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重生毒女要复仇全本章节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5 09:12:04 10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重生毒女要复仇

重生毒女要复仇

作者:花开半季

主角:骆青岑管少宁

APP离线看全本

重生毒女要复仇全本章节阅读

《重生毒女要复仇》小说介绍

主角是骆青岑管少宁的小说叫《重生毒女要复仇》,是作者花开半季写的一本重生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九章 相邀同游…

《重生毒女要复仇》小说试读

跟着在桌边坐下,骆治平端起李嬷嬷送上的茶碗转了转,却没有送进嘴里,淡淡地说,“让姨娘起来吧,我总归是晚辈,这样不好。”

*

骆淑雅气冲冲地赶到书房的时候,管少宁刚好要离开,两人狭路相逢,差点迎头撞上。

“哼!”越看管少宁越寒酸,骆淑雅一肚子的气,再也没法维持她大小姐端庄持慧的假象。

“淑雅小姐,抱歉,是小生失礼了。”

管少宁却像是根本就不在意她的态度一般,彬彬有礼地伸出手,想要拉她一把,却被骆淑雅重重拍开。

“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本小姐死都不会嫁给你。”

一句话吼出来,不光管少宁,就连跟在身后的骆青岑,还有听到动静出来查看的骆晁山也一起变了脸色。

骆家再看不起管少宁,不想将骆淑雅嫁给他都好,总归大家只是心知肚明,表面上依旧维持着交好的表象,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可骆淑雅就这么将一切都 chiluo 裸地摊开在所有人面前,却让这件事的性质发生了彻头彻尾的改变。

管少宁一旦得知他们其实知道跟他定亲的对象是骆淑雅,他们再想让骆青岑替嫁过去就没那么简单了。

果然,骆淑雅话音刚落,管少宁温文尔雅的声音就在众人耳边响了起来。

“骆小姐,虽然小生也不愿小姐为难,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我早在你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会是夫妻。”

他的声音很温柔,笑容也是一贯的好看,可被直直看着的骆淑雅,却莫名在这温暖的天气里,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一时间竟吓得说不出话来。

骆晁山也是直到此时,才有机会开口为骆淑雅解围。

只见他冷冷地横了随后而来的菊青一眼,冷声道:“你还在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小姐扶起来!”

骆青岑维持着站不稳的样子,脱离菊青的搀扶后更是只能靠墙站着,再加上脏兮兮的衣服和小脸,看起来竟比一个丫鬟还不如。

从头到尾,骆晁山都没有看过她一眼,就像是没有过这么一个女儿一般,骆青岑也只是略略躬了躬身,便悄无声息地在一边低头站着。

她只是来看好戏,顺便在关键地方推一把然后火上添油的,能不引人注意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要引人注意的好。

至于姨娘那边,有大哥和哥哥在,暂时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而只要她把这边的问题解决了,那边的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借着菊青的力道,骆淑雅站起来几步走到骆晁山身边,可怜兮兮地拉着他的手臂晃了晃,“爹爹,我……”

她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就被骆晁山严厉的眼神给吓回去了。

“管贤侄。”为了不让事情因为骆淑雅的鲁莽而进一步发酵,骆晁山只能和善地看着管少宁,好言好语地说:“你先回房去吧,过段时间我们再正式商量这件事情。”

可才被骆淑雅当着外人的面那么羞辱过,管少宁此时还怎么肯离开,只当没听懂骆晁山的言外之意,直言相请:“婚事自然不急,这个月内都没有吉日,我们也都还需要时间好好准备。只是小侄来到定安府已经半月有余,都还没有机会好好出去逛逛,不知道淑雅小姐明日可否带着一观。”

他笑了笑,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一字一句地说:“毕竟你我有婚约在身,在南祁国,除非一方暴毙或者犯有重罪……当然,在下的意思,只是希望有机会能跟淑雅小姐加深对彼此的了解而已。”

南祁国同尊道儒两家,奉天地君亲师,忠、孝、仁、义皆为重典。所以,像管少宁和骆淑雅这样由已经去世的长辈亲自定下、并且有信物和文书的婚约,除了管少宁说的那种前提之外,是怎么都没办法解掉的。

或者,找定安府府主为他们做主,还是有几分可能在不伤及双方情面的情况下解掉的,可他们又有谁能有这么大的面子呢?

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管少宁上面来要求骆家履行婚约的时候,骆晁山那么烦恼的原因了。

不过除此之外,其他的男女交往却是没那么严格的,甚至哪家公子看上了哪家姑娘,直接上门相邀的情况也是有的,只要身边有人跟随,不是独自在室内相处就不会有人非议。

当然,门第和家世,也依然是男女双方结姻时绕不开的一道坎。但至少,今时今日,管少宁以骆淑雅未婚夫的身份提出这样的要求,却是骆淑雅根本就没办法也绝对不能拒绝的。

“爹爹。”骆淑雅只能看着骆晁山,期望他能为自己做主。

她不能跟管少宁出去,更不能让别人知道她跟管少宁已经有了婚约,否则她还怎么高嫁?

骆晁山也深知这一点,几乎没有半分犹豫地就想要找借口推拒:“管贤侄,你也看到了,小女刚刚摔得不轻,现在站立都还是问题,只怕没法陪管贤侄游逛,不若让我的另一个女儿相替可好——青岑!”

骆青岑这才知道,骆晁山并不是没有看到她,只是从来不曾放进心里罢了。

她不是骆淑雅,所以她没法无理取闹,更无法用撒娇来让骆晁山收回成命,只能一瘸一拐地走出来,福身行礼:“爹爹!”

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意愿,高兴的或者不高兴的,只是平静地履行着作为子女的义务。

可看到她这副狼狈的样子,管少宁却是眉头大皱,“世叔,淑雅小姐只是摔了一跤而已,可我看骆四小姐的模样,怕是还要严重许多。”

在他心中,骆青岑是无论如何都配不上他的。

骆晁山这时才注意到了骆青岑的不对劲,不耐烦地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骆青岑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地看看骆淑雅又看看骆晁山,到底也没敢多说出一个字来。

骆晁山见状却是心知肚明,恨铁不成钢地睨了骆淑雅一眼。

小说《重生毒女要复仇》 第九章 相邀同游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