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摄政王的旺夫农妻无弹窗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5 05:37:32 8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摄政王的旺夫农妻

摄政王的旺夫农妻

作者:火焱

主角:沈容萧风

APP离线看全本

摄政王的旺夫农妻无弹窗在线阅读

《摄政王的旺夫农妻》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沈容萧风的小说是《摄政王的旺夫农妻》,是作者火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 18 章…

《摄政王的旺夫农妻》小说试读

第 18 章

沈容和刘氏要走,萧煜麟很舍不得,其实更舍不得沈容。

沈容跟萧煜麟保证以后会再来看他,还给萧风留了一些彩虹糖,用古风的木盒装着,让他每天给萧煜麟吃两粒。

“这也是药?”萧风大拇指和食指间捏着一粒橙子味的彩虹糖问沈容。

沈容摇头,“这是糖果。颜色不同,味道就不同。小孩子肯定喜欢吃。”

“也是你救过的那人留给你的?”这糖果可真古怪,上面还印着字,不过他不认识。

“嗯。”反正有什么都往那个人身上推就是了。

沈容回了沈家,等了三天,也没等到章永安和沈月,心道他们两个可真是沉得住气啊。

刘氏倒是有些急了,“他们怎么还不来?”

沈容给刘氏倒了杯水,宽慰道,“娘,咱们有什么好急的。

沈月怀着章永安的孩子呢,她肚子里的孩子等不了多长时间的,该急的是他们。咱们好好吃好好喝好好睡就行了。”

刘氏这才微微放下了点心,没错,她是不用急。

沈容其实想错了,沈月和章永安都很急,可偏生他们什么法子也没有。

沈月这里,陈氏自从在刘氏和沈容处碰了壁,他们就不愿意再出头了。

这些日子沈月是忙着说服沈庄和陈氏。

章永安更别提,因为沈容离开章家前,让那么多人看到了她手臂上的守宫砂,那简直是他是天阉不能人道的铁证!

章永安都不敢光明正大地回来,生怕别人逮着他问,他是不是有难言之隐。

在家章永安也不得安宁,因为吴氏和他的妹妹章秋兰可不会放过他。

章永安一开始还找借口瞒着,后来沈月那儿实在是没法子了,只能找章永安求助。

为了心爱的沈月不受委屈,也为了能尽快娶到心爱的女人,更为了给他的孩子一个名分,他只能跟吴氏和章秋兰说出实情。

吴氏大喜,“这是好事啊!原来你是看不上沈容那**啊!我老章家的香火总算不会断了!谢天谢地!菩萨保佑啊!”

章秋兰努努嘴,不屑道,“哥,我说你是什么眼光啊。怎么就看上沈月了?

沈容都比沈月强,起码她清清白白。哪像沈月,是个寡妇!”

吴氏一听,脸上的喜色淡去,也不高兴了,转而想起沈月肚子里的孩子,勉为其难道,“就让沈月做妾好了。沈容——”

“休了沈容!”章秋兰想也不想地截过吴氏的话,大声说道,“就因为沈容那**,害的咱们家丢了那么大的脸!我的亲事也差点因为沈容打了水漂。可不能就这么放过她!”

章永安被吴氏和章秋兰吵得头痛,没好气道,“你们清醒点!

要是我跟月儿的事传开,我就身败名裂了!连身上的秀才功名也别想保住!”

他娘和他妹妹真是没分寸,拎不清楚,哪像月儿一样善解人意,温柔懂事。

吴氏最在意的就是章永安的前程,一听这话,连忙问道,“什么?这会影响到你身上的秀才功名?那怎么可以?大不了咱们就不休了沈容,让她继续当你的妻子。真是便宜她了!”

“不行!我爱的只有月儿!我不可能再跟沈容当夫妻。”章永安倒是个情圣,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吴氏,“娘您也得想想月儿肚子里的孩子,那可是咱们章家的孩子啊。”

吴氏对沈月没什么好感,但对沈月的肚子里的孙子还是很在意的,那可是她的孙子啊!

“月儿已经说服了她的爷奶爹娘,咱们到时候也去给月儿撑腰助威,免得沈容欺负月儿。

我跟沈容当了多年的夫妻,好聚好散吧。她诋毁我名声的事,我也不跟她计较了。”

“真是便宜沈容那**了。”吴氏嘀咕了一句。

这天,沈容终于等到了沈月和章永安两人,更准确地说是沈家一家子和章家一家子。

“娘,您去把舅舅请来。”沈容对刘氏说道。

“不行!”章永安和沈月异口同声道。

沈庄等人也不同意刘柱过来。

“我舅舅已经知道了章永安和沈月的事了。”沈容慢悠悠地说道。

章永安面色大变,“你怎么能把这事说出去!?”

“我怎么不可以?”沈容反问,眼里的讽刺几乎要化为实质,“你都能做出来,我怎么就不能说了?放心,如果我想让这件事传开,早就传开了。你还能好好地坐在这儿?”

沈庄握着烟杆儿的手一紧,沉声道,“这是沈家和章家的事,还是别请外人了。”

“我跟章永安和离,哪怕写了和离书,但是只要我舅舅那儿不乐意,那和离书就别想在衙门记档。”

刘柱虽然只是个捕头,但绝对称得上是地头蛇了,跟县里的县丞主簿等人关系极好。

沈家和章家在衙门可是什么关系也没有,县丞主簿这些人才不会为了他们扫刘柱的面子。

章永安也想到了这一点,脸色一时间难看极了。

“还是请舅舅过来吧。”沈月含着委屈的轻柔声音响起。

章永安看向沈月的眼神满是怜惜,再看沈容,仿佛她是什么罪大恶极的罪人。

沈月知道章永安最喜欢的就是她懂事体贴,一心为他着想的样子,她一定要牢牢抓住章永安,那么以后她的好日子就来了。

只要受一时的委屈,以后的几十年,她就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这么一想,沈月看向章永安的眼神越发的温柔,闪闪发光。

沈容看着沈月的眼神,眉毛一挑,就是这样!

沈月看章永安的眼神就跟看金山似的,好像百分百确定章永安以后会有大出息,她哪儿来的自信?

沈容纳闷不已地看向章永安,长得是不错,人模狗样的,可也就那样了,眼瞎的连沈月那种小白花套路都看不透,这辈子的出息也就那样了。

比起来,沈容倒是觉得萧风比章永安强多了。

“那就去请吧。”沈庄发话了。

“我娘累了。”沈容改变主意了,不让刘氏去了,让沈家人或者章家人去。

赵氏没好气道,“你娘不去,那谁去?”

小说《摄政王的旺夫农妻》 第 18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