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大梨子新书 主角沈倾倾岳照夜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5 08:45:10 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

作者:大梨子

主角:沈倾倾岳照夜

APP离线看全本

大梨子新书 主角沈倾倾岳照夜在线阅读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缘定之驱鬼小天师》由大梨子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倾倾岳照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 3 章 高考诡事…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小说试读

人死之后会贴上白色对联,我们农村管这个叫挽联,葬礼上放的自然就是挽乐,也叫哀乐。

可是大家都是知道的,高考期间是绝对不允许大分贝音乐的,怕的就是影响考生高考,所以当张明峰告诉我,在他高考复习期间老听见哀乐,我是不信的。

但张明峰说的有板有眼的,我也不好反驳,只能打起精神继续听他说下去。

我们家乡的高中在镇上,那时候教学条件差,学校还没有宿舍,村里的高中生每天都要到车站做大半个小时的车才能到镇上的学校,我们村到车站还有二十来分钟的山路,路上要经过一颗大槐树,那棵大槐树也不知道长了多少年了,三个成年人手拉手都抱不住它,村里很多人都说这棵树估计再过些年就得成精了。

槐上带着个鬼,被称为鬼树、阴树,所以槐树一般人家是不会种的,不吉利。

路边的老槐树太大了,长得枝繁叶茂就连走过去也感觉阴森森的。

那天天还没亮,张明峰因为有几道题一直没解的出来,就想着做早班车去学校看看其他同学有解出来的没有,也许是因为昨晚看书看的太晚,又一直想着没解出来的题,晚上没睡好,一路上都在犯困,到了大槐树边上的时候,实在是困的不行了,靠着大槐树粗壮的树根就睡了过去。

要是平常时候,他决计不会在大槐树边上停留,别说睡过去了,但那时候高考的压力太大,又没有休息好,实在是太困了,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张明峰也不知道怎么了,在大槐树下睡着之后,梦里好像有人给他上课似的,思路一下子就清晰了,那几道难解的题也迎刃而解了。

题解开之后,梦里有个女人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朵,那个声音带着一阵的妖媚蛊惑合着一股若有似无的乐声,告诉他,自己好孤独,问他愿不愿意来陪陪她。

张明峰虽然在梦中,但他是知道自己睡着了的,加上刚解开困扰自己许久的题,他想也没想就随口答应了,他想着反正是在做梦。

然而就是因为他随口梦中答应了这个女人,就为自己惹上了大祸,要不是我祖爷爷,他就被这梦里的女人夺了性命。

张明峰说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天都已经大亮了,他都没来得及看周围有什么异常,一把扯上书包撒腿就跑,再晚点他就要赶到上课铃响进教室了。

张明峰终于赶在了上课铃响到了教室,然而整个班只有他解出来了那几道题,而那几道题在老师看了之后,告诉他们题出错了,那是大学的高等数学,解不出来很正常,因为张明峰解出来了,一时之间让他在同年级好好长了一把脸。

但那之后,不管上课还是在家里,他总能听到一些若有似无的乐声,开始还隐隐约约的,问了别的同学大家都说没听见什么声音,虽然觉得奇怪,但那时候他一心想着高考,况且这声音也不大,以为只是自己压力太大出现了耳鸣,没去管他,可是慢慢的那个声音开始清晰了。

他第一次完整的听清楚那是什么乐声的时候,正在上课,听清楚那是什么音乐的时候,张明峰的脸一下子惨白如纸,一个快一米八的半大小伙子在大夏天的正午硬是被吓出了一生冷汗,那个音乐他听过,就是村子镇上人死之后唢呐和铜锣的哀乐。

老师和同学发现张明峰的异常,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老师以为他生病了,就让他回家休息。

张明峰心神不宁的坐上了汽车,这时候他才开始回忆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这个声音的,慢慢的眼皮越来越重,很快就睡着了,在梦里他感觉自己被一条粗壮的绳子缠住了,任凭自己怎么掰,就是无法挣脱,快没有办法呼吸了。

这一觉睡得大汗淋漓,当他被售票员叫醒的时候,全身都已经湿透了,额头还流着大颗大颗的汗珠。

下了车,张明峰才发现天已经快黑了,只留下天边一模霞光,他居然在车上睡了这么久。

从车站到回家还是要经过那棵大槐树,张明峰走到哪里的时候天已经基本全黑了,耳边的挽乐去越发的清晰,照他的话来说,越靠近大槐树,挽乐就约强烈,听的人毛骨悚然,心都要跟着跳出来了。

到了大槐树边上,张明峰头也不敢抬,低着脑袋看着脚下不断的加快脚步,月光将大槐树枝繁叶茂的树荫拉的老长,像极了一个张牙舞爪的魔鬼,晚风吹过树叶,飒飒的声音更像鬼哭。

