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无弹窗)小说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 作者白三爷

好书推荐 2021-12-30 07:56:23 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

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

作者:白三爷

主角:芮冬时行衍

APP离线看全本

(无弹窗)小说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 作者白三爷

《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小说介绍

主角叫芮冬时行衍的小说是《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三爷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 4 章 最终没有挺过去…

《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小说试读

她连忙别开眼睛。

“芮总监怎么了?今天看着有点心神不宁。”

有同事关切。

芮冬借机开口:“身体有点不舒服,先去下洗手间。”

芮冬离开包厢的时候,感觉身后目光如芒刺。

离开时行衍所在的空间,如同被人掐住脖子的窒息感才逐渐好转。

拧开水龙头,看着镜子面色苍白的女人,她拧开口红,将嘴唇涂的更艳丽。

对着镜子抿抿嘴唇,确定自己一切完美之后。

她低头从手包摸出手机,准备给台长打个电话,先行离开。

还没从通讯录里找到台长,一道声音突如其来。

“你在躲什么?”

啪──

那嗓音仿佛催命符,吓得她浑身一抖,手机直直坠到地板。

她甚至不敢抬头看时行衍一眼,弯腰拾起手机,直起身子,脚后跟直直撤了好几步。

“没事,只是想打个电话。”

时行衍伸出的手定格在半空,看着她的眸子阴鸷无比。

男人在她惊惧中勾唇一笑,缓缓将手插入裤兜,懒冷的盯着她,“躲我?”

芮冬觉得男人的目光是刀子,在寸寸凌迟她神经。

干笑两下,她否认:“当然不是,我只是不舒服,先离开而已。”

“哪里不舒服?”

时行衍追问。

芮冬猛的抬头,两人在半空无声对峙。

看着男人的脸,有无数画面高速掠过。

那些开心的,难过的,甜蜜的,争执的,一帧帧像是大手,插入她胸膛,徒手撕裂她的心脏。

“头疼,都是老毛病!”

“家在哪里?”

“什么?”

“我送你。”

“可是,他们还在等你。”

“我也累了。”

“……好。”

芮冬居住的地方距离台里并不远,距离餐厅不过几个街区。

芮冬报出小区名字后,男人没有如愿前往,反而朝着陌生路段而去。

芮冬身体一根弦越绷越紧,忍不住抗议:“我家不在这里,你要带我去哪里?”

男人线条流畅的下颌一偏,嘴角勾起:“不是头疼,自然去医院。”

谎言眼看被戳穿,芮冬心里一急:“没关系,我家里备着常用药。”

“有病就去治,芮总监,讳疾忌医可不是好习惯。”

时行衍的音调透着浓浓讥诮。

芮冬沉默,心尖儿像扎入千万根钢针,呼吸都疼。

她按下车窗,尽管是夏夜,空气还是微凉,裹挟着速度朝她刘海扑过来。

迎着凉风深吸一口,直到肺管子满是清凉,将胸膛的酸涩疼痛稀释,她才鼓足勇气对准时行衍。

“时行衍,如果分手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我现在郑重道歉。”

话音落下,一股窒息扑面而来。

时行衍流畅的侧脸线条瞬间绷紧,腮骨因他咬牙若隐若现。

男人声音阴鸷冰冷,讽刺加倍:“芮冬,你太高看自己。”

芮冬的瞳仁缩紧。

心口好疼。

男人接下来的话就是耳光,狠狠劈到她脸上。

“我还得感谢当年的分手,不然我还是沉溺感情上的无用之人,不会有现在的成就。”

芮冬的脸色一白。

是呀。

时行衍是国内最成功的男星,没有之一。

只要他想,挥挥手就能招徕无数比她优秀的女人。

而他真的如她当初想象,变得光芒万丈,甚至无法逼视。

明明是开心的事情,可是芮冬酸涩的挤不出笑:“是呀,我也该感谢你放过我,成全彼此。”

这样的场面话没有缓解车厢的窒息。

反而有一股张力张牙舞爪的掐过来。

她甚至不敢问时行衍为什么戴着银戒?

之前挂在心尖儿的窃喜,化成酸涩,浓得化不开。

时行衍的唇瓣抿着,一路上,两个人再也没有任何交谈。

一时间,车厢里只有呼啸而过的夜风,以及车轱辘碾压路面的声音。

虽然氛围低沉,芮冬还是希望时间能够拉长,再拉长。

太长时间没见面。

尽管电视和新闻时行衍的报道铺天盖地,都不及他真人活色生香的站在眼前。

哪怕他们生疏的撑不起一个拥抱,芮冬还想跟他呆在一起,多一秒,再多一秒。

吱──

刹车片的声音将芮冬惊醒。

她抬起眼皮,车窗外赫然几个大字。

医院近在眼前。

她抿着唇不说话,也没下车。

时行衍也没动弹,两人平视前方,仿佛医院两个字能研究出一朵花。

明明两人近在咫尺,芮冬却觉得他们之间横亘的是一道天堑。

时间一秒一秒推移。

芮冬的心逐渐变得忐忑。

突然,“咔哒”一声,时行衍抠开了安全带,声线杂着低哑:“下车。”

男人抠开车门,弯身下车。

芮冬下车瞬间有穿堂风吹透了她身上的布料,她瑟缩一下,然后快步朝着时行衍走去。

时行衍察觉她的靠近,步伐迈的更大了。

芮冬穿着套裙高跟鞋,不适合大步,很快落在身后。

眼看男人就要进入医院。

芮冬看着他的背影,突然眼眶一热,猛的喊出他的名字:“时行衍──”

男人站定,高大的背影似乎一震。

他没有回头,立在医院的穿堂风里。

医院的塑胶帘子被风吹动,扬起来,落下去,啪啪的声音。

他们之间遥不可及的距离似乎在瞬间拉近。

多年前,他们相依为命的时刻,芮冬半夜高烧,被时行衍背着匆匆赶到医院。

那时候他们穷得静脉注射都付不起,最后只要了一盒退烧药。

时行衍那么高大的身躯硬生生被小钱难倒。

深夜背着她回去,在路灯蓝白光线下走过,似能走到永远。

“芮冬,我这么没用,你后悔吗?”

芮冬烧的脸通红,靠在男人温暖的脊背,还是感觉那么幸福。

她摇头,“我相信假以时日,我的时行衍一定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

“可是……原本说好要给你最好的,现在只能拖累你一起受苦……”

芮冬印象中的这句话,哽咽而破碎。

男孩子的声音在暗夜中,路灯下,格外心酸。

芮冬脑子被糊成一团,不忘咯咯笑着宽慰:“时行衍,你忘记发的誓了?不管多大的困难,我们都不要松开彼此的手。”

“不就是发烧了,我小时候发烧只要盖上棉被捂一下就好。”

“挺一挺,我们都挺一挺,好吗?”

“好,我们都挺一挺!”

年轻男孩子猩红着眼发下的誓言言犹在耳。

但是他们,最终没有挺过去。

小说《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 第 4 章 最终没有挺过去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