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新书】《花店妖缘》主角小妖狐九全文全章节小说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5 08:36:58 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花店妖缘

花店妖缘

作者:城渡

主角:小妖狐九

APP离线看全本

【新书】《花店妖缘》主角小妖狐九全文全章节小说阅读

《花店妖缘》小说介绍

主角是小妖狐九的书名叫《花店妖缘》,本小说的作者是城渡所编写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 3 章 深邃…

《花店妖缘》小说试读

“各位观众,欢迎继续关注‘离奇事件’直播频道,我是主持人韩娜。据上诉报道,今日不断有学生、青年离奇消失,此次事件警方也不知从何入手。这样空前的离奇案还真叫人毛骨悚然。据了解,昨日又一名学生失踪。所以请各位观众请锁好门窗,不要轻易与陌生人来往。下面……”

“啪——”

扔掉手中的遥控器,无聊地撅了撅嘴:“真是一群没用的只知道说废话的记者。”

喜欢侦探游戏的沫梓璃慵懒地坐卧在沙发上,转头看向落地窗外的暖阳,真是一个令人心情愉悦的天气。只不过,那些失踪的人口,究竟去哪儿了?

从不会等待的沫梓璃索性起身,随手拿起搭在沙发上的大衣,离开了家。

她,靠着自己的经验,成功地寻找到了一条隐秘的小路,踏入那片秘密森林……

沫梓璃。如泡沫一般看似美好却易碎,如琉璃一般唯美,却很迷离。

金黄凋零的落叶旋转与头顶上方,苦诉着离别的伤痛。天空的蔚蓝早已谢幕,被迫镀上暗黑色。

转瞬间,乌云密布,似乎,天将要下雨。四处张望着想要找一处避难所,她可不想被雨水无情地打湿才买回的新衣服。

继续向森林深处探去,一道胡桃夹门映入眼帘。暗黑色,有些神秘,但上面看不懂的图案让人微微有些压迫感……

有些犹豫,突然不是很想走进去,但黑压压的乌云就站在自己头顶,丝毫不给她犹豫的机会。

“吱——”

胡桃夹门被她轻轻一推就开了,浓重的霉臭扑面而来。无奈之下只得用手袖捂住自己的鼻子,异常艰难的挪动自己的脚步。

里面很昏暗,似乎没有一点阳光的渗透。很宽敞,但好像只有一道门。

好奇心迫使她推开那道门……

“朝露斜阳人未归,胡桃夹门载人回。”沧桑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不知从何方响起,紧随着墙角缝隙里透出刺眼的光芒,踩踏着光影的黑白键。眼睛几乎睁不开!强烈的眩晕感强占着身体。

潘多拉打开盒子飞出贪婪、杀戮、恐惧、痛苦、疾病、欲望,却在希望飞出来之际关上了盒子!那么因为她的好奇打开这道门会带来什么?

缝隙,像被撕开的大口一样越撕扯就越大,光束越来越强烈……或许是她想多了,里面是一扇敞开的窗户,等待着阳光的光顾。

阳光温暖的流泻于每一个缝隙,郁郁的绿色完全覆盖整片土地,樱花绽放于每一个角落!蔷薇爬满整个破旧的墙头,华丽地诉说着他们的生命奥妙。有些幽静,偶尔有几声清脆的鸟叫。一只带着白色斑点的小鹿从她身边跑过,惊慌的脚步声惊起了花丛中正在安逸享受美食的蝴蝶,在苍蓝的天空下像散落的彩色碎纸片,凌乱的飘洒着。

薄雾微散,一切显得如此迷幻。

这里……这么清净,这么和谐。有些不想,不想移动自己的脚步打破这样的宁静。

‘砰’身后的那到门突然关闭了,她回过神,转身看向那道门。

发生了奇妙的变化。胡桃夹门渐渐与四周的绿色融为一体,隐隐出现几个用光组成的文字“既来之,则安之”,紧接着,似乎是绿草爬满了它,就在一瞬间从她眼前彻底消失,变成了一条深邃而幽静的小路,一直延伸……

四周还是那么的和谐、安宁。可是……她被关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有些迷茫,更甚的是新奇的激动。

‘哗、哗、哗……’

一阵声响将这宁静彻底打破,洁白的小兔惊慌失措地放弃鲜嫩的草躲进了小树丛。

一片黑色的羽毛从她眼前滑落,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脊背被冷汗所浸湿,心里随时做好反击的准备。

