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穿成晁盖的傻儿子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晁云马六张七)

好书推荐 2021-12-31 05:44:10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穿成晁盖的傻儿子

穿成晁盖的傻儿子

作者:挑灯看剑

主角:晁云马六张七

APP离线看全本

穿成晁盖的傻儿子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晁云马六张七)

《穿成晁盖的傻儿子》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晁云马六张七的小说叫做《穿成晁盖的傻儿子》,是作者挑灯看剑创作的穿越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 10 章…

《穿成晁盖的傻儿子》小说试读

第 10 章

时间已经指向了四更天,曾头市,虽然史文恭一场算计,让梁山损失不小,但是终究还是没有留下晁盖,没有能够将数千梁山军给围歼掉,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实在是令人憋屈的很,现在再想算计晁盖,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史文恭与苏定分别坐在曾长者的两侧,下面则站着曾家五虎,气氛稍稍有些沉闷。

史文恭叹息道:“大人,本来这次计划天衣无缝,晁盖插翅难逃,即便是外面有他们的兵力接应,也绝难逃出曾头市,可惜,不成想梁山竟然派来了援军,让我们功亏一篑啊……”

一旁的曾涂冷哼道:“即便是他们来了援军又如何?这一次只不过是突如其来,我们寨中没有防范而已,接下来整军再战,一定要叫他们梁山大军全部葬送在曾头市!”

“不错,”

曾密附和道:“有师父在,击败梁山,那是早晚的事情,在曾头市之外,若不是急于回师,那个林冲早已经死在师父的方天画戟之下了,连梁山武艺第一的林冲都不是师父的对手,他们只怕是来多少人,咱们收拾多少人!”

正说话间,一个士兵快步从外面闯入了进来,躬身道:“启禀大人,小的们在曾头市密林之中,抓住一名梁山的奸细,他自称是梁山降将呼延灼,请求面见大人与史文恭将军!”

呼延灼?

曾长者与史文恭心头齐震,对视了一眼,呼延灼可是新近梁山的降将,他突然来到曾头市做什么?

曾长者喝道:“将呼延灼带进来!”

时间不长,呼延灼被领进了议事厅。

曾长者仔细打量着呼延灼,身材魁梧,一身便服,腰间带着腰刀,虽然没有衣甲着身,依旧是难掩悍将的气质。

呼延灼向着曾长者微微拱手道:“在下呼延灼,见过曾大人!”

曾长者沉声问道:“呼延灼,你已经反叛朝廷,投降梁山,如今深夜来到曾头市,所为何事?”

呼延灼沉声道:“何来反叛朝廷?曾大人,我呼延灼奉天子旨意,进剿梁山泊,只因势单力孤,凭借一己之力,与梁山泊连战数场,最终兵败,陷入了穷途末路,不得已,方才假意投降梁山,为的就是能够有朝一日,朝廷再度发兵,能够里应外合,破掉梁山草寇,将功赎罪!”

史文恭冷笑道:“呼延将军,仅仅凭借你一面之词,只怕是难以令我等相信吧?”

呼延灼傲然道:“一面之词难以取信于人,但是我呼延灼只身一人前来曾头市,难道还不能取信于人吗?如今梁山大军正在围攻曾头市,我可是梁山的将领,你们不相信,那我只有死路一条,为了一群贼寇,搭上我呼延灼的性命,你们认为我会那么傻吗?”

“这个……”

史文恭登时为之语结,呼延灼说的极是,若是真的投降了梁山,他大可不必亲身返险,前来曾头市,只需要一句话说错,那就是杀身之祸,莫说是曾头市兵多将广,即便是自己一个人都可以将呼延灼斩杀在这里。

呼延灼接着说道:“史将军,论武艺,阁下足以当得天下无双,曾家的几位少将军也同样手段了得,与梁山泊连开两战,都占据了优势,如今晁盖军中已经开始人心浮动了,我想如果这个时候,我曾头市与我两下联合,有我做内应,击败梁山,生擒晁盖宋江,也不是什么难事!”

