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胡初霜封青冥 第十四章附身

好书推荐 2022-01-11 03:33:59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阴狐妻

阴狐妻

作者:羽落辰汐

主角:胡初霜封青冥

APP离线看全本

胡初霜封青冥 第十四章附身

《阴狐妻》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胡初霜封青冥的小说叫《阴狐妻》,它的作者是羽落辰汐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十四章附身…

《阴狐妻》小说试读

回到家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脑袋里乱糟糟的。

总是不停的的闪烁着奶奶生前的画面,还有这几天以来发生的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睡着了。

可能是因为刚经历的缘故,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奶奶杵着拐杖回来了,就站在我的房门口。

她头发没有扎,披散下来搭在肩头,背对着我站在门口嘴里一直不停嘿嘿地笑,我吓醒过来后开灯。

房门口没人,但是门却是大敞敞的开着的,这吓得我全身不停冒冷汗,我不敢继续睡了,一直熬到鸡鸣犬吠。

早上睡了一会儿,起来后我爸在院子里劈柴火,平时我妈早就起来做早饭了,但是今天却没看到人影。

问了我爸后,才知道我妈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心里想可能是因为昨天在奶奶家,我妈受了惊吓的缘故。

一直到早上我做好了饭,在门口叫了好半天我妈才扶着额头出来,走出房门看到她脸色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一个晚上我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显瘦了,而且脸白的吓人,两只眼睛都陷入眼眶里了,而且黑的发青。

我赶紧走过去扶着我妈,碰到她手的时候,又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她的手冷冰冰的,一点温度都没有。

“妈,你这是怎么了?”我都被我妈这模样吓到了,扶着她坐在椅子上。

我爸也看出来了,在旁边就说,“吃饭了我带你妈上镇上医院看看。”

本来我想陪着我妈去医院的,但我爸脾气不好,虽然家里现在出了这些事,但她还是让我在家不要落下功课。

我现在自然是没心思放在功课本上,这一整天脑袋里都乱糟糟的。

昨天晚上瞎子婆临走的时候说了句让我小心那个戴面具的男人。

我心里其实隐隐地有一些预感了,我们家现在发生的这一切,很有可能跟奶奶家供的狐仙有关系。

瞎子婆也说过,奶奶家供的狐仙并不是无缘无故当做保家仙供的,而是早年间爷爷在山里遇到了狐上吊。

瞎子婆说让我小心她,难道……因为他就是狐仙?

其实我们家现在遭遇的这一切,都是他带来的吗?

还有奶奶遗照变成那样,

瞎子婆尽管没有明说到底是因为老鼠上香还是猫哭坟的缘故,但更多的我感觉她是在说因为供的狐仙。

这一切虽然现在扑朔迷离,但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关联。

到了下午我爸跟我妈才从镇上回来,其实没啥原因,医院就说我妈是贫血,有些受凉,外加风寒引起的症状,在医院吊了盐水,开了一些药。

我知道我妈胆子很小,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昨晚在奶奶家遇到事过度受了惊吓导致的,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就让我不那么觉得了。

从那天过后,或者应该说在奶奶家过了那晚后,我就感觉我妈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可能是出于女生敏锐的直觉,我发觉我妈的行为变得有些古怪起来,有时嘴里会念叨些听不懂的怪话,而且说的音调怪怪的。

我妈以前从来没自言自语的习惯,刚开始我还没多想,但是过两天后我就发觉不对劲了。

就是在晚上我快要睡觉整理被子的时候,因为那时候门没有关,是虚掩着的,我就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

那种直觉很强烈,背后凉飕飕的,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当时我下意识扭头往后看,一眼就看到了我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无息的出现在了房门口,透过半半虚掩的门露出半张脸站在门口盯着我。

那眼神冷冰冰的,像是毒蛇一样竟然充满了恶毒,而且她脸煞白,阴沉着的表情令我一下毛骨悚然。

我当时被吓了一跳,那种目光阴狠的眼神,是我从来没在我妈脸上看到过的,哪怕是她生气的时候,也不会有这种可怕阴森的模样。

“妈!”

我低声喊了一声,把房门打开问道,“你怎么还不睡觉?”

我妈的表情一下缓和了,变得平易近人的模样,对我说道,“我就是来看看,夜里冷,别着凉了。”

夜里冷?

六七月份的季节,虽然我们这地界不南不北,但是晚上也不冷啊。

这两天我感觉到我妈的行为举止有点诡异,但现在也看不出到底怎么回事,我嘴里恩了一声。

不过见我妈还站在房门口,我又问道,“妈,你还有其他事吗?”

我妈摇了摇头,刚转身准备离开,突然想到什么,突然扭头对我说了句,“瞎子婆婆说的对,咱们要听她的。”

说完,她转身回房间里了。

我嘴里嘀咕了句,正准备关门,忽然看到我妈的脚上套着一双红鞋,我心里莫名一紧。

我好像记得我妈是没有红鞋的。

但是再看,我妈已经进屋去了,整个屋子里一下变得格外寂静。

我心里虽然纳闷,不过也没往深处想。

但是接下来的两天让我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了,我妈的眼神变得很怪。

而且时不时的盯着我看,我们一家在屋子里看电视,我总觉得凉飕飕的,扭头就看到我妈在盯着我。

而且这两天我睡的很不安稳,迷迷糊糊间总听到有人在轻轻地唤我名儿,但是声音很恍惚,听不真切。

直到第三天晚上我终于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了,那天深夜,大概过了十二点多,可能是白天喝水太多的原因,感觉有尿。

睡的很浅,半睡半醒间听到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脚步声,从堂屋里发出来的,起先因为睡的迷糊,分不清是不是在做梦。

直到房门嘎吱缓缓地打开,我一下就醒过来了。

我没敢发出声音,紧紧地缩在被子里连大气都不敢出,脑袋里全是奶奶生前的面孔,当时我都快疯了。

房门打开后,又是轻微的脚步声,接着一个人影从橱窗走到我床头,然后我觉得自己的床微微的塌陷了下去。

我知道,有人坐在我床头上了。

“霜儿!”

我妈坐在我的床头,用一种很诡异的音调轻轻地唤了我一声。

我心脏猛地剧烈跳动起来,冷汗打湿了衣襟,但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难道这两天半夜我隐约听到有人唤我名的声音,是我妈坐在床头叫我吗?

小说《阴狐妻》 第十四章附身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