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木琳茴狱攰

好书推荐 2021-11-25 08:42:54 8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契约鬼夫不要跑

契约鬼夫不要跑

作者:有殊

主角:木琳茴狱攰

APP离线看全本

木琳茴狱攰

《契约鬼夫不要跑》小说介绍

《契约鬼夫不要跑》是有殊著作的悬疑灵异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契约鬼夫不要跑》精彩章节节选:第 9 章 误会…

《契约鬼夫不要跑》小说试读

原骓醒来之后,立马就去找了琳茴,可是只发现了琳茴留在桌上的纸条。

看了纸条的内容,原骓暗叫不好。那些东西怎么是琳茴能够应付的?这下可要出大事了!

“你急急忙忙要去哪里?”

“收拾东西找琳茴那臭丫头去!”原骓一边回答着,一边超前面快速地走着。可是回答之后,又觉得不对劲,转身回到刚才的地方,看见站在那里的人,不禁大叫:“你这臭丫头是要吓死我吗?”

没错,刚才问话的就是琳茴。她之前在西湖边和狱攰交了手,狱攰不知所踪,她便回来了。

怎么知道一回来就看见原骓赶着去投胎的样子,不由生了捉弄的心思,也没有叫住他。

后知后觉的原骓看见琳茴冷漠的小脸上除了冷漠就再没有别的神情,不由失望,好歹自己被捉弄了,这丫头怎么连个笑脸都吝啬给?之前不是还好一点了吗?怎么今天又变回老样子了?

要是原骓知道琳茴发生了什么事,估计也笑不出来的。

琳茴并不想和原骓多说什么,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朝着付欢房间方向走去了。

琳茴心里都是离去的时候,付欢倒在床榻之上的样子,她十分不放心,就算是知道付欢没有什么大碍了,可还是忍不住会担心他。

原骓见琳茴这样子,也没有多问什么,跟在琳茴的身后一起去了付欢的院子。

好在付欢身体强健,不过半日的时间,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他看见原骓和琳茴两人一同前来,不由奇怪:“你们怎么来了?不是应该在加紧练功吗?”

付欢还记得方师傅去后山之前,叮嘱了几人要好好修炼的,要是方师傅出关的时候看见几人还是老样子,估计少不得又是一阵臭骂了。作为大师兄,这一点还是要督促的。

原本看见付欢没事了,两人的心中还是挺高兴的,但是听见他说的话,两人的脸都不由得拉了下来。果然师兄就是师兄,就算是自己受伤了也不忘记提醒你要做功课。这种师兄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行了行了,走走走,我们练功去。”原骓说着,拉了琳茴就要走。

但是琳茴岂是原骓能够拉得动的?这不,原骓就算是使了吃奶的力气,也无法撼动琳茴分毫。见此情景,原骓双手叉腰,站在原地,问道:“琳茴,你咋了啊?咋不走?杵这儿你的道术就能天下无敌了?”

“你话真多。”琳茴白了一眼原骓,实在是不明白一个男人怎么话比女人还多的。要不是和他一起长大的,琳茴准会认为这货其实是个女人了。

听见两人的对话,付欢弯了弯嘴角,温柔的笑挂在嘴边,吹来的风似乎都被这笑容给温暖了。

付欢的笑容是最具有感染力的,而这样温柔的笑意也只会在琳茴的面前出现。这是属于给琳茴的温柔。

微风中,三人站立,看上去格外的和谐。只是这份和谐很快就被打破了。

“大师兄,你身体没事了吗?”说话的是琳茴,她正看着付欢,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担心不是假装的,语气中的担忧也是真的,可是她的神情中却带了一丝怀疑。

在回来之前,她曾在湖边捡到一样东西,而正是这样东西,让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怪了狱攰。

琳茴捡到的,是狱攰身上的一枚玉佩,可是这枚玉佩,她曾经看见方师傅拿出来过。上午的时候,她甚至还在付欢的房中见到过。她记得狱攰和她说过,这枚玉佩是他的贴身之物,不会轻易离身,而且玉佩中还有强大的力量,要是被有心之人拿去了,会酿成大祸。

这么想来,有可能付欢受伤和狱攰根本就没有关系,而是被人诬陷的。想到这一点,琳茴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她误会了狱攰,而且还伤了他!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她还记得狱攰脸上透露出的受伤的神情,若真的是自己误会了他,那要怎么办才可以解决?

无数的疑问盘旋在琳茴的脑海之中,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付欢看见琳茴面露难色,不由出声问道:“琳茴,怎么了?”

听到付欢的声音,琳茴摇了摇头,将脑子里的那些想法全都给抛了出去,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

琳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露出一抹笑容,对付欢说:“大师兄的伤已经没问题了吗?”

听到琳茴的话,付欢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神情,并没有让旁人发现自己的变化。

付欢点点头,语气极其轻柔地回答:“我没事,倒是你们两个,还不赶快去做今天的功课,等着师傅出来挨骂吗?”

原骓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他看见付欢没什么大碍,就想要拉着琳茴走了,他记得琳茴还有几百张符文没有写完呢。要是在方师傅出来之前没有搞定那些符文,估计又是一顿打了。

方师傅虽然一般不会对他们动什么手,但是琳茴是个例外。只有当琳茴做错事或者有一点没有做到他满意的时候,琳茴就遭殃了。他们私下都认为琳茴是方师傅下一任的接班人,要不然,怎么会单独对她那么严厉?

不论是谁,都会这么想的。偏偏琳茴没有半分这样的想法,甚至还对方师傅的举动多次表现出不满。众人只对琳茴的领情感到万分无语。

琳茴静静地看着付欢,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身走掉了。她的心里已经明白,自己是真的误会了狱攰,而付欢身上的伤,估计是由于使用玉佩不当被反噬了。付欢的形象在她的心里突然变了,只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是付欢做的。

而付欢的表现也丝毫看不出来这件事与他有分毫关系,事情到现在这个地步,琳茴能够做的,就是在寺庙里等待,要是狱攰还会回来,她就向他道歉,要是不会回来……

小说《契约鬼夫不要跑》 第 9 章 误会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