又是一片乌黑的羽毛。滑落……

“唔!”嘴巴突然被捂住,腰上被一只手环住,下意识地挣脱却被搂得更紧。

“嘘!”头顶传来一个声音。

捂住嘴巴的手从她脸上移开,四周充实着淡淡香草味……

“你是谁?”她小声且谨慎地询问。

转身看去,眼前是一个俊美的少年,银色碎发在阳光下有些琐碎、耀眼。他并不多言,轻轻勾起嘴角,露出阳光的微笑。右手伸出食指放在唇前,示意让沫梓璃保持安静。

“你到底是谁?”沫梓璃现在满脑子都是疑问,哪儿还听得见他说的无关紧要的话。

少年无奈地用手挠了挠银发:“真是的,不是告诉你要安静的吗?”看着面前沫梓璃对自己一脸的警惕,有些失笑,“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少年双手环胸靠在墙上,这个女孩他确信在瘾城没见过。

“我?我叫沫梓璃。”

正当少年准备说些什么,一个甜美的声音将此打断——

“哈哈,烛扰,又被我找到了吧。”身后,一名身穿火红色晚礼服的女子慢慢走近。她瞟了少年一眼,挑了挑眉,示意着自己已经发现他的踪迹了。

“奈?”少年有些惊讶,却又叹了口气,任命地起身,拍了拍残留在身上的灰尘,无奈地耸了耸肩:“又被你发现了,算了算了,不玩儿了。”无所谓地挥挥手,算是他弃权这个游戏。

锦奈转头看向沫梓璃,无任何惊讶,友好地伸出手:“锦惜,你好!”

锦惜?她何时有这样的名字?

“不好意思,你好像搞错了,我叫沫梓璃。”她握住伸来的手,不忘解释道。

锦奈对她的解释视而不见:“不,你叫锦惜。从今起,你就叫锦惜,也只能叫这个名字。”

什么锦惜,为何要叫她锦惜,而这两个人又是来自哪里?刚才明明没有人的。

沫梓璃抬眼看着方才被称作是‘奈’的女孩,眼瞳里逐渐生续出淡淡迷茫的雾气。再看这两个人的穿着亦是奇怪。沫梓璃低头看着自己的服饰,很普通的淡蓝色牛仔铅笔裤,白色带着类似碎花图案的衬衫扎在牛仔裤里。对比起来,反而多出了一股清新的味道。

突然,她想起来之前的胡桃夹门,那扇门现在在哪。沫梓璃回头张望着,看到的却是不断飘零的樱花。那扇门,居然消失了!

“那扇门呢?你们有看见吗?”沫梓璃急切地问道,想要从两个奇怪人物的眼中或是嘴中得到答案,毕竟那是她唯一的回家之门。

少年算是懂了,他自动忽略并回避了对方的问题,有些好笑地用胳膊蹭了蹭锦奈:“我们化妆舞会的装扮被小姑娘当做外星人了。”眼睛却不屑地上下打量着那位从此以后要改名换姓叫锦惜的女生,“她就是幕后要找的人?”幕后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锦奈嘴角勾出浅浅的弧度,双手环胸:“不,她是我认定的。”

这话让烛扰一听,小神经又开始工作了,双手捂着肚子:“哈哈,难怪一看就那么不可靠!”

锦奈狠狠地瞪了眼烛扰,但也没说什么,这样的相处方式,他们早已习惯。烛扰整天就是一副痞子样,最喜欢做的就是拿她取乐。当然,被人生攻击的奈奈可不会轻易放过他,逮着机会趁胜追击就是她的风格。也或许正因为这样,让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默契。

听着眼前这两个陌生人的对话,她似懂非懂,索性不再询问:“我想你们搞错了,我不是你们口中的锦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走?去哪儿?你不是要调查离奇失踪案吗,这是准备放弃了吗?”锦奈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悠悠地吐出自己最近搞到的资料。

简简单单一句话让沫梓璃停下了脚步,有些震惊。

“这事跟你们有关?”带着几分猜疑却又有些肯定。这样神秘诡异的地方,来到这里的过程给了她太多震撼,而他们俩却很正常的出入游玩这里。再加上现在他们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这件事背后的不简单。

“近日发生一起文艺少年离奇失踪案件,据大部分父母所说,自己的儿女失踪前并无什么异常反应,但据警方调查,这些失踪的孩子都有一定的黑暗时期,但仅是这一疑点并不能让警方查出其他……”烛扰答非所问地念着手中从沫梓璃身上找到的报纸,然后冲她邪邪地一笑,“很有意思的新闻。”

在自己毫无察觉之下拿走放在衣兜里的报纸,那话中话的口气让沫梓璃不禁深深地看了眼烛扰。

安静,出奇的安静……

“咳咳。好了,关于这件事,有兴趣就跟我走吧。”奈可不喜欢安静的氛围,她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的气氛调和剂。

“凭什么跟你走?”

“想要知道真相,你就得跟我走。再说了,你不走你也出不去。”奈奈可不放过让自己拽上几下的机会。

“请——”烛扰右手放在胸前,左手伸向一端,很绅士地微微鞠躬。晃眼一看,真像一名帅气的执事。

小说《花店妖缘》 第 3 章 深邃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