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完本)风弋清楚离小说

好书推荐 2021-11-25 08:39:44 7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乱世王妃惑君情

乱世王妃惑君情

作者:司晨

主角:风弋清楚离

APP离线看全本

(完本)风弋清楚离小说

《乱世王妃惑君情》小说介绍

《乱世王妃惑君情》是司晨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主角风弋清楚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 6 章 回丞相府…

《乱世王妃惑君情》小说试读

这是风弋清出嫁三年第一次回丞相府省亲,虽说离王府和丞相府都在京城,但是由于风弋清的身体原因,楚离不舍她舟车劳顿便也就没有陪她回过丞相府,风弋清也不曾提起过这事,虽不合礼致,但似乎她也并不在意,性子比较寡淡。自然作为下臣,风昊天也不好说什么,看到楚离对自己的女儿如此宠爱,他也倍感欣慰。况且风弋清虽不曾回府,但是每隔三个月风昊天便会以送药之名去离王府看她一眼,所以这几年也都相安无事。这次,离王携王妃回丞相府省亲,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不知此次楚离的到访是单纯的解女儿的相思之苦,还是所为其他!

京都大街上车马喧哗,一列队伍整齐有力的护送着一辆暗红雕花,修饰华丽的马车,似乎有意让人知道这是离王妃风弋清回府的仪仗,街市两边商贩和行人由得驻足观看,啧啧称奇,这场面不由得让人想起了三年前离王迎娶离王妃的那天。那天楚离十里红妆迎娶风弋清,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所到之处大红灯笼开道,锣鼓喧天,沿途一路向路人散发喜庆之物,至今为京都之人称道,只是也叹息人中之龙离王爷怎么回娶有京都妖女之名的风弋清,并向天下宣布今生除风弋清不再另娶,着实可惜。殊不知,楚离娶风弋清已然是幼年时的诺言,那日青河边上,当楚离说出愿为风弋清遍寻解药的誓言,便已决定此生非此女子不娶,即便她是真正的妖女。

马车内的风弋清和楚离相视对坐,窗外路人议论纷纷,只是隔着车窗,风弋清听不大清人们在说这些什么,只觉得十分新奇。虽说乘坐马车确实颠簸难堪,而且加之先前耗力过多,尚未恢复,也着实有些累,但是第一次乘坐马车还是让她觉得兴奋。特别是当她看到楚离为她安排的这偌大的仪仗时,她忽觉自己真真成了曾经梦想中十里红妆的女主角,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能入古代女儿那般出嫁,但身处现代,哪里能够。今日,楚离竟然在悄然之间便完成了她曾经的梦想,虽非嫁娶,但却正如她想。于是心下多了几分感动,便偷偷拿眼看了看对面的楚离。一直凝视风弋清的楚离感受到风弋清一路眼眸的流动,而此时她正看自己,便温柔一笑,尽显风华。

“怎么了,可是累了?”楚离顺势将风弋清轻揽入怀,柔声问道。

“不是,只是觉得这样会不会太招摇了?”风弋清这次没有避开楚离的怀抱。起初她以为不过是一次简单的探亲,却不想楚离会如此隆重,虽说楚离是京都名声最旺的王爷,但也正因如此,未免有些招摇。

“清儿,为了你一切都是值得的,本王的王妃,本该如此。”楚离说道,风弋清第一次在楚离的语气中感受到了如此的霸道,而又不失温柔。风弋清觉得,楚离也不只是自己看到的那样简单。

风弋清在楚离的怀里想着自己的心事,不觉车马已停,丞相府就在眼前。楚离先出马车,然后伸手迎出风弋清。左丞相风昊天已经携全家妻儿及僮仆迎在门外,见楚离和风弋清下车,风昊天便领着一众人齐齐下跪恭迎。

