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抖音】小说缘定之驱鬼小天师无广告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5 08:37:48 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

作者:大梨子

主角:沈倾倾岳照夜

APP离线看全本

【抖音】小说缘定之驱鬼小天师无广告阅读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沈倾倾岳照夜的小说是《缘定之驱鬼小天师》,本小说的作者是大梨子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 1 章 地主诈尸上…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小说试读

我叫沈倾倾,是 a 大的新生,我另一个身份是一个骗子小天师,这个身份源自于我的祖爷爷,。

祖爷爷是个农村老骗子,职业好听点叫阴阳相生,现代天师,不好听那就是神棍,骗子。

他在我小时候就喜欢讲故事,大多是讲自己如何神勇无敌斗僵尸,九死一生捉厉鬼,开始还有人听,讲多了就没人听了,后来他就给小孩子讲故事,最后连小孩子都不愿意听了。

总之全村都知道他是个爱讲故事的老骗子。

不过据说有段时间祖爷爷也被村里人当老神仙供着过。

那件事情说起来就久了,那是民国时期隔壁村一个地主老财的事。

民国末期,社会动荡军阀割据,俗话说,乱世多妖孽,隔壁村里也赶着趟儿闹了邪祟。

村里有个大地主害病死了,可是方圆几十里的首富,流水席摆了好几天,剩饭都够普通人家吃好几个月的了,连军官都来给给他上了香。

在那个时候,也算是老有脸面了。

就在那天,听那些个地主老太爷家的长工说,才刚落气摆在灵堂里的第二天,土财主忽然睁眼!

这事情在村里可算引起恐慌了,一时之间,村里家家关门闭户,白日里也是阴沉沉的。

地主家有三个儿子,村民私底下窃窃私语,都说啊,是那三个儿子把老太爷的陪葬品给私吞了。

这老太爷荣光了一辈子了,下去了还是想继续享用荣华富贵,陪葬品自然是不能少的,可那三个儿子,把老爹的陪葬品分得精光,叫个老太爷光身下去。

生时荣华富贵,死时一穷二白,老太爷胸口一口气没落,什么事儿都是看得见的,见着这肮脏事情,心中怎能不气。

这么一气啊,眼睛就闭不上了。

当然,老太爷死不瞑目的事儿,都是私底下传的,地主大院大门那几天大门紧闭,白纸灯笼高高挂着,什么动静都没有。

在那个时候,封建的余毒还在,这人死不闭眼可是大忌讳,有的还需要请道士做法才能化解,听说地主儿子怕的丑事传出去,偷偷找道士做法,可也没什么效果,老太爷就是不闭眼。

流言越传越邪乎,最后连老太爷出殡都找不着人抬棺材。

长工都说那事儿邪乎,不敢,胆儿小的直接跑了。

这个时候,地主儿子们开始在村里到处找短工抬棺材,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还真是来了几个不怕邪的接了活计,其中就包括我的祖爷爷。

一到地主家,祖爷爷一看地主家这几个儿子就知道,这本来眼睛闭的好好的老太爷,突然死不瞑目了,和他这几个儿子,脱不了关系。

管事的让他们站在外面,自己去通报了,但还没等管事的进去里面那几个地主儿子就吵起来了。

“老大,老爷子的夜明珠可是指定了要陪葬的,你就快拿出来,让老太爷好瞑目。”

老大被老三当着下人的面,被指出那里老太爷陪葬的夜明珠,脸上有些挂不住,看着老三冷笑一声说:“我看是老三你偷偷把玉石枕头换了,让老爷子睡得不舒服,才把眼睛睁开的吧!”