终于走过了大槐树的阴影,张明峰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身后就感觉一阵发凉,六月的天气就算晚风吹过来,也不至于让人后背发凉。

张明峰已经被吓得双腿打颤了,不敢回头也不敢走,挽乐声里开始出现一个女人的声音,和之前在老槐树底下睡着听见的是一个声音,一个女人的声音。

“不是答应来陪我的吗?你不来,我就拉你过来。”

听着这个声音张明峰被吓得双唇发白,裤裆一热就给尿了出来,不过说来也巧,他这一尿那股阴气和女人的声音都消失了。

听到这里,我不厚道的笑了一笑,真是幸亏了那泡童子尿,辟邪!

张明峰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继续往下说。

那声音一消失他赶紧连滚带爬的朝家里跑,一口气没休息跑到了家门口,拍打着门,张妈给他开门之后,一句话没说直接就跑回了自己房间,靠在门板上全身都没了力气,朝下滑,门外的张妈怎么叫门就是不开。

张明峰这一下子精神得到了放松,整个人又开始昏昏欲睡。

我本来以为张明峰是要开始做梦,又会梦见那个大槐树下的女人,但他这一觉丝毫没有做梦,但却发生了比做噩梦,更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睡梦之间他觉得冷,四处在床上抓毯子,但怎么也没抓到毯子,手上却感觉湿漉漉的,张明峰那晚就是这么被冻醒的。

醒过来的张明峰,看着自己抓到的不是别的,而是地里杂草上的露水………

那一瞬间他心底一颤,他明明是到了家,在家里睡着的,怎么会出现在外面,张明峰惨败着一张脸僵硬的转过头,顿时如着雷击,自己居然睡在大槐树下,头枕着的就是大槐树的树根。

看着那粗壮的树根,张明峰瞬间意识到,这个树根和自己梦里要勒死自己的那跟粗壮的绳子一模一样,那一刻他自己就知道自己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多了,夏天五点多天已经开始亮了,早起的农村人有的就已经在地里干活了,不少人路过大槐树的时候都看了张明峰几眼,不一例外的都觉得天也不算太热,这孩子怎么跑到鬼树底下睡觉了。

而这时候的张明峰眼睛里看到的,和听到的都是旁人所看不见的,他看到了一直对自己说话的女人,那个女人一身绿色的衣裳,头发老长老长,在地上都打起来卷。

那女人站在老槐树底下慢慢抬起头,柳叶眉桃花眼成熟魅惑,这是张明峰至今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但那时他却无暇欣赏,那女人对着张明峰扬起唇瓣,勾出一个笑容,让他全身打哆嗦。

张明峰想跑,但脚就像和地站在一起似的,根本动不了,眼看着这个绿衣服的女人不断的靠近,张明峰心里已经知道自己完了……

就在这个时候,村里的马伯背着几只鸡要去镇上卖,家里的大黑狗也一路跟着,到了大槐树底下,背篼里的大公鸡和身边一向安分的大黑狗齐齐的又扑腾又叫唤。

马伯双手按住了背篓,身边的大黑狗就朝着大槐树底下的张明峰跑过去,对着绿衣服女人在的位置不断的狂吠。

一阵的鸡飞狗跳之后,绿衣服女人消失了,张明峰终于可以动了,赶紧跑回了家。

经过这么一闹,任凭张妈怎么打骂他就是不出门了,更别说去学校了,整个人就跟丢了魂似的,但就算不出门他耳边依旧每天都响着挽乐,只要自己睡着了,醒过来之后每次都在大槐树底下,无一例外。

几天下来张明峰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恐惧的情绪与日具增,甚至他都不敢睡觉。

每天晚上强迫自己睁着眼睛,甚至为了不让自己乱跑,睡觉之前把自己四肢困在床上,但这些都没有用,根本阻止不了那个女人把自己带到大槐树下,这样的状态怎么能面对高考。

这最着急的就是张妈了,也不知道谁和张妈说了一句,半夜看见你家峰小子在村口路上走着,一大早的又睡在大槐树底下,是不是撞邪了?

这一下就点醒了张妈,也许就是病急乱投医了,张妈在毫无变法的情况下,找到了我祖爷爷,村里公认的老骗子。

我哪老骗子祖爷爷跟着张妈到了家里一看张明峰,就告诉张妈“你家峰小子惹着不干净东西了。”

这一下子可急坏了张妈,一口一个他沈大爷爷,让祖爷爷想想办法。

祖爷爷一下子就从老骗子升级到了沈大爷爷,却没见他有多得意,只是问了张明峰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开始张明峰打死也不说,最后还是张妈都快给他跪下来了,他才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小说《缘定之驱鬼小天师》 第 3 章 高考诡事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