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愿你是良人》by玉堂

好书推荐 2021-12-30 03:16:32 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愿你是良人

愿你是良人

作者:玉堂

主角:韩卿冯斯乾

APP离线看全本

《愿你是良人》by玉堂

《愿你是良人》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韩卿冯斯乾的书名叫《愿你是良人》,本小说的作者是玉堂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 2 章 今晚有空吗…

《愿你是良人》小说试读

是的,我的雇主就是冯太太。

半个月前,冯太太找到我,要我用点手段,在三个月内哄冯斯年犯个大错,然后拿到他的婚内不良把柄,好让她在提出离婚的时候能拿到他一半的资产。

很多,有几十亿呢。

看着眼前显然有些惊喜的冯太太,我摇了摇头,“还没得手。”

冯太太却依然无比兴奋,“他带你回家已经是大进展。韩小姐,你真是出乎我意料。”

我完全体会不到她的喜悦,“冯太太,您丈夫生活中根本没有女人的痕迹。”

冯太太说,“我知道。他对男女之事没什么兴趣。”

我微微一愣,随即转达冯斯乾的原话给她,“不是没兴趣,是他不愿意背叛婚姻。”

冯太太没吭声。

我很疑惑,“您确定离婚吗?您是不是误会了,您丈夫实在不像一个会逼迫妻子净身出户的男人。”

随着与冯斯乾的接触更深入,我越来越不理解她为什么撕破脸。

冯斯年情史清白,有钱有貌,寻常女人巴不得和这样的老公过一辈子。

尽管冯斯乾对她算不上浓情蜜意,起码也不算漠视,目前为止是她非要千方百计先下手为强,冯斯乾其实没有任何伤害算计她的举动。

我还想说些什么,冯太太不耐烦警告我,“韩小姐,冯斯乾并没你看上去那样好,他的品性我比你清楚。我和他怎样与你无关,做好你的事就行。”

冯太太沉着脸告诫完我,就转身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般找我的那些正室是发现老公在外面乱玩,才会让我去扮演小四,等他们上钩后我立刻离开。那些臭男人在我手上受了骗,基本都醒悟回归家庭。

也有铁了心离婚的,我会收集证据,帮正室在财产分割中争取到最大限度的补偿。

可冯太太似乎不一样。

我想不明白,回家好好休息了一天,才去公司上班。

这一天,我好好反思了这半个月来的拉扯,发现冯斯乾这个人就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我百发百中的手段在他的世界里全部失灵。

于是,我决定改套路。

挑明真相是最直白的捷径,我都亲眼见证他们分居了,再装糊涂不免太假,不亲手打破冯斯乾的面具,他永远不会主动摘下。

走进冯斯乾的办公室,他正坐在椅子上看文件,灼人的阳光深处,脸色喜怒不辨。

我想了想,试探着问,“冯先生,您和太太之间出现了点问题,是吗?”

冯斯乾抬起头,“何以见得?”

我笑了笑,“因为您没有和太太住在一起,感情深厚的夫妻不会分居。”

“你还没结婚,不懂。”

冯斯乾打断我,神色淡然,“我太太只是不习惯烟味,也不满我晚上应酬,分居让彼此更自由,更舒服。”

我台阶都铺完了,冯斯乾死活不下,他演好丈夫还演上瘾了。

他的确是诡辩洗脑的一把好手,答案无懈可击。

我忍不住强调,“但女人最看重丈夫的陪伴。”

冯斯乾又焚上一根烟,低笑一声,“呵。”

隔着烟雾,我轻声暗示,“我可以帮您打掩护。”

冯斯乾摩挲着无名指的婚戒,“什么掩护。”

我上半身前倾,挨着他耳朵,他倒很配合,也略微往前探了半尺,“当然是掩护您的金屋藏娇啊。”

他沉默,旋即笑了一声。

我眨巴眼,“您想有吗?”

冯斯乾吸了一口烟,“没多余的精力想这事。”

“是没精力,还是不想?”

他缄默,朝我头顶喷出一个烟圈。

我小拇指勾着他袖口,“您要是想,甚至付出行动,我都不会泄密的。”

冯斯乾唇角上扬,“真的吗。”

“虽然是冯太太介绍我到华京,可留下我是您的决策。”

冯斯乾轻笑,“继续。”

我咬着唇,满是弦外之音,“说到底,我是冯先生的人。”

冯斯乾瞧了我一眼,没出声,转而继续看着文件,神态认真。

我想了想,蹭着桌沿,一步步蹭到他面前,抚摸着他衬衫的衣领,“冯先生,我突然想起来,我的蕾丝内衣,昨晚落在您家客房的床上了。您看见了吗?”

冯斯乾拂开我已经探入一半的手,身体与我保持着距离。

他沉默一瞬,说,“有空来拿。”

我顿时暗喜,冯斯乾发现了之后没扔掉它证明不厌恶我!

金字塔尖上的男人大多非黑即白,事业上只有赚钱或赔钱,情感上不爱即憎,没有模棱两可的中间值。

只要不讨厌,被俘虏是早晚。

我手柔软无骨,攀着他脖颈一寸寸朝衣领里钻入,“冯先生,我今晚就有空。”

小说《愿你是良人》 第 2 章 今晚有空吗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