地主家的老二是留洋回来的生意人,一直都不在家,听说老太夜死了,当晚才从省城赶回来的,现在老太爷才死一天,就见自家大哥三弟在灵堂吵得面红耳赤,出来当和事佬。

“大哥,三弟,既然老爷子有东西挂念着,就拿出来好让老爷子七天后好下葬,咱家也不缺这点东西。”

老大和老三既然拿了东西,就肯定不愿意还回去,你推我挪的,最后两个人一拍板凳,说:“老东西都死了,还念着这些宝贝,让他带到地下去,不如留给我们。”

“眼睛不闭,也就这么下葬了,把棺材盖给我关上,做什么七天的斋,明天就埋了,真想要拿宝贝,就自己爬起来拿!”

老大和老三在灵堂说了这一番话,指挥着下人把棺材盖合上了,先后离开灵堂。

地主家的老二毕竟是姨太太生的,又常年不在家,在家里也说上起话,叹了口气让祖爷爷他们多烧点纸钱。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原来真的是出来家贼。

人生在世,两个钱不能要,一个是银行里的,一个就是死人的,,人死之后心愿未了,魂魄不散,地主家可是犯了大忌。

第二天一大早,地主家的两个儿子就让人把棺材抬到山上去埋了,连一个做法事的和尚道士都没有,就封了土,立了碑草草了事。

这么草率的下葬。

我家世代都是家传道士,只是在那个年代,能活下去才是最总要的,祖爷爷就什么能挣一天饭钱,他就做什么,趁着给地主抬棺材的机会,也顺利地进了地主家做了一个小工,但这次他总觉得要出事!

果不其然,老太爷下葬的当天下午,艳阳高照的天气,突然就下了大雨,那雨大的连桐油伞都压折了,村子的小河沟一夜之间水位暴涨好几米。

那一晚不知道怎么了,村里的狗叫了一夜,主人怎么招呼还是不停的叫唤。

狗是有阴阳眼的,在农村半夜狗叫,绝不是什么好事。

这场雨参杂着犬吠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消停下来,这样的雨在冬天是极其不常见的……

雨停之后,一夜没睡好的祖爷爷心里总不踏实,刚打开地主家大门就听一个门房说,昨晚窗户外面老有个影子来来回回地走。

这个门房一说,其他做小生意的立马护拥了过来,原来昨晚不止只有这个门房,看见大雨天外面来来回回走了一晚上的黑影子,其他住在地主家附近的人都看见了那个诡异的影子。

那个黑影子的被说越诡异,再加上大冬天的连夜暴雨,整夜的狗叫,地主家老太爷不安常规下葬的事情,随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越传越诡异,让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地主老太爷死的事情上了。

祖爷爷在门边一直听着,他就知道大事不好,他一直担心的事情怕事发生了。

大清早的就一个人上了山,昨晚下了一夜的雨,山路滑,等他到了目的的时候都已经快中午了。

才封上去的新土,被昨天的大雨冲的一点不剩,露出了光秃秃的棺材板子,祖爷爷心里开始打鼓,但毕竟年轻气盛,壮着胆子走到棺材边上。

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棺材,祖爷爷喉结一动,心说遭了,蹲下身仔细的检查棺材,就看着棺材板上还有着像是被指甲抓出来的痕迹。

昨天的预感应验了………

祖爷爷顺着棺材板留下来的抓痕,脚印,一直找到到前面的灌木丛。

看着那一片被踩塌了灌木丛,祖爷爷皱了下眉,看这个样子老太爷的尸体,只怕是躲进树林里,等着晚上去找他老大和老三要宝贝了。

谁让他们说了’真想要拿宝贝,就自己爬起来拿’,这下这位老太爷真的爬起来拿那宝贝了。

虽然祖爷爷不喜欢地主一家,但毕竟人命关天,祖爷爷还是一路连摔带爬的赶回了地主家,告诉地主家的三个儿子,你们老太爷的尸体自己爬出来了。

这一下可吓坏了昨天说让他自己来拿宝贝的两个儿子,一巴掌扇到祖爷爷脸上,当场祖爷爷耳朵就嗡了一声,脸上肿的老高。

“少在这里妖言惑众,给我赶出去。”

