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凋教大宋无弹窗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2-01-11 01:55:00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凋教大宋

凋教大宋

作者:苍山月

主角:唐奕唐冠宇

APP离线看全本

凋教大宋无弹窗在线阅读

《凋教大宋》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凋教大宋》由苍山月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主角唐奕唐冠宇,内容主要讲述:第 5 章 郎情妾意…

《凋教大宋》小说试读

张家闺女,二八年华,肤白貌美,温婉纯良,在邓州城那是小有名气的待嫁小娘,不知道多少家盯着呢,上门提亲的都快把张家门坎踩平了,马大伟还真敢想。

“你个憨货!”马老三气得吹胡子瞪眼。“你个穷汉,张家娘子也是你高攀得起的?”

就连唐奕也不禁苦笑,“呵呵……大哥还真……”

那张家娘子,唐奕是见过的。

在后世见惯了网络、电视中的美女的唐奕也不得不说,这张家娘子端是一位清秀的美人儿。

而福隆杂铺的张家家资丰裕,张老头儿爱女如命,凭着自家闺女的美貌,不说嫁到大户人家当少 NaiNai,最起码也能寻个衣食无忧,家资殷实的婆家。

且这张家小娘眼光极高,一般儿郎根本看不上。要不然,也不能那么多上门提亲的,结果却没一个说成的。

马婶不似马老三那般急火,但也深知,以他们家的条件是万万娶不来张家娘子的。柔声劝道:“儿啊,张娘子咱们是高攀不起的,还是娶个好生养踏实过日子的就好。”

马大伟红着眼睛,“孩子知道,孩子也不敢想,张老伯是万不可能同意我俩在一起的。”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马婶也是眼圈泛红。

“等等!”唐奕瞪着一双大眼睛盯着马大伟。

这里面有故事啊!

“听你话里这意思,这还不是你一厢情愿?你和那张娘子不太纯洁啊?”

“什么意思?”马老三也愣了。这才反应过来,马大伟说的是“我们俩”,而且没说四娘不同意,而是过不了她爹那一关……

在唐奕半猜半逼之下,马大伟还真道出一段八卦。二人果然是男盗女倡,啊呸,是郎情妾情。

原来,自从唐记开张以来,马大伟一直就负责店内采买,与福隆杂铺时有往来,一来二去,就结识了常在杂铺内帮父亲照应生意的张小娘子。

起初,二人只是点头之交,马大伟虽倾慕于张小娘子的清丽美貌,但也不敢逾越。

当时马家忠仆对旧主遗孤不离不弃,在邓州可以说是人尽皆知。有点良知的人,都对这一家三口赞誉有佳。

而张小娘子对马家人忠厚纯良的徳行佩服不已的同时,也对这家的这位俊俏汉子有着颇多好奇。但出于少女的矜持,除了生意上的接触,也不敢有什么过多的交集。

二人就这么相敬如宾,也擦不出什么火花。

但是,缘分这东西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今年自入夏以来,邓州雨水颇多,也不知哪块云彩飘过来,就是一场雨。

这一日头晌还是郎朗晴空,中午一过就眨眼转阴,雷云滚动,眼看就要大雨倾盆。

福隆杂铺正赶上今日进货,整整两大车的各色杂货堆在店门,还没来得急搬运,雨就要来了。

一时之间也雇不到力工搬运,张家父女急得团团乱转,这要是大雨一泡,这两车货物大半就要毁了。

好巧不巧,正赶上马大伟到福隆采买,眼见张家为难,二话不说,上去就帮忙。将将赶在大雨落下之前,帮张老板把货物搬进店里。

两大车的货物又要赶得急,马大伟累得气喘如牛、汗如雨下。张家娘子见他一身的衣袍都被汗水浸透了,还因为着急刮开了两个口子,不禁心中更加敬服,对这个爽直的汉子不由心生好感,忍不住一翻嘘寒问暖多说了几句可心的话。隔了两天,更是以赔偿衣袍为名,送了他一套新衣。

这可不得了了,要说这新袍要是张老板赔的,倒也说的过去,但是张小娘子赔的,却有些不同寻常的意义。

要知道,古时不论哪朝哪代,女儿家是不能随便送男人东西的,更何况是待字闺中的大姑娘。

马大伟就算是个呆子,也知道这张家小娘子的心意了。

于是……

“张家小娘还送你东西了?这不就是定情信物了?”唐奕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

可以啊!这马家大哥不捻声不捻语的,就把全城最抢手的小娘子给拿下了。

“没有,没有!”

“张家娘子当时就说了,只是赔我烂掉的袍子。”

“那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唐奕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着。

“也…..也没到什么地步,就是……偶尔在一块说些家常里短的闲话,前些天的端阳节,她送了个荷包给我…….”

“哦靠!”唐奕一大叫。“还说不是定情信物?这都私定终身了吗?”

“没有,没有!!”马大伟囧的脸色通红失声否认,翻来复去就是“没有”二字,再说不出别的。

“唉……”马老三一声长叹,打掉了唐奕的玩笑之心。

“儿啊,你糊涂啊!那张老板是万万不会同意把女儿嫁到咱们家的,最后只能捞得个图增烦恼。”

“话不能这么说!”唐奕一摆手。“我大哥咋了?要模样有模样,厚道肯干,娶他张小娘不算委屈她!”

“可是……”马老三想说,“可是咱们穷啊!”

“不试咋知道不行?那张老板也不是什么势力之人,我看这事能成!”

马老三还有犹豫,毕竟两家门不当户不对。

“就这么定了!”唐奕拍板道。“所性今天歇业一天,下午马伯、马婶去街面上置办些聘礼,明天就去张家提亲。”

“这这……这能行吗?”

“有什么不行?行不行也得试过才知道!”唐奕爽声道。

“可明天就去也太急了,总要找个牙婆子,选个好日子吧?”

“这还有大半天的时间,找个媒婆还不手到擒来?”

这个家里别看唐奕年龄最小,但是地位却最高,几句话就定下了章程。

相对于马老三的犹豫不决,倒是马婶爽快一些,事情定下来之后,马上就出门去寻牙婆了。

唐奕嘱咐多许花红谢礼,找最好的牙婆,务必把这事儿说成。

马老三叹了口气,对于这桩亲还是不抱太大希望。但唐奕发了话,自家老婆子也挺上心,他也只好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了。

把排门关上一半,挂出了歇业的牌子,马老三就到街面上去寻猎户,看有没有现成的活雁。

…..

“谢了,大郎!”店内只剩下唐奕和马大伟。

唐奕白了他一眼,“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别说这些没用的。”

“我……”

“你什么你,我还想问你呢。”

“问我啥?”

“那张小娘子才十六岁吧?”

“整一十六……”

“啧啧啧……才十六,你都二十大几了,也下得去手!”

一句话咽得马大伟面红耳赤,唐奕则哈哈大笑着跑开了。

小说《凋教大宋》 第 5 章 郎情妾意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