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小说枭爷,你家四个小祖宗要被抢走了完整版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2-31 02:17:20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枭爷,你家四个小祖宗要被抢走了

枭爷,你家四个小祖宗要被抢走了

作者:葡萄多多

主角:沐晚笙司徒枭

APP离线看全本

小说枭爷,你家四个小祖宗要被抢走了完整版在线阅读

《枭爷,你家四个小祖宗要被抢走了》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沐晚笙司徒枭的小说叫做《枭爷,你家四个小祖宗要被抢走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葡萄多多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 10 章…

《枭爷,你家四个小祖宗要被抢走了》小说试读

第 10 章

丞丞竟然在别人面前开口说话了!

司徒枭震惊不已,险些怀疑自己幻听。

沐晚笙倒是差点热泪盈眶,儿子跟她说话了,哪怕只是叫了个“阿姨”,也足够她感动的了……

司徒枭脸上云淡风轻,但也不得不开始对这打扮怪异的女人正视起来。

若她真能治好儿子的病,他愿意满足她一切合理的条件。

只见沐晚笙蹲下身来与丞丞平视,“红枣可比药好吃多了呦,你也知道自己若是再失眠下去会出大问题吧?还是说你想去扎针呢?阿姨跟你保证,你只要喝一碗甜甜的粥,我绝对有办法让你快速入眠,好不好?”

说着,沐晚笙伸出了右手的小拇指递到了丞丞面前,满脸写着希冀。

司徒丞有些新奇,他知道这个叫做拉钩,是两个人之间缔结约定的意思。

可是他从小便没有同龄的朋友,爸爸从不会做这些幼稚的举动,家中的下人更不敢僭越。

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人要跟他拉钩。

他眨了眨眼,慢吞吞地也将自己的小拇指伸了出去。

沐晚笙一下子拉过他的手,“男子汉要说话算数哦,食言的人,舌头会被神仙拔掉!”

司徒枭在一旁看着儿子满脸抗拒,但还是慢慢吃完了一碗红枣山药粥的样子,觉得自己受到了冲击。

他原本以为丞丞是男孩子,又天生早熟,这些对待小屁孩儿的伎俩在他面前根本就没有用,但没成想……

看来这个女人,确实比他更懂儿童心理学。

丞丞朝沐晚笙亮了亮见底的碗,十分期待地等着她把自己变入睡。

沐晚笙看着儿子的小模样,心化成了一汪水,低声朝一旁的管家道,“麻烦给我拿一把古琴。”

管家看了看自家主子没有异议的眼神,立刻小跑着去了。

幸好司徒百年世家,储藏室里什么物件都有。

沐晚笙抱着古琴,和丞丞回到了他的卧室,稍稍调音后,开始调整呼吸,放空思绪。

片刻,一曲空灵又婉转的音调从卧室内传出。

那声音直击灵魂,不像出自人手弹奏的乐音,反倒更像大自然孕育出的天籁。

听此一曲,如仙乐贯耳,司徒枭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自己好像整颗心都被荡涤过一番似的,空前宁静安稳了下来。

一曲结束,小床上的丞丞双目紧闭,呼吸悠长,看样子是已经睡熟了。

沐晚笙满意地长舒一口气。

这乐法,还是应爵寒亲自传授给她的,是应家的独门秘籍,估计全世界能够完整使出这琴技的人,不超过五个。

沐晚笙给儿子掖了掖被子,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房间,跟司徒枭打了个照面。

“你通过考核了,明天过来入职。”

司徒枭一锤定音,沐晚笙心里大石头落地。

这是上天赐给她的机会,有一个这么名正言顺的身份能够每天跟儿子接触。

她一定要用最短的时间,将儿子接出司徒家!

了却一桩大事,沐晚笙心情很好,提前几个小时就等在学校门口,接两个宝贝回家。

“妈咪!妍宝想你啦!”娇滴滴的小姑娘一上车就扑到沐晚笙怀中,亲热地撒起娇来。

沐允则跟那天在机场的时候一样,帮姐姐拿着外套和包包,一脸沉稳地跟在沐妍身后,生怕她脚下一滑给自己绊一个跟头。

沐晚笙着重表扬了一下弟弟的责任心,答应晚上给允宝单独加一道他最喜欢的菜。

沐允这才弯了弯眼睛,笑出一颗小虎牙来。

“怎么样,国内的学习模式还适应吗?”

“很好呀!我和允宝今天第一天上学,就收了两个小弟呢!他们听说我会武术,都可羡慕了!”

沐晚笙无奈,自己这闺女还真是有一颗武侠梦,上个学还想着收马仔……

幸好当初阎峥教她的只是些强身健体的皮毛,要是真学会了阎家那套古武秘术,小姑娘还不得上天?

……

翌日,沐晚笙到司徒家入职,却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沐梓兮,沐晚笙同父异母的妹妹。

在国外的这几年,沐晚笙偶尔也会留意一下司徒枭的动向。

自她走后,沐梓兮不知动用了什么手段,竟然经常能够出入司徒家,甚至还被拍到几次跟司徒枭的爷爷同游。

在这雁城,有种传言,说沐梓兮会是司徒家未来当之无愧的少奶奶。

沐晚笙看着她假模假式的样子,不禁冷笑。

看来自己这个妹妹,跟司徒枭还真是“有缘”。

当年跟司徒枭的一纸娃娃亲婚约砸到沐家时,沐震庭便一心想让沐梓兮嫁过去,给沐家增光添彩。

可司徒老爷子却不知为何,指名道姓只要沐晚笙。

这倒给沐晚笙省了事,她本来就想再接近司徒枭一次,借种生子。

就为着这个,沐晚笙临走前,还匿名给司徒老爷子留下了一个独家药方,以报他的恩情。

好在,看现在老爷子身子骨越来越硬朗,那方子应该是很有效。

“你谁?”

沐晚笙的思路被打断,她推推镜框答道,“我是为小少爷新聘的心理干预师,今天第一天上班。”

沐梓兮看着眼前这个怪里怪气的女人,十分不爽。

现在什么人都能进司徒家的门了?

小说《枭爷,你家四个小祖宗要被抢走了》 第 10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