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精品)团宠公主是锦鲤小说 第6章

好书推荐 2021-11-25 05:40:05 7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团宠公主是锦鲤

团宠公主是锦鲤

作者:梨花小带鱼

主角:云琯琯司明朗

APP离线看全本

(精品)团宠公主是锦鲤小说 第6章

《团宠公主是锦鲤》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云琯琯司明朗的小说叫做《团宠公主是锦鲤》,本小说的作者是梨花小带鱼创作的穿越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 6 章…

《团宠公主是锦鲤》小说试读

第 6 章

司明朗:……

孽缘,前世挨妖女刀子?这辈子又被这小屁孩版本的妖女尿一身?

他满腔的复杂思绪顿时哑然。

是啊,说到底云琯琯现在还是个婴孩。

即便日后她仍会长成前世尊荣跋扈、祸乱东陵的妖女,此刻也不过是个未满月的天真柔软的小孩子罢了。

若现在他也对一个无辜**痛下杀手,又与那妖女前世的行为何异?

司明朗心思稍沉,面上却作出微微窘迫的姿态,向云承弼示意。

云承弼听闻他小声诉说原委后抚掌大笑,便命一旁的宫女上前抱走云琯琯更换干净的尿布。司明朗本也欲下去更衣,不想殿前公公忽然通报,大皇子云景焕求见。

思及那日刺杀云琯琯时,云景焕正在附近,司明朗便行了一礼,玩笑似地说道:“臣常年驻守东陵,倒是许久未见大殿下。今日赶巧,不如待臣先见过大皇子后,再回居所更衣。还望陛下勿要怪臣失仪了。”

云承弼却不知为何,在听见云景焕求见后面色微微一沉:“你在也好,正巧听听这逆子的所作所为。”

司明朗猜想是为那日刺杀之事,不动声色问道:“大皇子这是闯了什么祸,叫皇上这般生气?”

云承弼冷哼一声:“你今日不过第一次见公主,便能容她胡闹撒娇。景焕分明是琯琯嫡亲大哥,那日琯琯遭遇刺客险些丧命,他却只顾在一旁同他人争长短。”

为了一个公主而这般大动干戈迁怒于长子,也无怪云琯琯前世被宠成那般无法无天的模样。司明朗心中叹息,面上故作惊讶:“宫中戒备森严,怎会有刺客?”

“想来许是叛党所为。朕已命人彻查此事,肃清宫闱。”云承弼也是一阵后怕,想起他柔软可爱的小女儿险些丧命于贼人之手,便心痛不已。他挥挥手道:“叫大皇子进来。”

云琯琯在屏风后换尿布,感觉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真搞不懂为什么司明朗说是为了云琅国的安定才刺杀自己……那意思难道自己还会危及到皇帝老爹的江山吗?!

她才这么点大,到底哪里惹到司明朗了,又怎么会让云琅国颠覆?

云琯琯想起司明朗注视自己复杂、沉重的目光,好像灌着血海深仇一般的分量,后背又有些发凉。

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小孩子,哪来这么多深仇大恨?

难不成这就是前世的债、今生的缘,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的狗血重生剧本?

……还真有可能,自己不就是穿越过来的吗?!

正当云琯琯准备继续发散发散思路,从主殿忽然传来云承弼拔高一截的怒喝:“连妹妹都保护不好,你要朕往后如何对你托付重任?”

是在说她那个浓颜俊美的漂亮大哥?

云琯琯瘪瘪嘴,虽然皇帝老爹这么关怀她让人很感动,但那天的刺客……也就是外面的那个司明朗,明显是个厉害的高手,这么多侍卫宫女都没能拦住他,又怎么能全怪罪云景焕?

话又说回来,司明朗才十二岁心机就这么重,这人果然是重生来的吧??

先看看再说!

云琯琯冲贴身的宫女乖巧地笑。小宫女意会,将她重新抱回了云承弼的身侧。

只见云景焕跪伏在地,十分顺从地告罪:“父皇说的是,儿臣护卫妹妹不力,罪责由儿臣一力承担。只是当日儿臣年轻气盛,与子墨起了口角之争,这才一时疏忽,未能好好看顾妹妹安危,倒是子墨,话里话外对妹妹颇为关心……”

他迟疑了片刻,才继续说道:“还望父皇莫要降罪于子墨。”

容子墨,就是那天和大哥一起的小公子吧。云琯琯也对容子墨很有好感,风度翩翩的温柔小帅哥嘛,谁又不喜欢!

不过大哥看起来和皇帝老爹似的,像个小大人,还有些冷漠,其实还是很讲义气的呀!

很好,要保护的哥哥增加了。

云琯琯握紧了小拳头,如果她去跟皇帝老爹卖卖萌,老爹应该会给她面子的吧!毕竟就连当事人都不追究……

更何况还有另一个当事人正在看戏呢!

司明朗很有吃瓜的职业素养,只看戏,不插嘴,偶尔劝劝云承弼别气坏了身体,心中却对云琯琯的受宠程度有了进一步的评估。

说到底,留他在这看这出戏,不就是为了向他表明云琯琯有多受重视吗?

云承弼终于冷然开口:“景焕,朕一直视你与子墨为云琅栋梁,寄予厚望。此次朕生气,并非全因你们未能护住琯琯,而是你们的态度,叫朕失望!”

“……是,父皇,儿臣知罪。”

云景焕也是心中一肃。的确,无论是他还是容子墨,从头至尾都不曾真正认为云琯琯在这戒备森严的宫中会出事,这是失之谨慎。

抛开妹妹只顾在一旁谈话,这是心性不够稳重,也是对父皇的托付不够重视。

若是日后在国家大事上也如此浮躁,堪何大任?

更何况他的妹妹还这么小,又这么懂事可爱。云景焕想起当日云琯琯抓住他和容子墨的两只手,顿觉心疼。

他再也不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让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妹妹!

“行了,你先起来。”云承弼蹙眉。云景焕性子沉稳,倒一点不像性格张扬的容妃。只是在他面前也谨慎有余,少年气性不足,缺乏锐气。

“当务之急是抓住那日的行刺之人。此事便交给你与子墨去办,如果这也做不好,你们再同来领罪。”

“是,儿臣定抓住刺客,严惩不贷!”

正当云景焕为此松了口气时,却听见一旁的司明朗道:“公主安危乃国之大事,臣也愿率人为追捕刺客效一份力。”

云承弼点头:“如此也好。”

云景焕循声望去,见司明朗身形劲瘦修长,恭谨地立于云承弼身侧。想必这就是近日进京的东陵世子了。此前他尚未与司明朗打过太多交道,却早有所耳闻。

司明朗也在此时望向云景焕,微微颔首。

乍一对视,云景焕却心中一震!

——这身形气质,倒与当日那刺客有九分相近!

小说《团宠公主是锦鲤》 第 6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