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五年期满我回来了韩绝苏冰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好书推荐 2021-04-09 07:52:48 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五年期满我回来了

五年期满我回来了

作者:叶缺

主角:韩绝苏冰

APP离线看全本

五年期满我回来了韩绝苏冰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五年期满我回来了》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五年期满我回来了》由叶缺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韩绝苏冰,书中主要讲述了:麻衣二十二代传人,道号无名,拥有窥天机断命轮等外人无法想象的高超本领。韩绝近日连续梦到一个小女孩叫自己父亲,并让自己救她。卜卦得出,这个女儿处境极其凶险。为搞清真相,亦为救女儿,拥有强大神通的韩绝果断回归都市,却发现妻子家中有脏东西………

《五年期满我回来了》小说试读

第七章女儿遇害!

若是能用自己的命,来抵苏冰的命,韩绝也可以做到这点。

但命理中,这种一命抵一命,不是想抵就能抵,而是要机缘巧合,一切顺其自然。

若有丝毫违逆,那一切都是白费!

“我该怎么办?”

“这要怎么解?”

“师傅,你在天之灵,请给徒儿指引迷津吧……”

韩绝在地上三磕头起来。

“姐,这**该不会疯了吧?”前面,走出果林的苏灵儿,回头看着韩绝又哭又叫,又跪又拜,很是怀疑。

“不要理他!”苏冰寒着俏脸,很是生气的说。

俩人匆匆上了宝马。

苏冰将车直接开去。

就在这时,韩绝接到赵铁刚电话。

“老大!”

电话中,赵铁刚很是激动,“查到了,在四年前,嫂子确实给你生过一个女儿!”

韩绝抹掉眼泪,从地上跳起来,忙问:“我女儿在哪!”

“老大,我先过去找你,你给我定位!”赵铁刚在电话那头急说。

韩绝忙给他发去定位。

不一会,赵铁刚开着一吉普车呼啸而来。

韩绝没上自己那车,直接上了他车子。

吉普车呼啸而去。

吉普车越开越偏,到最后竟上了一座荒山。

一眼看去,周围围着九座大山,那大山影垂立如碑,就如九座巨大的墓碑。

这正是风水界中说得九鬼压棺,极其凶险之地。

“老大,到了!”副手赵铁刚突然跳下车,给韩绝开门。

韩绝刚一下车,一阵阴风吹来。

韩绝竟有种彻骨的寒意。

不好,有煞气!

韩绝一眼注意到,前面一间土屋中,有一波黑雾冲出。

这寻常人,却是无法看到这点。

“我的孙女啊……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啊!”

“你走了叫我怎么活啊……”

一个极其悲痛的妇女哭声从前面土屋里传来。

韩绝看向旁边的赵铁刚,很希望他说,自己女儿不在里面。

赵铁刚却是一脸沉重,“老大,你女儿就在里面。”

韩绝当下也注意到,除了这座小屋外,周围地方并没有楼屋。

韩绝一把冲入。

一道道小巧的黄影在屋里东蹿西跳,好像玩得很欢。

韩绝终于看清,那正是一大群的黄皮子。

这么多黄鼠狼在此,显然多了一层不好的含义。

哭声从左边房间传来。

韩绝在这屋内审视一翻,就见四周煞气弥漫。

好像前面有很凶的东西到过此地。

“刚子!”韩绝果断叫。

“卑职在!”赵铁刚上前,恭叫。

“你看下外面有没奇怪的现象。”韩绝急说。

“是!”赵铁刚一把冲了出去。

韩绝一下冲入左边房间。

房间内,一名虚胖的妇女,悲伤过度的瘫坐在床边地上。

而在那床上,躺着一名四岁来大的小女孩。

韩绝身体一撼,这个女孩正是他梦中出现无数次的那个女孩。

他是我女儿!

韩绝当下看到,她的脸融合了他与妻子苏冰的特征。

五官精致,带着婴儿肥的脸蛋,更增添了她的可爱。

只是,她脸上一时全无生气。

韩绝上前,一只手发抖的,握在她小小的手上,上面传来一片冰凉,就像碰到一块寒冰一样。

她已经没了呼吸,也停止心跳。

一股强大的剧痛感,从他心底深底,一股脑的涌了出来。

韩绝身体颤抖一下,险些就要倒下。

这一月来,她不断的出现在他梦中。

几乎每一次,都在叫他爸爸,伸出两只小小手,睁着水灵的泪眼,叫他救她。

而现在他终于见到她,她却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孙女没了!”

“我孙女没了,啊啊啊……”旁边的妇女,一个劲的号啕大哭。

韩绝天眼一开,突然又看到,在女儿两个小小肩膀上,那两盏阳灯并没灭掉。

阳灯未灭,她阳寿未尽!

韩绝问:“阿姨,前面发生什么事?”

妇女夏柔一边哭,一边抹眼泪说:“我孙女一个月前走丢了……”

“我跟老伴一直找她,就就是没找到。”

“今晚我屋门外有车声,我就出来看。”

“只是我没想到……”她脑中浮现出前面一幕,当时她出到门外,只见地上蜷缩着一个又脏又伤的小女孩,在她身上,还散发出一阵泔水味。

夏柔走近一看,这不是她一个月前走丢的孙女琪琪吗!

琪琪叫了一声“爸爸救我……”却是昏了过去。

夏柔大喜过望,想到大晚上不好找医生给她看病,她连忙把她抱进屋来,给她一遍又一遍擦洗身子,又给她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

夏柔抱着她,高兴的怎么也睡不着。

外面却突然响起,三重两轻的叩门声。

夏柔去开门,却见正是儿子回来。

可夏柔很奇怪,儿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但夏柔也一直思念儿子,一时也顾不上他是人是鬼。

儿子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一只手牵着她手。

夏柔感觉他的手很凉,就像冰块一样,但也没多想,就跟着他出去。

迷迷糊糊走了一会,夏柔突然感到不妙,儿子是要将她直接带到深山去。

就在这时,夏柔发现在月光下,儿子竟然有个怪兽的影子。

两个耳朵在上方,鼻嘴在前面,脸形有点尖,还有尾巴。

夏柔吓得摔落在地,这赫然是一个硕大的黄鼠狼影子。

夏柔当下肯定,这根本不是她儿子,而是黄仙变了儿子模样来害自己。

夏柔当下甩开它的手,转身就跑。

在跑路中,她更是摔了几跤,最终也连爬带滚,冲回了屋里。

夏柔一回到屋里,就见一群黄鼠狼在家里四处乱蹿,就跟人手舞足蹈一样,好不高兴。

看到她回来,竟然一点也不怕她。

看到这幕,夏柔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忙跑到房间看孙女。

没想到孙女浑身冰冷,身子软趴趴的……

听到她的话,韩绝心中大怒,女儿的死,与黄皮子脱不了干系!

前面那黄皮子引走这妇女,显然是要让这些低等的黄皮子谋害她!

“老大,外面刚看个半米高黄鼠狼的身影,一下闪到山林去了,我追都追不上。”赵铁刚突然跑来报告说。

“好呀,这家伙还敢回来!”

韩绝急说:“刚子,在哪?”

赵铁刚立即带他冲到屋子外,“老大,那边。”

赵铁刚指去四点钟方向,那是一片阴森森的密树林。

“刚子,你去守着我女儿,不要让任何东西破坏她身子……”不等赵铁刚应,韩绝直接冲入那片树林。

小说《五年期满我回来了》 第七章 女儿遇害! 试读结束。

喜欢 (0)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