“爹爹和二娘快快起来,倒是清儿的不孝了,这么久才回来看你们!”风弋清此时反倒不忐忑了,之前担心不过是害怕自己初次漏出破绽,但对丞相府还是比较熟悉。眼前是她所谓的爹左丞相风昊天和他的续弦夫人谢氏,以及两个姨娘张氏和王氏,然后就是各房的儿女,此刻都在跪迎风弋清二人。风弋清摸不清各人的态度,自然不敢有所怠慢。

“王妃说哪里话,快进府,进府再说。”风昊天说道,现在是在大门口,他自然也不会给人落下把柄,嘴里仍称王妃。

进府之后,风弋清眼观之处景色别致,富丽堂皇却又在礼制之中,可见风昊天果然是官场老手,心思巧滑。到了正堂,风昊天请楚离和风弋清上座,一众人又一一见了礼,风弋清也将楚离之前备好的礼物分送给了各房个人,这一点她亦是感动于楚离的细心和周到,礼物都是京都罕见之物,是楚离早年间游历四方所得,实在是世间稀罕物什。底下的各房弟弟妹妹们拿了也都高兴,正相互间看着各自手中的东西。

“让王爷见笑了!”丞相歉道,风昊天多少有些头疼自己的这一众儿女,难有风弋清身上的大气。曾经风弋清还在府中之时,性格寡淡,少与各房姐妹往来,但是确有嫡女风范,虽有妖女之名,但是风昊天仍然将其视为自己的骄傲。正妻过世,续弦填房,风昊天也并没有因此像其他官家之人那般冷落风弋清,反而倍加关爱,深尽父亲之责。

“岳父大人说的哪里话,都是自家姐弟,本就应该如此,其乐融融。”楚离说道,虽看不清眼前众人是真情还是假意,但是这一副阖家欢乐的场面他还是着实喜欢,这样的画面,在皇家是不曾有的,即便是当年先皇对他疼爱有加,也不曾有此画面。

“清儿难得回来,与各房姐妹一同说说体己话吧!”谢氏说道,风弋清这时才细看谢氏,确实有当家主母的风范,只是眉宇间仍掩不住一股尖酸市侩之气,莫不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可是风弋清自认和这位主母实在没有什么利益纠葛。

“二娘说的是,眼见着各房姐妹都长大了,我倒有些记不清模样了,往后要常来往才是!”风弋清也客气道,敌我未明,她也尽量做到滴水不漏。

“那清儿就去吧,我与丞相也正好有些话要说。”楚离借势说道,风弋清现在身体的恢复情况远好于先前,况且之前但凡病发后的几日都是风弋清精气神最好的时候,所以他也比较放心,他自信不敢有人在他眼皮底下对风弋清做些什么。

“王妃近来身体可好些了?”谢氏房中,谢氏客气的问道。

“二娘不必多礼了,既然是一家人,自然要亲近些才好。”风弋清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

“是、是,倒是二娘想得多了,清儿这几年还真是长大了,不像在府中的日子,那时还跟个小孩似的呢。”谢氏拐弯抹角的说道,风弋清也摸不清到底她想干什么?

“二娘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风弋清主动说道,她不喜欢揣测他人,直接一些更好。

“风弋清,你不要以为嫁给了楚离哥哥,当了离王妃就不得了,谁让你这么跟娘说话的。”谢氏还未开口,身旁一个穿淡粉轻衫的少女倒先怒气冲冲说道。她就是看不过风弋清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明明占尽了便宜却还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若是早知如此,当年她就应该去清河边上跳河,或许此刻风光便是她风菲菲的了。

“菲菲休得无礼,怎么跟王妃姐姐说话呢?”谢氏正色道,一句王妃姐姐倒是说得好,一方面抬了风弋清的轿子,一方面又拉近了关系,若是责备,便是折了王妃的名号,又损了亲情。