曾长者眼睛一亮,急声问道:“呼延将军,你倒是说说如何里应外合?”

呼延灼冷笑道:“曾大人,在梁山大营之中,尚有我旧部六七百人,都是骁勇善战之士,若是我在大营之中深夜猝然发难,梁山大营必定大乱,史将军与各位少将军则可以趁机突袭,里应外合,轻则让梁山人马元气大伤,运气好的话,将他们一举全歼,也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情!”

“妙啊!”

曾长者大喜过望,梁山兵多将广,若是说曾长者心里一点都不担心曾头市的存亡,那纯粹就是胡扯,史文恭虽然悍勇无双,但是人家梁山之上的林冲、徐宁、孙立等人同样不是什么善茬,每一个都是身经百战,现在又来了援军,曾长者心里已经开始犯嘀咕了。

没有想到,天上掉下来一个呼延灼,说要与自己里应外合,破了梁山泊大军,将功赎罪,有呼延灼在梁山大营相助,梁山人马必败无疑啊!

“可是,”

苏定在一旁冷声道:“呼延将军,若是你诈降的话,到时候设好埋伏给我们来一个狠的,到时候倒霉的可就是我们曾头市了,我们那叫自投罗网!”

呼延灼耸耸肩,答道:“苏将军,若是你执意不信,那在下也没有什么办法,大不了你们现在就将我擒了,或杀或剐,悉听尊便!”

“苏贤弟!”

史文恭向着苏定摆摆手,阻止了苏定,转过身来,向着呼延灼说道:“呼延将军,虽然你里应外合的计策不错,但是梁山水泊之中,多有能人,稍有差池,我们就会功亏一篑,这一次我们计赚晁盖,本来也是天衣无缝,不也失败了吗?依我之见,阁下深夜发难之时,先举火烧掉梁山的辎重,随即发动进攻,梁山上下毫无防备,再加上我们尽遣主力夜袭,必定可以一站功成!”

呼延灼大笑道:“史将军不愧是当世豪杰,烧掉梁山的辎重,即便是我们一战不能将其全歼,他们也休想逃脱接下来我们的围剿!就依将军,三日之后,第四日三更天,我命心腹防火,烧掉梁山辎重,发动进攻,将军可亲率大军突袭,里应外合,晁盖必败!”

曾长者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言为定,只要梁山大营火起,那我们就立即发兵突袭!”

呼延灼沉声道:“我暗中前来曾头市,梁山答应并不知晓,为了避免路出马脚,我必须立即返回大营,就此告辞!”

呼延灼也不多待,拱手辞别。

送走了呼延灼,众人回到大厅。

苏定迟疑道:“大人,此事可是蹊跷的很,莫要中了梁山的奸计……”

曾长者微微沉吟,答道:“呼延腾说的不假,呼延灼世代忠良,忠心耿耿,如何能够真的投靠梁山?如果真的反叛朝廷,那呼延家两百年来积累下的威名可就毁于一旦了。如今呼延灼见梁山征讨曾头市失利,难免动了心思,想要借助我们的力量,彻底击败水泊梁山。”

苏定迟疑道:“大人,这件事情只怕没有这么简单吧,若是呼延灼诈降,那一旦中计,我们可就惨了……”

史文恭笑道:“如今梁山大营就在七八里之外,他们的粮草辎重就在大营东南方向,只需要派出骑探严密监视,若是第三日深夜梁山辎重营火起,大营之中喊杀声震天,那必然是呼延灼反水无疑,我们立即出兵夜袭,一举将梁山贼寇一举全歼;若是有诈,他如何会将大营的粮草辎重给烧了?没有粮草,他们的大军连三天都支撑不下来!只要大火不起,我们就不发兵!”

“妙!妙哉!”

苏定精神一震,叫道:“还是史大哥高明,来日我亲自与曾涂等人率领精锐夜袭,您留守曾头市,此一战,必定让梁山一败涂地,非但是晁盖,连宋江都休想能够逃过一劫!”

小说《穿成晁盖的傻儿子》 第 10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