索,救下了黄学芳。

此时的黄学芳惊吓过度,已经昏了过去。

看着母亲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陈楚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哒、哒、哒。

陈楚缓缓踱步,身上气势如渊似海,朝着虎爷走来。

看着陈楚一步步向自己走来,黑虎眼眸中闪过一丝阴狠:“小子,老子是云煌商会的人!敢动老子,你也别想有好果子吃。”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陈楚一脚踩在黑虎的胸膛,语气冷漠,“我已经动你了,还动了你兄弟,我倒要看你能奈我何!”

“别废话,有本事就杀了老子!”黑虎试图挣扎,却只感觉到胸膛上一股大力,压得他喘不过起气来,屈辱万分。

他冷哼一声,声音冷了下来,“是人就会有软肋!要么你就杀了我,不然只要我黑虎还有一口气,我就让你家人朋友不得安宁!光脚的不怕穿鞋,来啊!老子连命都不要了,还怕你不成!”

黑虎表情狰狞,态度蛮横。他在道上过了十几年刀口舔血的日子,自然不会被陈楚这个年纪轻轻的家伙给吓着!

陈楚冷漠一笑:“杀了你?你也配?我还怕脏了我的手呢!不过,让你生不如死更适合你的下场!”

下一刻,陈楚从腰间一摸,十根银针如出海江龙般稳稳落在手中。

陈楚屈指一弹,而后猛地将一根银针刺入了黑虎身上的一处穴位。

第一根!

第二根!

……

“希望你能够撑过五秒。”陈楚说道。

很快,连续五根银针稳稳地落在黑虎的身躯之上。

随着银针落下,黑虎眉头一皱,他隐约能感觉到什么东西扎到了自己的身躯之上。

可那又怎么样?

他的身体被刀子捅过,都能硬生生的忍受下来,就这几根破银针又能有什么作用。

“就这?小子,你练了葵花宝典不成,没鸟的废物!学太监拿绣花针扎人!哈哈哈哈,别说五秒,就是……”

黑虎的笑声未落,他的身躯上突然感受到一股炙热的痛楚!

胀麻,仿佛有千万跟烧红了的针灸,正在刺着自己的身体,难忍难挨的滋味简直无法形容!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痛苦更是被放大了一百倍!

他宁可去死,也不要遭受这种痛苦折磨!

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可怕。

这等手段,简直难以想象!

“一,二……”

陈楚连三都还没有数到,黑虎眼中泛着浓浓的恐惧,豆大的冷汗珠子扑簌扑簌从额头滑落:“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陈楚没有动作,只是冷漠的看着黑虎。

“连两秒钟都挺不过,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错了……放过我……求求你……”黑虎痛苦哀嚎,对眼前的年轻人充满了敬畏与恐惧!

他真的怕了!

简直生不如死!

这种感觉他这辈子都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纵然黑虎求饶,陈楚依旧没有动弹。

他不是圣母,也不想心软。三年的入赘经历,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一味地忍让只会让别人变本加厉!

你越是迁就,别人越是得寸进尺。

你越是原谅,别人越是肆无忌惮。

你越是心软,别人越是贪得无厌。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这就是**裸的人性!

而眼前的黑虎更是绑架了自己的母亲,丝毫不值得自己同情。

第六秒,黑虎已经到达了极限,正在处于死亡的边缘。

陈楚也觉得差不多了,拔下黑虎身上的银针。

“给我把幕后的人叫过来。”

“这不符合规矩……”黑虎眼中失去了焦距,下意识的回答。

陈楚再次举起了银针。

“我叫!我叫!”

黑虎吓尿了。

他连多看陈楚一眼都不敢!

黑虎急忙拨通了电话:“林少……我是袁老大手下的黑虎,您现在方便来一趟吗?”

“抓到陈楚了是吗?”

“是……不是……是他想要见您。”

“见我?想求我放过他啊?”

“呃……”

“哈哈哈,行啊,那我现在就过去,等着,留着他的双手,让我来卸!”

……

小说《弃婿鬼医》 第 10 章 想求我放过他啊?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