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她是三爷的掌心娇by卿浅浅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2-31 05:28:58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她是三爷的掌心娇

她是三爷的掌心娇

作者:卿浅浅

主角:秦眠谢渊

APP离线看全本

她是三爷的掌心娇by卿浅浅在线阅读

《她是三爷的掌心娇》小说介绍

主角叫秦眠谢渊的小说叫《她是三爷的掌心娇》,是作者卿浅浅创作的豪门总裁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 10 章 似真似假如梦似幻…

《她是三爷的掌心娇》小说试读

秦眠低头一看。

是南沅。

上次接完单她就给了南沅新号码,让他有急事就打过来。

她走到阳台上将电话接起。

南沅那边的声音有点急:“下单的人让我问问你,能不能提前过去救命,说那个人情况不太好,点名要你现在过去。”

秦眠思考了一下,谢渊枪伤在手臂,不至于危及性命。

除非……

那子弹上涂了绝情草的毒,然后引发蚀骨。

没听到手机那边有声音,南沅确认了一下电话号码,并没有打错,心中有些奇怪,还以为秦眠没听见,他又重复说了一遍,小心翼翼的问:“大佬,我不会打扰你睡觉你不开心了吧?”

X 性格阴晴不定,他是知道的。

所以说话都有些小心翼翼,万一将人给得罪了,那可就得不偿失。

“地址。”秦眠不想吵醒谢玄,压低嗓音。

南沅松了口气:“我现在就将定位发给你。”

电话挂断。

南沅边发定位边停住手,最后,他眸子闪过惊诧的光,方才秦眠好像没有对声音进行处理!

“女的?”

我擦,大佬居然是女的!

……

秦眠赶到目的地,这是一幢单独的别墅,周遭并没有其他房屋建筑,很寂静。

明面上站着几个保镖,隐藏在暗处的不下二十来人。

而且还都拿着冷武器。

此时,除了雨声还能听见上膛的声音。

守门人将人拦下,秦眠手轻抬,戒指露了出来,那人打量着秦眠,发现她看不出男女,一袭黑色斗篷将她包裹的严实,秦眠轻哼了声,听不出感情。

“请跟我来!”守门人当下头皮发麻,将目光沉下,毕恭毕敬。

别墅内,已经有专业的医疗团队在手术,里面应有尽有。

谢渊就躺在手术室内。

谢行知隔着玻璃看着,脸上也挂了伤,不过并不严重。

听到脚步声,谢行知转过头,有些惊喜:“X?”

秦眠只拿一双漂亮的眸子盯着他,没说话,下巴朝手术室内抬了抬,意思很明显。

“左臂中枪,我哥已经昏迷半小时,血还是止不住,照这样下去……”

“会死。”

平凡的粗糙男声,听不出起伏,秦眠没再搭理,换好手术服就进入手术室。

看到有外人进来,医生和护士们早就得到吩咐,立即站在旁边给秦眠打下手,谢渊的状况的确很不好,脸早就因为失血过多毫无血色,身体的温度也在下降。

人已经处于深度昏迷。

在姐姐的事情还没查清楚之前,谢渊可不能白白的死了!

她着手下针,在谢渊的头顶、心脏、左臂,不到一会谢渊的身上都是细如发丝的银针,银针闪着古朴的质地,熠熠生辉。

旁边的季医生看的目瞪口呆。

他总觉得这针法有些像传说中的九针针法,可又不敢确定,毕竟他只是从古书上看过描述,至于针法早就失传了!

秦眠镇定且冷静,手上的动作纹丝不乱。

子弹果然如她所料涂了绝情草的毒,引发蚀骨起了连锁反应,差点就要了谢渊的命。

半小时后,拔针。

“手术刀。”

秦眠朝季医生伸出手,语调平淡,额前已经渗出不少汗,只不过人皮面具挡着别人看不出。

一小时后,手术灯灭。

谢渊被送去无菌房,季医生和秦眠都从手术室出来,秦眠摘下口罩,脸上是少有的疲惫。

“怎么样?”谢行知连忙问。

季医生看了眼秦眠,不知道她身份性别:“手术很成功,多亏了这位。”

其余的话,不敢多说,他怕得罪这位大佬。

闻言,谢行知激动的朝秦眠伸出手,可被那双眸子盯得停止动作,转而去抱医生,长叹了口气:

冷静后,谢行知眼神复杂的看向秦眠,他是看着谢渊一路吐血进的手术室,再加上蚀骨发作,谢渊根本就是九死一生。

她是怎么做到的?

果然 X 的医术名不虚传。

谢行知有很多话想问,可是又不敢,盯着秦眠的目光愈发好奇起来。

他的目光过于直白,秦眠不想搭理,换了无菌服进了谢渊的病房:“待会他会高烧不退,我在这守着,你们可以去睡一会。”

季医生和谢行知都没动。

秦眠冷冰冰的抬眸,有点不耐烦:“你们想让我一直守着?”

两人这才明白她的意思,忙不迭的去补觉,待会回来换班,病房外还安排了两个保镖守着,一有动静就能察觉。

病房内,秦眠拉了椅子坐下。

动作并不温柔,她略显懒散,拿起消过毒的手机开始浏览,输了网址,直接进了暗网,里面似乎有很多讯息不断跳动,其中有条让她不得不注意。

通缉令。

余执和褚哲。

她翻了两下,直接掠过。

之后便用手机发了消息给褚哲传了消息,让他们尽快离开青城,又操作着微型电脑将余执等人的行踪从网上抹除,顺便发了卡号索要报酬。

啪——

手机被拍的掉在地上,秦眠拧眉,有些怒气,她看向昏迷不醒的谢渊,眯起眼,想了想还是算了。

不能和病人计较。

谢渊开始发高烧了,和她估计的不错,她扎了两针,这才安分下来,可嘴里却开始说胡话。

说的什么,听不太清楚。

秦眠低下头,谢渊突地拽住她的手腕,无意识的呢喃:“别离开我,那边危险,我会保护好你……”

话说的断断续续,秦眠只听见这几个字,后面的话太过模糊,她没有听清。

低下头,她拍了拍谢渊的手,拂平他的眉眼:“我不是你梦中的人,松开。”

谢渊抓的更紧了。

秦眠无奈,只好将那截衣角用小匕首割开。

等谢渊好不容易平稳下来,她闭着眼有些迷糊,可能是累了,她做了个梦。

梦中有些不真切。

小房子里,她靠在谢渊的怀中,指尖在他胸口画着圈,一遍又一遍,她问:“你会离开我吗?”

谢渊笑了笑,捏着她的下巴:“怎么会,谁都会离开你,唯独我不会,眠眠,你怎么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嗯?”

她轻嗤了声,点了根烟,将烟雾喷在他脸上。

“呀,我只不过是问问。”

“小笨蛋,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到这,梦戛然而止。

秦眠出了神,怔怔的盯着谢渊,许久才回过神,她嗤笑:“还真是太累了,居然能梦到子虚乌有的事。”

她竟然因为谢渊的梦呓也做了个梦。

诡异!

小说《她是三爷的掌心娇》 第 10 章 似真似假如梦似幻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