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爆款)小说梨花小带鱼全文阅读《团宠公主是锦鲤》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5 05:32:43 7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团宠公主是锦鲤

团宠公主是锦鲤

作者:梨花小带鱼

主角:云琯琯司明朗

APP离线看全本

(爆款)小说梨花小带鱼全文阅读《团宠公主是锦鲤》在线阅读

《团宠公主是锦鲤》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团宠公主是锦鲤》是梨花小带鱼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琯琯司明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 5 章…

《团宠公主是锦鲤》小说试读

第 5 章

少年感觉到掌心一阵湿润的温热,低头一看竟是云琯琯落泪了。

奶猫一般大小的孩子,哭得呜咽可怜,泪水似断链的珍珠般滚落。

云琯琯的目光纯洁又无辜,像是纤尘不染的小仙子。

少年于心不忍,终究还是慢慢挪开了手。

云琯琯如获大赦,赶忙喘气,结果抽噎得太急,一个鼻涕泡泡就炸到了少年的手上!

……

这种时候就不要卖萌了啊!

云琯琯的内心在咆哮,可她小小的身体表现出来的却是疯狂打嗝。

每嗝一下,藕段般的身子就轻轻地抖一下。

云琯琯羞得脸红,默默侧过身去。

天哪,就算是要被暗杀,死之前能不能给她留点面子?

少年忽然轻笑出声,好像是被云琯琯这番操作给逗乐了。

他伸手轻抚过云琯琯的面颊,“但愿你做个对云琅国有用的公主,否则我会亲手解决你。”

少年这话说得莫名,云琯琯还没听明白,嗖地一声,他扭头越过宫墙消失不见了。

踱步回来的容子墨和云景焕恰好看到这一幕,惊得齐齐愣住。

是谁敢这么大胆,来皇宫里行刺公主!

两个男孩也顾不得彼此之间的芥蒂,云景焕抱起云琯琯护在怀里,容子墨领着护卫朝黑衣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云景焕看到妹妹哭花了脸蛋,不禁自责道,“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你。”

云琯琯抽了抽鼻子,摇摇头。

那杀手分明就是冲她来的。

即便不是这个时机,也总会下手,怪不得云景焕。

追去的容子墨也是一无所获,那黑衣人仿佛鬼魅一般半点踪迹也找不到。

容子墨温和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愠色,“可恶!”

公主还这么小,究竟是哪个狂徒竟想害她?

云承弼听闻了整件事,勃然大怒,“过几日东陵王之子就要入都城觐见,这绝对是谋逆之人想借公主之事对朕示威!”

他当即下令,将公主周边的警戒翻了两倍,更惹得后宫众多妃嫔红眼。

云琯琯也是害怕的,不过她到底见过大场面,隐约觉得这杀手有些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为什么那个杀手大哥说杀了她,云琅国就安全了?

可皇帝爹爹分明说自己是这个国家的福星呀?

她该信谁?

一时之间,云琯琯陷入了关于人生意义的重大思考。

这一思考,就过去了五天。

到了东陵王之子入都城的日子。

东陵王是先帝的弟弟,两人生前感情十分亲厚。

云承弼登基后每隔三年,便会召东陵王之子司明朗入宫小聚。

“听说那东陵王之子俊美非凡,只要见了一眼的女子没有不为他心动的。”

“那可说不准,我觉着还是咱大皇子略胜一筹。”

“那日进宫来的容家公子也是极好看的。”

云琯琯在摇篮上听身边几个宫女八卦司明朗的长相,堪称各家粉头彩虹屁大赛。

惹得她也好奇起来,司明朗究竟是个什么长相。

“连日颠簸,路上耽搁了些时辰。臣来迟,特来请罪。”

正殿下,传来句清朗的话声。

一位长身如玉,身披墨色锦袍少年正跪下行礼。

墨染般的发丝用玉冠高高束起,剑眉之下却是一双狭长的桃花眼。

虽然还没完全长开,但举手投足之间已然透着一股傲气。

云承弼微笑示意他平身,“你能来,朕心甚慰。”

东陵这块封地地处云琅国边境要害。每三年接见司明朗,除开情谊之外,更多的是皇帝需要确认东陵没有不臣之心。

司明朗日渐长大,行事风格跟当年温驯的东陵王却截然不同。

听闻他曾两次亲率骑兵深入敌后,将进犯边境的贼人尽数诛灭。

云琯琯躺平在屏风后的摇篮上,听云承弼和司明朗两人君臣寒暄,不外乎是古装剧里那些桥段,听得昏昏欲睡。

忽然,云承弼转到后头来将她轻轻抱起,跟炫耀宝贝一般。

“明朗,想必你路上也听说了,朕喜得一女,已封了公主。琯琯还差几日就满月了,宫宴你可得来喝一杯。”

司明朗一步步踏上殿前,云琯琯也一下来了精神探出脑袋去看。

少年和女孩的四目相接,本是温馨和谐的场景,云琯琯的心却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啊这?

这人怎么长得那么像那日来刺杀自己的少年?

“琯琯公主,久闻大名。”

司明朗一脸欢欣,看不出半分杀意,伸手柔柔地拂过云琯琯的脸颊。

云琯琯嗅到他腕上那股薄荷味,心里更是确定了!

这司明朗就是那天的黑衣人。

云琯琯想起来就气,挣扎着小身子,哇哇乱叫着,上去就给了司明朗一拳。

她自以为用的气力很大,结果打出来就变成了可可爱爱的喵喵爪。

旁人看来,就像云琯琯特别喜欢司明朗抢着要他抱一样!

云承弼不由乐了,“琯琯竟然这么喜欢你,朕也少见她这么活泼。”

司明朗心下微微波澜,还是抱住了云琯琯。

云琯琯更气了,她咿咿呀呀地乱叫着想揭发这个大坏蛋。

云承弼又要被女儿萌化了,怎么看都觉得今天的云琯琯格外可爱。

他亲自指导道,“这是你皇叔,你若喜欢就让他多留几日陪你可好?”

按照辈分,云琯琯确实应当称司明朗一句皇叔,尽管这个叔叔年纪也只有十二岁而已。

叔他个大头鬼!

云琯琯愤愤不平,皇帝老爹是不是傻了,杀手就在眼前啊。

司明朗悄然捏住云琯琯的小手,靠近她耳侧,“公主,你是不是认出我了?”

完犊子了,他怎么知道的?

云琯琯浑身僵直,动也不敢动。

司明朗捕捉到了云琯琯微小的变化,他继续道,“我知道你很聪明,都听得明白。旁人能被你骗过去,我可不会。”

前世,他就是被云琯琯害死的。

原本云承弼得此女后,云琅国国运昌盛,上下一心。

可这公主却刁蛮任性,尤好男色,最后甚至盯上了自己。

为将他纳为男宠,挑拨云承弼与他之间的关系,戕害东陵之地的百姓,无恶不作!

如今重来一次,司明朗有备而来,而云琯琯只是个半岁婴孩,他想着先下手为强把妖女扼杀在摇篮里。

可偏偏那日,司明朗看到云琯琯的眼泪,却如何都下不去手了……

云琯琯不知道司明朗复杂的心理活动。

但她却很清楚,万一被司明朗看透自己成年人的心智,绝对不是好事!

这种时候就要考验演技了。

云琯琯一咬牙,一跺脚,豁出去了——她笑嘻嘻地尿了司明朗一身。

小说《团宠公主是锦鲤》 第 5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