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今夜与星共眠小说无广告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2-31 02:13:02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今夜与星共眠

今夜与星共眠

作者:绽音

主角:苏星眠萧今晏

APP离线看全本

今夜与星共眠小说无广告阅读

《今夜与星共眠》小说介绍

《今夜与星共眠》由绽音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星眠萧今晏,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 9 章…

《今夜与星共眠》小说试读

第 9 章

接下来的十天,萧今晏都没有找苏星眠,两人在工作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集。

苏星眠每天上班,下班,有时间就一直窝在家里写小说,跟读者互动,最多,也就是被刘语菲叫出去叫个饭。

又到了周末。

她前两天就约好了,周六去香安疗养院看她的母亲。

其实,她也曾有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家庭。

她的父亲是名建筑设计师,母亲沈慕慈是位芭蕾舞演员。

她的父母非常恩爱,母亲为了父亲,生了她和弟弟,甚至是一度放弃了芭蕾舞事业。

弟弟比她小三岁。

从小,父亲更疼爱她,母亲更偏爱弟弟。

如果不是初一暑假的那场意外,如果她的爸爸和弟弟没有死,又或者,当时死的人是她,那么她的母亲也不会一直恨她,更不会精神出现问题。

如今,九年过去了,可是她永远忘不了,当事故发生时,爸爸和弟弟血肉模糊,惨死在她面前的样子。

香安疗养院的医护人员,果然很尽职尽责。

到了疗养院,看到沈慕慈坐在活动室里,完全正常地跟三个病友一起搓着麻将,而且人也胖了些,气色也好了,苏星眠瞬间就安心不少。

“沈阿姨,你女儿来看你了。”

听到护士的叫声,正开心地搓着麻将的沈慕慈回头看去。

当看到站在门外的苏星眠,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没了。

“你女儿呀,白白净净的,真文静,长的真好看。”病友也跟着沈慕慈看了苏星眠一眼,立刻就笑着夸赞道。

“妈。”苏星眠走过去,对着另外几位病人道,“叔叔阿姨们好。”

“你来干什么,我又没叫你来。”沈慕慈一边搓着麻将,一边不耐烦地斜苏星眠一眼道。

苏星眠微微一笑,“我给你带了些吃的和用的,你看看还缺什么,我下次再带过来。”

沈慕慈又斜她一眼,“交给护士吧,没事你可以走了。”

“哎呀,老沈,你闺女对你这么孝顺,你怎么对她这个态度呀!”一旁的病友看不下去了,开始指责沈慕慈。

“孝顺?!”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沈慕慈停下手上的动作一声冷笑,狠狠瞪向苏星眠骂道,“要不是她这个扫把星,我现在用得着呆在这里?”

“妈,你继续玩吧,我先走了。”不想母亲在病友面前难堪,说完,苏星眠把东西交给一旁的护士,转头就走。

“你个死丫头扫把星,下次别来看我了,我才不稀罕,你要是真孝顺,就去死了,把你爸爸和你弟弟的命还给我。”

“沈阿姨,来,你跟着我一起,深呼吸,冷静一点。”边上的护士立刻围上来。

“死丫头,摆张臭脸,给谁看呀,下次我打死你。”

苏星眠像逃一样出了活动室,可是,沈慕慈骂骂咧咧的声音却仍旧紧随其后。

直到出了住院楼,沈慕慈的声音才彻底消失。

苏星眠深吁口气,抓住一个护士问了夏玥的办公室之后,直接去找夏玥,想具体了解一下最近她母亲的情况。

这里的费用,实在是太高了,她不可能一直靠萧今晏。

如果她母亲病情好转,稳定下来的话,她可以把母亲接回去,找个保姆照顾。

夏玥的办公室,门是半掩着的。

苏星眠走过去,正抬起手想要敲门,却听到办公室内,“啪”的一声轻响,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下意识地,她抬头看去,然后整个人霎时愣住。

里面正搂在一起缠绵的两个人察觉到什么,都扭头往门口看去。

在看到愣在门口的苏星眠时,萧今晏好看的眉峰,霎时一拧。

对上男人投过来的目光,苏星眠当即回过神来。

“对不起,打扰了。”

低头丢下这六个字,苏星眠立刻转身,大步离开,那感觉,就像她是个小偷,忽然被抓了个现形。

再一次像逃一样的从医生办公楼里出来,苏星眠忍不住就自嘲地笑了。

不知不觉,红了眼,胸口也像是塞了团棉花似地,堵的有些喘不气来。

其实,萧今晏不过就是想睡睡她而已。

仅此而已!

十天来,她心心念念,一直以为,自己在萧今晏的心里是特别的,一直等着他的“临幸”。

但其实,她只不过是他众多床伴里的一个而已。

没有任何特别。

忽然就想起自己在小说里写过的一句话。

——本是不三不四的关系,求什么一心一意。既是各取所需,何必为情所困。他若专一,怎会有你。他若多情,又何止你一个。

是呀,她和萧今晏,本就是各取所需,又何必为情所困。

她不应该动情,更不应该对萧今晏有所期待。

是她的错。

深深地,苏星眠吁了口气,大步离开。

……

疗养院在半山腰上,其实有接驳车往返山上山下,但苏星眠想自己走下山。

走到半路,银灰色的卡宴停在了她的身边。

“上车。”车里的男人推开副驾驶位的车门,声音近乎命令。

苏星眠看他一眼,没有拒绝,乖乖上车。

等上了车,关上车门,她自己系好安全带,尔后侧头,看着车窗外,一个字没说。

“你母亲怎么样,还好吗?”苏星眠不说话,萧今晏率先打破沉默。

苏星眠扭头,平静黯淡地目光定定地看着他,好一会儿,牛头不对马嘴地道,“睡吗?”

萧今晏拧眉,认真开着车,没看她。

“今天没兴致,送你回去。”也过了几秒,他才回答。

“好。”

乖巧地,苏星眠答应一声,又扭头,看向了车窗外,一个字也没有再说。

小说《今夜与星共眠》 第 9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