“二娘莫怪,清儿向来知道菲菲妹妹心直口快,她也是出于一片孝心。咱们丞相府的女儿,别的没有,孝心却是京都别家不能比的,应该欣慰才是。”风弋清也笑道,她也不是好欺之人,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作为嫡姐也应该教教妹妹们规矩。

“二娘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免教妹妹们担心。”既然有人嫉妒她当了这离王妃,那她倒要让她们看尽王妃风范了。

“眼见着清儿便长大嫁人,还得王爷如此恩宠,实在是丞相府的福气啊。说起来,二娘倒是有些难为情了。各房妹妹们也都渐渐长大,特别是菲菲,不过比清儿小了两岁,也已过了及笄之年,只是女儿娇羞,不常交际,希望清儿也能够想着些妹妹们。”谢氏说这话的确有些难为情,风菲菲已过及笄之年,却没有一个王侯贵族上门提亲,倒不是人家闲左丞相府门户小,只是风昊天只关注官场之事,鲜少考虑儿女的嫁娶之事,即便是当年风弋清和楚离的亲事也都是楚离亲自上门提亲的。京都的夫人女儿们倒是常常聚会,只是谢氏因是填房,即便也是出身大户,也比不得那些非富即贵之人,所以也少有人邀请丞相府的内眷,姨娘们就更不用说了。加之风弋清妖女之名,更少有人愿与她们结交了,这一点也让丞相府中各人对风弋清有所怨言,毕竟累及了她们。

“这真是清儿的疏忽了,自嫁进王府中,王爷因担心清儿的身体便不让清儿出来走动,府里的姐妹们也不常来府中走动,我倒忘了妹妹们的年岁了,实在是我的疏忽。”风弋清婉言道,往日没事不想起她,这会有事了到来找她,这会儿怎么没记着自己的妖女之名。

“妹妹们原是闹着要同老爷一块去的,只是怕打扰到清儿的休养,便不好叨扰,往后我一定叫菲菲多来与清儿说说话。”谢氏打哈哈道。

“这便是了,都是自家姐妹,多走动才好互相帮衬。”风弋清说道,刻意拿眼看了看风菲菲。

“菲菲,听到没有,以后可要多跟着姐姐学。”谢氏对声旁的风菲菲说道,刚才吃了瘪,此时她也只得闷声闷气的答是,为了自己的往后,不得不与风弋清走得近些,待到日后,她必将风弋清踩在脚下。

“这位是云儿妹妹吧,我离府的时候还是个小孩子,现在都长开了,越发漂亮了。”风弋清环视了房中的姨娘妹妹们,约莫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姨娘王氏身边的妹妹今日着一件藕绿春衫,挽了小十字髻,倒是很称十四五岁的年龄,此刻正娴静的站在王氏身旁,气质恬淡自如,有如春风,给这屋子里倒添了活泼之气。王氏知道谢氏此举不过是想给自己的女儿找门好亲事,自己和张氏不过是被拉来做陪衬,虽然自己的女儿也说嫁之年,但是她却无法做主,有谢氏在她娘俩是难有出头之日。此刻,她没有想到风弋清会说道自家女儿,倒是有些惶恐。

“是啊,云儿如今已十五,倒不再是小孩子模样了。”王氏顺口说道,她也想替自己的女儿抓住一次机会。而此时谢氏眼中尽显鄙夷之色,果然是小家子气。

“姐姐好!”风云儿倒是乖巧的向风弋清问了好,在来之前她便被谢氏和自己的娘亲教导一定要守规矩,不许多说话,所以一向好动的她难得静下来。只是她不明白,风弋清既是她的姐姐,为什么大家都不愿亲近?儿时不懂,只知风中有位不喜和姐妹们一处玩耍,生了病的姐姐,但有时她还是会悄悄地去看看她,两人也不说话,整个下午都各自做各自的,晚膳时风云儿便离开风弋清独居的院子,也不知那时风弋清对这个妹妹可有印象。长大后,渐渐明白了自己有一个妖女姐姐做了王妃,因为已经出府,所以联系也就少了。

