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小说捡个爹地来溜溜 第十二章 父女决裂

好书推荐 2021-11-25 08:03:49 5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捡个爹地来溜溜

捡个爹地来溜溜

作者:米老头

主角:温凝霍司宸

APP离线看全本

小说捡个爹地来溜溜 第十二章 父女决裂

《捡个爹地来溜溜》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捡个爹地来溜溜》是米老头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凝霍司宸,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十二章 父女决裂…

《捡个爹地来溜溜》小说试读

“去把少奶奶请来。”他的语气温和了一些。

佣人们面面相觑,刚才霍司宸尖酸刻薄的话,他们也听在耳朵里,只是谁也不敢说什么。这位二少的脾气一直是这样冷酷,只有霍曦曦是他的软肋。

温凝本打算不予理会,让这位冷酷爹地继续冷酷下去。

可是一想到霍司宸对霍曦曦的温情慈爱,便心软了。

“我想知道曦曦的病情严重吗?”霍司宸尽量耐着性子问温凝。

“二少这是打算相信我这个末流小医生的话了?”温凝故意讥讽。

霍司宸没有回答,只是守着霍曦曦,用手抚摸着那孩子的小脸,感受着他的体温。俨然一副慈父的样子。

这画面刺痛了温凝。她想起了她的小连,不知道小连看到这副情景会作何感想。

大概会怨恨她让他一出生就失去了慈父的关怀吧。

“你放心吧,今夜子时,他自然会出汗退烧,并不需要吃药。”温凝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她当然能理解霍司宸的心情,因为她也有个孩子。

一个小时后,孟医生赶了过来。他发现霍司宸神情平和,有些诧异。因为他知道每次霍曦曦有了异样,霍司宸总是焦躁不安。

“二少,小少爷的病是对某种细菌的不耐受,放心,他夜里自己就会好。”孟医生花了半个小时给霍曦曦检查。

霍司宸点点头,看来那个女人的确有两下子,是他小看了她。

“孟医生,这么晚了让你过来辛苦你了。管家,送孟医生出去。”霍司宸吩咐道。自从知道霍曦曦并没有什么大碍,他的心就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

孟医生点点头,出了门。

霍司宸握着霍曦曦的小手,眼神只在那孩子身上逡巡。

忽然,霍曦曦的眼皮动了一下。他朦朦胧胧睁开了眼睛:“爸爸,我想喝水。”

“爸爸马上让人给你拿水。”霍司宸看着霍曦曦小巧可爱的模样,一颗心都化了。

一旁的佣人早就飞奔地端来一杯水,霍司宸小心翼翼地扶起霍曦曦,亲自给他喂水。

温凝本打算劝霍司宸不要将霍曦曦保护地那样好,可是又怕霍司宸不会接受自己的建议。

无奈只有作罢。

第二天,她正准备去医院,却被人堵在霍家大门外。

“爸爸!”那人不是别人,真是温兆文。

六年没见,温兆文发现温凝比之前成熟动人。

“凝凝!”父女二人相对无言,眼眶都不自觉湿润了。

“孩子,你回国怎么不告诉爸爸!要不是我从报纸上看到你和霍家二少结婚的新闻,恐怕还蒙在鼓里。”温兆文不满地说道。

温凝擦去眼角的泪,她当然不是不愿意告诉自己的父亲,只是碍于继母和继妹。

那两个人日夜都想着从她身上捞点什么。

“爸,六年不见,你的身体可还好?”

“哼,你若是惦记着爸爸的身体,就不该这么狠心。”温兆文想起此行的目的,他是为了向温凝要个说法。

“爸……”温凝实在不便在父亲面前说继母和继妹的坏话。

“凝凝,我问你,你是怎么嫁到了霍家的,你知不知道菲儿和霍司宸有过婚约。”温兆文问。

温凝扶住温兆文的手瞬间僵硬起来。想不到六年不见的父亲,一见面就是为了温舞菲的事情来指责自己。她默默放下手,脸上伤感的表情也顷刻不见。

“我不知道他们有婚约。”温凝的声音冷淡了许多。

“她再怎么不是,那也是你的妹妹!你是不是当着霍家人的面扇了她耳光??”温兆文丝毫没有觉察到温凝态度的转变。

“我扇她耳光已经是对她客气了,爸,你知道不知道继母和温舞菲对我做过些什么,你又知不知道六年前我和我的孩子差点被人暗害丧命。还有,我这几年是怎么过的?你知道吗?”

温凝咬了咬唇。

“爸,你一见面就问我这些,难道温舞菲才是你的女儿吗?你真的关心过我这个女儿吗?就因为我的妈妈离开地早,所以就要被这样非人地对待吗?”温凝激动地说。

“你……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们都是我的女儿,我都是一样的关心。”温兆文想了想又说:“正因为我是一样的关心,所以我才来找你!”

“哼—”温凝轻哼一声,苦笑。她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个父亲是个什么人,这么些年来,他早就被柳湘和温舞菲挟持了思想。早就分不清是非善恶,早就被那个枕边人洗脑了。

也许正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从来没有想过去找他吧。没用的,这个父亲早就不是她的父亲了。

“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说都是你的父亲!我承认这些年我是有些疏忽你了,可是我也不能没有自己的生活。”温兆文似乎也激动起来。

“这么多年,我对你来说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可是也并没有多么失职!”

温凝没说话,只静静听着温兆文的话。没错,就算不承认一切,也不能不承认他父亲的身份。

“是的,爸,所以我还叫你一声爸,您教训完了吗?您要是教训完了,那我就走了。”温凝对着温兆文身后的小李招了招手。

小李赶紧将宾利开到温凝身边。

“你就是这样对爸爸的吗??看来你后母说的没错,你根本就没有当我们是一家人。亏了我还心心念念地为着你……”

温凝没等他说完,兀自坐上了车,吩咐小李发动车子。

温兆文想不到六年过去,自己的这个女儿还是这样倔强。

而车上的温凝眼泪却不知不觉滑落。

她并不是不想念自己的父亲,可是总感觉难以沟通难以亲近,也就只有渐行渐远。

所有儿时欢快的记忆只有尘封起来,随着母亲的离世一起埋葬在地下。

这并不是她的意愿,可是却只能这么做。

司机小李从后视镜里看到温凝梨花带雨的模样,心念微动。不知道何时,温凝成了他心中女神一样的存在,常常侵入他的梦中。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却情难自已。

小说《捡个爹地来溜溜》 第十二章 父女决裂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