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爹爹又扒娘亲马甲全文试读 月皎皎封渊小说全本无弹窗

好书推荐 2021-12-30 03:17:02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爹爹又扒娘亲马甲

爹爹又扒娘亲马甲

作者:萌九九

主角:月皎皎封渊

APP离线看全本

爹爹又扒娘亲马甲全文试读 月皎皎封渊小说全本无弹窗

《爹爹又扒娘亲马甲》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月皎皎封渊的小说是《爹爹又扒娘亲马甲》,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萌九九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 19 章…

《爹爹又扒娘亲马甲》小说试读

第 19 章

她冲着另外两名女子笑笑,那二人吓得像个鹌鹑一样搀扶着彼此,闻言狂摇头。

她们打不过,还是不要凑热闹了。

月皎皎居高临下望着被虐成了狗的宋青书,“算账,可以,你是想要试试我的拳头呢,还是回头喊上你爹你爷爷试试我外公的大刀。”

闻言,宋青书气得像吐血,“你,你!”

谁都知道,月山老将军耍得一套好刀法,凶悍无比,一言不合就亮大刀的。

皇城里那些权贵,惹恼他的,谁不被他大刀威胁过,说起来就让人头皮发麻好吗?

“赶紧选,我时间宝贵!”月皎皎拳头捏得嘎吱作响,一副土匪恶霸的模样,吓得几人狂吞口水。

另外两名男子,看着如此凶神恶煞的月皎皎,再听到要请出月山的大刀,两眼一翻,就要晕。

“谁敢晕我砍谁脑袋!”

月皎皎一吓,另外两人哆嗦,仿佛会得急性帕金森,抖啊抖的。

宋青书一头黑线,“我,我不算账了,之前是个误会,是我不对,月小姐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了好不好。”

比起骨气什么的,性命更重要!

一旁满嘴血沫的月如水气成鱼眼,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月皎皎点头,“原本呢,之前的事儿我已经不计较,但你的女人好像有点不乖,这般有眼无珠,今后指不定要给你惹多少麻烦。”

“你嗦什么!”月如水气恼不已,说谁有眼无珠呢。

“瞧瞧,区区月家二小姐,居然比小郡王还要嚣张,这是要上天啊。”

此时,宋青书也已经听出了月皎皎的言外之意,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他来到月如水面前,狠狠给她就是一巴掌。

“月大小姐你说得对,不知礼数,是该教训教训。”

月皎皎看着此刻窝里斗的两人,心中冷笑,“嗯,可以了,只不过嘛,损坏我亲手做的风筝,我的孩子们很不高兴。”

“对,不高兴!”月子芸撇嘴。

“心情不好,想打人!”月子风捏着小拳头,狐假虎威。

“呵……”大哥月子辰似笑非笑,像个小魔头。

宋青书狠狠咽了下口水,“好说,好说,这是小小心意,回头再买一个如何”他拿出一包钱来,少说也有好几百晶石。

“东西放下,带着你的人滚。”

月皎皎大赦,几人慌不择路离开,仿佛身后有母老虎一样。

有的人呢,总是喜欢凑上来让她打,不打她都觉得不好意思。

“娘亲,你在这里等我们,我们去捡风筝”三只有说有笑的离开,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影响他们玩乐的心情。

月皎皎轻笑,“小心一点!”

随后,她轻巧的跳到树上,孩子们还要玩一会儿,躺树上吹吹凉风什么的,还是挺不错的。

寻到一个较好的位置,月皎皎双手枕着后脑勺就是一靠。

抬眸,却撞进一双好整以暇的眸子里,逆着光看不清楚对方的模样。

“有人!”

她下意识的起身,却没想到脚底一打滑,整个人直接就翻下树。

正当她准备动用力量稳住身形的时候,腰间被一只有力的臂膀给揽住。

深邃宛若黑洞,能将人吸入其中的眸子近在咫尺,月皎皎微微一顿,此时,脚底传来坚实的触感。

平安着陆。

此时,月皎皎的锁骨的位置衣裳有些松开,若隐若现的仿佛有一道痕迹。

“是你,你一直在偷看?”

将人推开,月皎皎皱眉,这人到底什么来头,怎么老是遇到,而且他修为到底多高,自己居然一点儿都感知不到。

封渊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本,我一直都在这儿,只是你们没有发现而以。”

月皎皎冷笑,“笑话,一直?鬼才相信,说实话,你有什么目的!”

她已经不止一次见他在孩子周围徘徊,酒楼和街上就是两次,还有这回,孩子们体质特殊,莫非此人察觉,有什么阴谋不成。

见她如此警惕,而且自己帮了她也不说声谢谢,封渊忽然起了逗弄之心。

“你觉得,我能有什么目的,嗯?”

他朝着月皎皎步步紧逼,而她警惕后退,手中酝酿着力量,没几步,便被抵在树下,无法后退半分。

“站住!不然我动手了。”

月皎皎皱眉,有些搞不清楚眼前这人到底想做什么,没有杀意,就仿佛是路过一样,令人捉摸不透。

且修为太高深,亦或者被法宝所掩盖,她看**对方的真实境界。

封渊抬起手,抵在她身后的树干上,“你这么怕我,但孩子们好像很喜欢我。”

“你什么意思?”

他的目的,果然是孩子吗,月皎皎敛眸,眼底深处拂过杀意,心底盘算眼前之人的身份。

是委托的杀手,亦或者别的什么。

“芸儿不是说了吗,绑我回去做你的夫君,他们的后爹。”

月皎皎眼神充满鄙夷,“不好意思,我对长得丑的男人没兴趣,你被 pass 掉了,谢谢。”

“长得丑?”

封渊有些傻住,他虽然没有展示真实容颜,看现在这样子,也算是英俊潇洒吧,足矣秒杀天底下绝大部分男子。

“看样子你没有自知之明,那请找个镜子照一照。”

月皎皎伸手准备从另一侧离开,却没想到被另一只胳膊给挡住了去路。

“想打架?”想当她孩子的后爹,就这?她还真看不上!

封渊唇角微弯,“你打不过我。”

“…….”瞎说什么大实话。

月皎皎不甘示弱的抬眸,“不试试怎么知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迅速的来到此处,正好吧最后这一句话给听进耳朵里。

蓝甚左手一壶酒,右手一烤鸭,表情尴尬,眼神诡异,“不合适吧,封渊你也太不懂情调了。”

封渊一头黑线,很想将这铁憨憨一脚踹飞,有多远飞多远。

“那个,我,你们继续,我这就走,这就走。”

他不想再被挨打了,再挨揍脑袋会变笨的。

月皎皎十分无语,潇洒的伸出双手将封渊狠狠推开,“再让我发现你跟踪,我便让你半身不遂!”

小说《爹爹又扒娘亲马甲》 第 19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