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厉少的隐婚娇妻小说无广告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2-31 03:05:03 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厉少的隐婚娇妻

厉少的隐婚娇妻

作者:乔锦绣

主角:乔以漫厉景赫

APP离线看全本

厉少的隐婚娇妻小说无广告阅读

《厉少的隐婚娇妻》小说介绍

主角叫乔以漫厉景赫的书名叫《厉少的隐婚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乔锦绣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 6 章 顶班…

《厉少的隐婚娇妻》小说试读

刚那丫头说清热降火,没错,他现在确实需要降火。

这个保温盒应该是保冷的,打开以后,它的盖子就是一个小碗。

厉景赫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晶莹剔透的银耳,很粘稠,有枸杞,红枣,百合,看上去卖相很不错。

小丫头很贴心,把小勺也放里面了。

他拿起来打了一勺送进嘴里,冰凉爽口,甜度也拿捏的刚好。

厉景赫想,我再吃一口。

结果竟然一不小心给吃完了。

厉景赫咂咂嘴,有些自暴自弃。

第二天,相同的时间,乔以漫又来了。

这次除了保温盒的解暑糖水,还有她亲自做的桂花糕,绿豆糕。

今天的保温盒是粉色的。

跟她今天穿的连衣裙一样,**少女。

或许是昨天林晟亲自下去接她,现在进来,乔以漫已经畅通无阻,都把她默认是老夫人那边的人,不敢阻拦,尤其是前台小姐姐,现在她来,对她的笑容又甜美了几分。

连她进办公室的动作都顺畅了许多。

俗话说得好,一回生二回熟,古人诚不欺我。

厉景赫看到她,依旧没什么好脸色。

“你又来做什么?”这丫头怎么还没完了。

乔以漫立即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像是被欺负了一样:“厉先生,您那么不想看到我吗?但我却很想念您。”

“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一天见不到您的盛世容颜,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您晚上也不回去住,把我一个人扔在那么大个房子里,我有些害怕。我……”

“够了,聒噪。”厉景赫直接打断她。

这丫头嘴皮子太厉害,花言巧语一套套的,说出来都不重样。

比那个**安浩泽还厉害。

乔以漫瞬间闭嘴,随后她看到昨天拿过来的白色保温盒放在他办公桌一角。

她过去拿起来看,空的。

她脸上重新露出笑脸:“厉先生,昨天的银耳百合莲子羹还合您的胃口吗?”

厉景赫原本想说倒了,但对上她充满期盼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竟然又鬼使神差的又变了:“勉强可入口。”

对于这样的评价乔以漫也不沮丧,甚至表现出十分感动和兴奋的样子:“那真是太辛苦您了!看来我以后要更加努力。”

“今天我带的是清补凉,我特制的,也是解暑降火的。”

乔以漫发现,今天的厉景赫比昨天冷静多了。

眼神都不多给她几个。

“厉先生,您今天是不是工作太多了?心情不好?”她已经又凑到厉景赫身边。

厉景赫算是看出来了。

这丫头表面上一副很害怕,小心翼翼的样子,实际上压根一点不怕他。

看他现在这样的状态,连他奶奶都不会往他跟前凑,就是眼前这丫头!好像不知道他在生气。

“你还想说什么?说完快走。”

三句就离不开让她走。

但乔以漫早就找到应对的办法,只要她脸皮够厚,胆子够大,他就拿她没办法。

“厉先生,你很讨厌我吗?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乔以漫又准备上手扯他的衬衫,这次直接被厉景赫制止。

“哪里做得不好你心里没数?”

“没……我觉得自己做得可以。”

“我很忙,你走吧,别让我说第二次。”厉景赫不想跟她纠缠,只想快点把她打发走。

这时,林晟敲门进来。

厉景赫放开她,乔以漫就像个小媳妇儿似的站在他身边。

“厉总,要去开会了。”林晟是来提醒他的。

看到太太乖巧的站在 boss 身份,他竟然感觉特别般配,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

“嗯。”

厉景赫应了一声,林晟就出去了。

“还不走?你要住在这里吗?”他又斜睨了她一眼,这小丫头又在发呆。

听到厉景赫这么说,乔以漫从善如流:“我可以吗?”

厉景赫眉心稍蹙,这丫头到底是不是真的听不出好赖?还是在这跟他故意卖傻呢?

“现在,马上走!”

他站起来,乔以漫就这样亲自被厉景赫像拎小鸡一样,拎出去了。

今天待的时间有点短。但乔以漫不着急。

来日方长。

从厉氏集团离开以后,直接回了学校。

她京大医学院的高材生,今年大三,还有两年毕业。

刚到学校就被她的好朋友韩婧婧拉到学校的人工湖边说话。

“以漫,你晚上有空吗?”韩婧婧略显迟疑的问道。

乔以漫一看她就有事。

“没有,怎么了?”不在厉景赫面前,她是个非常文静寡言的女生,平时脸上都会带着淡淡的笑容。

面对厉景赫时,她强迫自己的话变多。

“我妈妈生病了,但晚上我还有一份在天娱会所的三个小时工要做,如果我不去,那之前几天的薪酬都不能给我结,所以我想……”

韩婧婧的话还没有说完,乔以漫就爽快的答应。

“好,我去帮你顶三个小时。”之前她也去过的。后来觉得那样的场合不适合她,去了两三次,后面就不去了。

韩婧婧家境很不好,平时除了繁重的学业,她还有**了好几份工作。

乔以漫跟着把她捡回来的奶奶长大,条件也不是很好,但跟韩婧婧比起来,还是略胜一筹的。

韩婧婧感动得不行。

“谢谢你以漫,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说这些。”乔以漫淡淡的笑笑。

之后,韩婧婧把时间跟乔以漫说了,还告诉她去了以后要找谁。

乔以漫都一一记下来了。

晚上十点,天娱国际会所。

这里是京城最高档的会所之一,消费很高,能到这里来玩的,都是非富即贵。

门槛也很高,会员制,普通人还来不了。

一间黑钻 VIP 包厢里。

一个长相妖孽的年轻男人手里拿着一杯酒,轻轻的晃动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简直是祸害。

他英俊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他看着他对面冷着脸的冰山男人。

“我说景赫,你今天怎么回事?我觉得不对劲。怎么,对奶奶给你选的媳妇儿不满意吗?”

这人便是厉景赫屈指可数的几个朋友之一,

他们就是正儿八经的发小,关系比铁还硬。

京城最有名的纨绔子弟安浩泽。

人称万花从中过,不留一点痕迹。

以他跟厉景赫的关系,他是知道奶奶的给厉景赫整的这门婚事。

提到那个小丫头,厉景赫的剑眉就开始蹙起来,情绪莫名烦躁起来。

“不要提她。”

“怎么?你快点说,我都好奇死了。”

“什么样的女人竟然可以让你忍受三天没解决掉?”

小说《厉少的隐婚娇妻》 第 6 章 顶班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