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小说北疆战神无广告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2-30 05:34:21 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北疆战神

北疆战神

作者:一笔江湖

主角:姜凡林诗雨

APP离线看全本

小说北疆战神无广告阅读

《北疆战神》小说介绍

《北疆战神》是由作者一笔江湖最近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北疆战神》精彩章节节选: 第 5 章…

《北疆战神》小说试读

第 5 章

“轰!”

姜凡像是被雷霆击中,脑袋一阵轰鸣。

果然,他误会了林诗雨。

想想也对,又有哪个亲生母亲,会狠心到不管自己的女儿。

到底是谁要取苗苗的心脏?

他们一家真是好大的狗胆。

姜凡双拳紧握,杀气凌厉。

“叔叔!求求你不要说妈妈,好不好?妈妈都是为了苗苗才嫁人的,这段时间妈妈受了很多委屈,她是世上最好的妈妈,我不准你说她。”

苗苗从兜里扯出一张湿纸,小心翼翼的给林诗雨擦拭着眼泪:

“妈妈别哭,苗苗给你擦擦。”

“苗苗,真乖,妈妈不哭,只要你平安没事,妈妈就不觉得委屈,妈妈以后只有苗苗了。”

林诗雨强颜欢笑,想在女儿面前坚强,可终究控制不住,一下崩溃了,抱着女儿嚎啕大哭。

“呜呜呜呜!妈妈不哭!妈妈还饿肚子呢!妈妈把这个汉堡吃了!妈妈不哭好不好?”

看到林诗雨伤心欲绝,苗苗也跟着哇哇大哭,母女俩哭成一团。

“诗雨,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是个王八蛋,刚才是我误会你了。”

姜凡搞清楚事情原因,狠狠抽了自己几耳光,全身都满是愧疚。

“别假惺惺的道歉了,既然你捡回来一条烂命,那就好好找份工作上班,以后别来纠缠我们一家人。”

林诗雨拭去眼角所有泪珠,面色变得无比清冷,她对他,彻底失望了。

“诗雨,我知道,六年前的事情,让你心中一直存在阴影,我也知道你对我几乎已经死心了。”

“可有些事情,现在不解释清楚,我怕以后再也没机会解释,六年前新婚头天那一夜,我和那个女人,根本就……”

林诗雨这是要和他划清界限。

姜凡彻底慌了,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诗雨不耐烦的打断。

“够了,你是不是想说,那一夜,你根本就是喝多了,不知不觉才和那个陌生女人躺在一起,还是说,是那个陌生女人,主动躺到你床上的,你搂着别人睡了一夜,你们衣衫不整,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是无辜?”

林诗雨红唇紧抿,情绪非常低落:

“姜凡,我真的很累了,我们都理智点行吗?我们早已不是大学时期的青春少年。”

“或许我们相识相知相爱,都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都是美丽而又凄凉的梦,大学毕业过去六年了,现在我们的梦,也该醒了,我早已习惯没有你的日子,求你放过我吧!”

林诗雨抱着女儿转身离去。

姜凡心中一阵刺痛,胸口像有大石压着。

他也是人,他的委屈又该向谁说?

他深吸几口气。

悔恨泪水还是没有忍住。

他喉结上下滚动。

想开口喊住林诗雨继续解释。

想问问苗苗是不是自己女儿?

想伸手去抓住彻底失望的她。

可右手最终却僵在了半空中。

到嘴边的话也咽回了肚子中。

六年改变了很多事情,六年让双方轨迹发生了变化,往日热恋已没温度,又该如何去解释?

“妈妈!苗苗知道你很生气,苗苗不想看到你这么伤心,妈妈可以听苗苗说上几句话吗?”

林诗雨强颜欢笑的望着苗苗:

“大人的感情世界,你不懂!”

苗苗挠了挠小脑袋,憨态可掬道:“妈妈,大人的事情我是不懂,不过苗苗感觉那个叔叔挺善良的,同时呢,苗苗感觉他也挺可怜的。”

林诗雨放慢了脚步,愣愣望着女儿:

“苗苗为什么觉得他可怜?”

“妈妈,你想啊!一开始,叔叔并不知道你是为了我,才被逼嫁人,所以开始他就很生气,觉得你没管苗苗死活,就指责妈妈不对。”

“叔叔听完妈妈的解释后,才发现错怪妈妈了,就赶紧自责抽自己耳光,一个劲向你道歉。”

“六年前,你们都要结婚前夜,妈妈这么漂亮和温柔,那个叔叔那时候一无所有,能娶到妈妈都是他福气,苗苗感觉那个叔叔,应该不可能会傻到,结婚前一夜找别的女人呀!”

“可他突然和陌生女人睡床上,妈妈你想想,假如那天晚上,他真是被人陷害冤枉的,妈妈岂不是也错怪叔叔了,他的委屈又向谁说呢?”

林诗雨怔怔的望着女儿,六岁孩子思维和智商,竟然如此高吗?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想想觉得女儿说的或许也对,至少也要给姜凡一次证明清白的机会。

她脚步彻底止住了,很想马上转身走回去,再听听姜凡说什么?

可性格倔强的她。

终究还是再次抬脚离开了。

她现在已经想好了,会给他证明清白的机会,但绝不会是今天。

后方的姜凡看到林诗雨止步,心中一喜,本想立即追上去解释。

可紧接着,林诗雨又走了,他的心再次坠落谷底,苦笑摇头。

“至尊龙王,夫人刚才止步,心中肯定也在犹豫,还是追上去解释,要不然,两人间的隔阂会越来越大。”

雷万军走过来,急切道。

“诗雨在气头上,我现在也拿不出证据证明当年我是被冤枉的,现在一切的解释是徒增烦恼。”

姜凡叹了口气,心烦意乱,抽出一根烟,雷万军立即给他点火。

“小雷,你马上派几个人跟上去,暗中保护诗雨和苗苗。”

“另外,通知下去,今晚至尊龙王拜访林家,这些年血海深仇,也该跟林家好好清算一遍了。”

姜凡抽了两口烟,索然无味,雷万军接过半截烟,如同接传世宝物般,小心翼翼放进兜里。

“至尊龙王,你吩咐的事情,属下已安排下去,那些家伙怎么打发走?”

雷万军挂断电话,指着另一边的四大战尊和十大战神他们。

“去!让他们都过来!”

姜凡心知不打发走这些人,后面肯定不会有安稳日子可以过。

“至尊龙王,大夏国危难关头,对方五百万大军,我们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这是临行时老国主让我们转交给您的信,请龙王过目。”

姜凡接过信件,五味杂陈,老国主是他的引路人,也是他师傅。

“六年没见,师傅可还好吗?”

信件中的内容很沉重,字虽然不多,但却带着一股恳求的味道。

老国主是一个气吞寰宇的人,一辈子从来没有求过任何人,今天却主动写信求他一定要出山破敌。

“回禀龙王,老国主身体很糟糕,他说您要是不愿出征,也不能强迫你去边疆,他说大不了……”

姜凡双目一瞪,呵斥道:

“吞吞吐吐,大不了什么?”

“老国主说,大不了,他以老迈身躯披甲上阵,就算今日战死沙场,也不愿意看明日国破家亡。”

姜凡重重的叹了口气:“罢了!看在师傅面上,我再出手一次。”

小说《北疆战神》 第 5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