“下个月宫中有一场宫宴,皇后娘娘邀请京都各府夫人小姐进宫赏花踏青,到时云儿就和菲菲一起到王府中来随我进宫,可好?”风弋清说此话并不向着谢氏,而是对着风云儿说。虽说宫宴邀请的有各府夫人,但都是有诰命在身的才会被邀请,而诰命一般只会封给正室,并不包括续弦。

“好、好,那到时就麻烦清儿多加照顾了,菲菲和云儿可要听姐姐的话。”谢氏等的就是风弋清这句话。她早就听说了这次宫宴,只是苦于找不到门道,她也早就忘了还有风弋清这个王妃,因为自那事以后风弋清一般是不会出现在公众场合的。今日忽然听风昊天说起风弋清要回府,她才想起来,所以才打了这样的主意。

“今日,我带回来的绸缎都是江南上好的织锦,两位妹妹可以挑些喜欢的做些新衣裳,凭我丞相府的女儿定然是出彩的。”风弋清说道,她着实喜欢这个云儿妹妹,不知怎的觉得和自己有几分相像。

“早前就听说王爷姐夫给姐姐买下了整个织云阁,姐姐竟将它送给了我们姐妹,听说京都的小姐们都——”风云儿欢快的说道,只是还没说完便被王氏打断了。

“云儿,不得无礼!”转而又向风弋清说道,“王妃莫怪,是奴婢平日管教无方。”姨娘身份低位,在府中如同奴婢,所以在风弋清面前王氏自称奴婢,难得风弋清还记得自己的女儿,她可不想失去这次机会。

“没事,我再三说都是自己姐妹,姨娘也不要如此拘谨。你也是丞相府的主子,凡事不用这般小心。”风弋清故意如此说,看得出王氏是不争之人,只是有时候有些人不是不想争,而是没有争的资本,相比于谢氏,她倒更喜欢王氏这对母子。

“夫人,王爷请王妃和各位夫人小姐到正堂用膳。”正无话,便听得侍女过来传膳,众人便拥着风弋清向正堂走去。

午膳之后,风弋清又和风昊天叙了会话,无非是问风弋清身体可好些了,听说最近又病发,便嘱咐多加休息不要过意操劳。他自是知道谢氏找风弋清所谓何事,但自己确实无暇顾及儿女亲事,大女儿又懂事自然放心,所以才嘱咐她不要太过操心,凡事尽心即可。风弋清很感动这个爹爹如此为自己着想,而从以往所知来看,也确实十分宠爱风弋清,不由得又想到了自己的父亲,眼泪夺眶而出。风昊天也不觉眼中含泪,他知道自己女儿的苦,可却无法可施,而从今日与楚离的谈话中得知,或许自己这些年反而害了风弋清,不觉又有些内疚,泪从中来。

“爹爹放心,女儿自然会照顾好自己,况且王爷对女儿也很好,爹爹不必挂心。爹爹养育女儿多年,女儿自然也给为爹爹尽些心力。”风弋清此刻的确出于真情,若是眼前这个慈爱的父亲知道自己真正的女儿已逝,又会是怎样一番心境。风弋清不愿去想,既然自己已经是这个时代的风弋清,那她便替她也要为自己好好活下去,好好的爱身边该爱之人。

父女两人寒暄一番,楚离和风弋清便启程回王府,楚离对与风昊天的谈话只字未提,只是脸色沉重,风弋清也不好问。回程已是黄昏,长长的省亲队伍在长街中缓缓前行,在胜日余辉中显得庄严肃穆,宛若无言的燃烧的长龙,倾尽楚离对风弋清的爱,而此刻风弋清的心中也似乎正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她忽然期待起下个月的宫宴,她想好好看看古代这京都儿女到底是如何一般模样。

小说《乱世王妃惑君情》 第 6 章 回丞相府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