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这辈子可以白头到老了吧

好书推荐 2021-12-31 05:32:18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这辈子可以白头到老了吧

这辈子可以白头到老了吧

作者:锦鲤

主角:严乐之梁国庆

APP离线看全本

这辈子可以白头到老了吧

《这辈子可以白头到老了吧》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严乐之梁国庆的小说叫《这辈子可以白头到老了吧》,本小说的作者是锦鲤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重生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 10 章 老生常谈…

《这辈子可以白头到老了吧》小说试读

严乐之在外面虽然紧张的等着舅舅的回答,但是其实对于舅舅的回答,严乐之也能猜到一二。

因为舅舅是不会帮自己说话的。

而且不管舅舅怎么说,那两个选择严乐之都不想选,毕竟这都七五年了,马上就要恢复高考了,自己要努力的学习。

于是在舅舅出声之前严乐之掀开帘子,进屋,叫了人。

看了眼严乐之,舅妈没好气的拿着刀在案板上剁的更厉害了。

发泄了一会儿之后,舅妈哒的一声把刀砍在案板上,对严乐之说:“站着干嘛?过来做饭。”

严乐之也没反抗,她放下书包,洗了手之后就开始帮着舅妈做饭。

舅妈张瑜有许多的牢骚,可是看着严乐之闷葫芦的样子,也懒得说了。

严乐之一直想找机会问问李悠然自己下午是不是能去学校了,可是李悠然是掐着饭点进屋的,舅舅和舅妈都在,严乐之找不到说话的机会。

饭吃了一半,严乐之没忍住,看了看李悠然,李悠然觉得在家了,自己就不用怕严乐之了,白了眼严乐之。

严乐之见李悠然这个态度,嘴角耷拉了下来。

本来有点趾高气扬的李悠然看到严乐之耷拉的嘴角,想到上午在海边的时候严乐之的态度,李悠然又有点不敢惹严乐之了,毕竟自己有把柄被严乐之抓着呢。

可是让李悠然直接在严乐之面前服软,李悠然也是做不到的。

低头闷声吃了几口饭,李悠然抬起头,佯装不耐烦的说:“严乐之,现在学校都没什么人上课了,你天天还背着书包去学校干什么呢?混呢?要是混的话,就不要去上学了……”

说到这李悠然看向自己的父母:“爸妈,严乐之马上都十八了算是大人了,让她赶紧走吧,离开这岛上了,咱们家也宽敞了。”

一开始听到李悠然的话,乐之觉得自己下午应该能去照常上课了,但是听到李悠然后面的话,严乐之又有点嘀咕,不知道李悠然到底把事儿办成了没有。

严乐之想要上学,想要参加考高,更重要的她也想要确认一下李悠然是不是听自己的,不然李悠然以后万一要是在那姓刘的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姓刘的再给自己使绊子的话,那以后也有的严乐之烦的了。

所以严乐之问:“舅舅,舅妈是不是我以后不上学了?”

严乐之的舅舅和舅妈对自己的亲闺女李悠然的态度都习惯了,所以一点也没看出来自己闺女这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事实上他们对自己闺女的话是赞同的,刚才还在说这事儿呢。

可是张瑜牢骚归牢骚,心里还是有点想法的。

其中一个就是梁国庆。

梁国庆救了严乐之,张瑜就已经悄悄的在外面传了闲话,说是他们之间有了肌肤之亲,她是想着让梁国庆娶了严乐之的。

谁知道这梁国庆的亲妈竟然是郑医生,这事儿看起来是没希望了。

不过这事没希望了,张瑜还有别的打算,严乐之现在的名声是更不好了,既然不好,那严乐之就更没得选了,所以从了刘勇敢是舅妈张瑜看来最好的办法。

虽然那刘勇敢不会和严乐之结婚,但是对于张瑜来说无所谓,只要能借助刘勇敢,让他们家的生活有起码一丝丝的改善也是好的,毕竟现在真的是……太难了。

不过这些想法张瑜没和自己的女儿李悠然说,她以为严乐之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呢,所以就先安抚了严乐之:“你上学是交了学费的,不去上学不是浪费钱啊,吃饭完早点走吧。”

听到舅妈这么说,严乐之看向李悠然,李悠然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看到李悠然点头,严乐之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在一定程度上镇住李悠然了,这对乐之来说是件好事儿。

至于李悠然后面说的事儿,让自己离岛,严乐之就没上心。

之前严乐之在舅舅家一直都是干活的人,所以吃完饭之后,严乐之主动的收拾桌子,因为万一被舅妈说了才动手收拾的话,又要被苛责了。

谁知道严乐之刚站起来却被张瑜给拦着了:“悠然,刷碗去!”

李悠然不满的看向自己的亲妈,但是张瑜冲着李悠然使了眼色。

虽然不愿意,但是李悠然看懂了自己母亲的神色,不情不愿的端着碗往厨房去了。

严乐之看着对自己过分和蔼的张瑜,知道张瑜应该是有话和李悠然说,也没抢着说要去刷碗。

毕竟谁也没天生喜欢干活的。

严乐之也不想八卦,但是看着张瑜的神色,明显背着自己有话要说。

这就让严乐之不得不多了个心眼。

虽然在张瑜的目光注视下,严乐之拿着书包出去了,可是却没出院子,悄悄的跑到了厨房的窗户下面,蹲在那里听张瑜准备和李悠然说什么。

“妈,严乐之自己主动刷碗的,你说你非要……”

不等李悠然抱怨完,张瑜就拍了自己闺女一下:“看不出来我有话和你说啊。”

“什么事儿?”

“让严乐之离开咱们家的事儿。”

李悠然听到母亲的话,怔了一下,那话她就是顺嘴抱怨的,平时嫌弃严乐之的时候多了,说的也多了,所以不是每句抱怨的话都有特殊意义的,就是话到嘴边而已。

但是听到母亲的话,李悠然突然也惊喜了起来:“妈,你的意思是想着把严乐之弄出岛去了?”

张瑜撞了自己闺女一下:“小声点。”

“严乐之不是出去了吗,怕什么啊。”

虽然话这么说,张瑜还是下意识的往外看了一眼,然后对李悠然说:“以前呢,我是想着让严乐之去下乡,可是现在看着严乐之招人的很,先是那刘勇敢,后来又有救了她的那个叫什么梁国庆的……”

李悠然听到母亲的话,嘟囔了一声:“妈,你死心吧,梁国庆人家当兵的,为什么要娶严乐之给自己招祸呢,咱们家什么情况啊?”

张瑜瞥了眼自己的闺女,叹气:“我知道,不是还有刘勇敢吗?”

“他?”李悠然紧张了一下,生怕自己和刘勇敢的亲爹的事情被自己的母亲知道了:“他应该也不会娶乐之吧?”

小说《这辈子可以白头到老了吧》 第 10 章 老生常谈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