祖爷爷一片好心,就这么被地主家的傻儿子打了一顿,一分钱没拿到给赶了出来,这口气祖爷爷怎么也咽不下来,心里发誓一定让他们好好吃吃苦头,来求着自己。

当天晚上果然地主家就出事了,地主家圈养的鸡鸭死了一片,都是被活生生撕碎了吃掉,血淋淋的一片地,只留下一地的毛。

奇怪的是当晚一声鸡叫豆苗听到,就像这些鸡安静的等待死亡一样。

下人们也是早上去喂鸡鸭的时候,发现了家里养的鸡鸭都死了,栅栏上还挂着之前和老太爷的寿衣一样的布料。

地主家的三个儿子看着栅栏里满地的鸡鸭血,散发着腥臭,这可让他们吓破了胆。

这吃鸡鸭倒没什么,但昨晚鸡鸭都被吃光了,他还能在这个家里来去自如,连一个家丁都没发现他,要是来向他们要宝贝可怎么得了?

也不知道是谁,把老太爷死不瞑目草率下葬的事情抖了出来,再加上这样的场面,就算地主家三个儿子把工钱提高了好几倍,下人们也都不敢在地主家待着了,纷纷离开了地主家。

一时之间,老太爷诈尸回村的事情在村子里传的沸沸扬扬。

对于这种诈尸的事情,也只有和尚道士有法子,但村子附近早就没有道士和尚了。

那个年代自己都吃不饱,哪里有钱布施,要请道士害得去一百公里外的省城,就算开车去,这一去一回,也是第二天的事情了,可极坏了这两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在地主家当长工的一个工人和祖爷爷是邻居,告诉地主家的两个儿子,说:“沈家祖辈上就是阴阳先生,您看要不然让他来试试。”

地主家的两个傻儿子,也是病急乱投医了,让下人赶紧去请祖爷爷,完全忘了昨天你们才扇了他巴掌。

祖爷爷早就算到他们一定会来找自己,在家里悠哉悠哉的等着。

一碗玉米面还没挫完,就有地主家的长工找上门来了,说是请沈先生去府上看看。

这下祖爷爷可就不那么好请了,你叫我先生,我这先生的架子可就要端着了,对着来的长工不说去,也不说不去去,继续挫了自己的玉米面。

这可极坏了来请他的长工,一把夺过祖爷爷手里的玉米面,着急的说:“我的大先生,您倒是给句话呀!”

祖爷爷拍拍手上的粉,说:“谁要请我,就让谁来请我。”

听了祖爷爷这句话那个长工愣了两秒,在他们眼里地主家可就是这方圆几十里的土皇帝,祖爷爷这是要皇帝来请他呀!

但长工也不敢不回报,回到地主家将祖爷爷的话一字不拉的告诉了地主的两个儿子。

地主家的两个儿子,听着祖爷爷要他们亲自去请一个泥腿子,和那个长工几乎一样的表情,沈隐从是不是吃错药了。

当天晚上,没有亲自来请祖爷爷的地主家一夜又不安生了。

家里的长工都走了,整个地主家就剩下三个儿子,那一晚门外不断听着脚步声,来来回回的就在门外,不时还拍着门。

对于门外的影子,地主家的三个儿子都无比的熟悉,那轮廓就和自家老太爷身前一模一样。

至于门外的影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们都不知道了,直到天亮了,长工们从新回来,他们才从一夜的惊吓里醒了过来。

“三位老爷,你们看这个!”

地主家三个儿子走出去,看着门框上血淋淋的字,心里凉了半截’今晚再来取’。

门外来来往往的村民不少都已经看着了这个字,纷纷指指点点的避开,就怕沾上地主家的晦气。

关于老太爷诈尸的传言也越演越烈。

小说《缘定之驱鬼小天师》 第 1 章 地主诈尸上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