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命里有财新书蛇嫁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5 05:43:48 6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蛇嫁

蛇嫁

作者:命里有财

主角:童音冥渊

APP离线看全本

命里有财新书蛇嫁在线阅读

《蛇嫁》小说介绍

主角叫童音冥渊的小说叫《蛇嫁》,它的作者是命里有财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 10 章 失魂…

《蛇嫁》小说试读

要是被这只手抓到,我恐怕是必死无疑吧。

还好有个桌子,我用尽了此生最快的速度再次闪了过去,可悲剧的是,体力也渐渐不支了。

我瞥了眼床上的孙宇杰,他躺在那一动不动,该……该不会是已经死了吧?

我急的满头大汗,朝着‘徐月明’大喊,“月明!月明你醒醒,不要被他控制!不然你就成杀人犯了!”

我试图唤醒徐月明,却只惹来他的一声嘲笑。

“愚蠢!你以为被附身的人还能有意识?”

他似是没了耐心,嘴里不满地尖啸,狠狠的拍向桌子,我心里咯噔一下,不好!

“砰!”

桌子竟然被拍成了两半,我吓得一下子跌坐在地,“徐月明”阴恻恻的冷笑着,抬起两只手,再次朝我扑过来。

“留下来吧,留下来我和作伴,该死,所有的人都该死!”

避无可避,我只能眼看着那双爪子离我越来越近。

我会死在这里吗?

我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明天一早人们发现我的时候我会是什么样子?我的死法会被断定为什么?徐月明会不会被认定为凶手……

濒临死亡的恐慌,让我抱着头死死缩成一团,泪水止不住的从眼眶中飙出来。

我还没有谈过恋爱,还没毕业,就这么死了?!

还是被好闺蜜掐死的。

我不甘心!实在是不甘心啊!

突然,房间内狂风乱做,一道炫目的紫光闪过,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发生,而是有一条手臂揽住我的腰,将我从地面上拉起。

是冥渊!

他穿着一身华丽漆黑的衣服,宛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将我搂在怀里,另一手轻轻松松就挡下“徐明月”的攻击,刀削般的侧颜,剑眉入鬓,高大颀长的身体近在眼前,给了我无比的安全感。

我仰着头看他,心扑通扑通跳的飞快。

“徐月明”还想要攻击我,冥渊的脸色骤然冷下。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动我的人。”

只见冥渊动了动手指,“徐月明”就开始凄厉地叫了起来。那声音非常尖利,我的耳膜被刺痛,赶紧捂住耳朵。

随后“徐月明”还想挣扎,却立刻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禁锢住了,扭曲挣扎的脸色越发痛苦。

我很担心徐月明,但我知道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冥渊,他一定有分寸的。

孙宇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他看到房间里的场景吓得一阵惨叫,然后爬起来就想往外跑。

冥渊又动了动手指,孙宇杰便晕倒了。

“月明不会有事吧?”

我还是担忧地问出了口,却得到了无情的嘲笑。

“还有空担心别人,弱鸡。”

“我……我怎么能跟你比?我只是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打得过阿飘?”我太委屈了。

“我坚持了这么久就已经很不错了,倒是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再晚一点你看到的就是我的尸体了,到时候谁供奉你?”

也不管他是不是蛇仙了,我一股脑将自己的委屈全都说了出来。

可是嘴是痛快了,心里却开始担心,我好像没有权力对他发火。不过还好冥渊的脸色没什么变化,倒是那双眸子里有流光闪过。

我没看清,冥渊就转过脸,嘴里念了几句,阿飘的虚影被逼了出来,泛着黑气的一团人形,光站着就阴气十足。

当虚影被逼出来之后,徐月明立刻晕倒在了地上。

我顾不得害怕,立马跑过去抱起徐月明,但不管我怎么叫徐月明都不醒。

我心里担心的不得了。

探了探鼻子,很微弱但还有呼吸,为什么不醒呢。

我看向冥渊求助。

而阿飘已经完全没了刚才的很厉,他似乎很怕冥渊,在房间内疯狂四处逃窜,最后从开了一条缝隙的窗户消失。

可是冥渊却站在那里没有要追上去的意思,我急得大喊,“他跑了,你不收了他?”

“尸体还没找出来,收不了。”

好吧,救闺蜜要紧,我向冥渊求助,“她怎么还不醒来?”

冥渊看向徐月明,微微蹙起眉头,我心里一沉,他怎么这副表情?我再次检查徐月明的身体,却被惊愕住。

刚才明明还有微弱的呼吸,现在胸膛突然没了起伏!

我颤抖着将手指放在她鼻下。

没,没气了!

我吓得往后一仰,跌坐在地,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月明……月明死了,她被鬼杀死了……”

就在我哭的上气不接下去的时候,冥渊似是无语的声音传来,“哭的难听死了,她没死,只是失魂了,被刚刚那个阿飘沾染上带走了。”

没死?!

我抽了抽鼻子,抬头看着冥渊,“你说真的,那怎么才能让月明回来?”

冥渊淡淡道:“把那人抓回来,让他把魂还回来。”

“那,赶紧去抓啊!”

我是真的着急,没注意自己的语气,冥渊撇了我一眼。

我抱歉地低头认错,还好他没生气。

“前提是先找到尸体才能唤他出现,而且要快。”他说,“如果超过十二个小时,她的魂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徐月明,泪水再次浸湿了眼眶,都怪我没有及时阻拦她,她才会屈从于孙宇杰的**,才会被附身……

对了!孙宇杰!

“他一定知道在哪!刚才那个鬼说了,就是他杀的!”

我起身朝着不远处同样没了意识的孙宇杰跑过去,抬手“啪啪啪”扇了他好几个耳光,直到扇的他醒过来。

孙宇杰惊醒,立刻哆嗦起来,整个人跟筛糠的一样,他头都不敢抬的朝着我就跪下了,搓着手,嘴里不停求饶。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只是想让你出丑,我没有真的想让你死!不要找我,呜呜呜呜……”

这个**废物!孙宇杰说着还哭了起来,那张猥琐的脸哭起来真是有够烦人。

我又愤恨地给了他两巴掌。

“废话少说,你杀的人尸体在哪?”

孙宇杰这才颤颤巍巍地睁开一只眼,一看见我是人,松了口气,然后又开始大哭,又是眼泪又是鼻涕的。

“在,在学校东南角的人工湖里。”

小说《蛇嫁》 第 10 章 失魂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