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抖音】热书真凤血脉苏言初全本章节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5 02:12:44 7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真凤血脉苏言初

真凤血脉苏言初

作者:雾莲果果

主角:苏言初云北寒

APP离线看全本

【抖音】热书真凤血脉苏言初全本章节阅读

《真凤血脉苏言初》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言初云北寒的书名叫《真凤血脉苏言初》,它的作者是雾莲果果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 18 章 信物…

《真凤血脉苏言初》小说试读

吃过早饭之后,几人启程,依然是苏佑安开路,苏嫣然和云千重自求断后。

苏言初依然是和云北寒坐马车。

“给你。”马车上,苏言初将编好的穗子丢给了云北寒。

云北寒接过穗子,将玉佩拿出来,研究了一会,发现他并不会。

所以他看向苏言初,淡淡开口:“这个怎么弄?我不会。”

苏言初闲闲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没有理他,而是开始闭目养神。

云北寒默然片刻,觉得自家未过门的媳妇不理自己,应该是他刚才表现得不够乖。

所以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学着猫那样,尝试着扒拉了一下苏言初的衣服,同时用小猫的眼神看着她:“初初,我真的不会。”

苏言初懒洋洋地靠着美人靠,睁眼看了一眼,本来是不打算理他的,但对上他那眼神后,瞬间心软了下来。

不忍心拒绝啊。

“拿过来。”她伸出了手。

云北寒反应迅速,将手中的玉佩和穗子一起放到了苏言初的手里。

苏言初自己打的穗子,自然知道怎么固定玉佩,做好之后,将玉佩还给云北寒。

云北寒这才将玉佩佩戴在腰间。

这是初初给他的定情信物,以后要一直佩戴着才行。

傍晚时分,他们果然赶到了下一座城池。

这一次,他们尚未进城,就有队伍在城门口迎接他们。

“在下白宇轩,奉家父之命,在此迎接各位。”

苏言初掀开帘子,看到一个白色衣衫的少年正带着卫队朝着他们行礼。

她忽然想起,这月满城的城主白山河以前是父亲的属下,后来也是在父亲的帮助之下,才成了这一城之主。

所以,她出门的事情,她父亲会写信告知这一位城主,也是有可能的。

这时候,苏佑安已经跟白宇轩打招呼。

苏嫣然自然也上前去,冲着白宇轩微微一笑:“宇轩哥哥,好久不见,最近好吗?”

白宇轩见到是苏嫣然,也笑了笑,说:“原来是嫣然妹妹呀,这次嫣然妹妹在月满城,能不能多留几日呢?”

苏嫣然笑了笑,缓缓说:“这件事还得看姐姐,这次我们也是跟着姐姐出来的。”

白宇轩听了,立即换上了一副尊敬的模样:“怎么不见大小姐。”

苏嫣然稍稍皱眉,佯装没有听到,脚一跺,就转身离开了。

她最讨厌这样子了,所有人提到苏言初,都是恭恭敬敬的样子,令她恶心。

从车内掀着帘子往外看的苏言初,看到苏嫣然的表现,忍不住笑起来。而下一瞬,她发现车帘被拉上了,自己也被拽进了车里。

随后就看到了云北寒在她面前,可怜兮兮地开口:“初初,不要看他们,好不好?”

苏言初微怔,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发现,云北寒好像对她确实是有些执念的。

无论是看谁,都要管。

瞧他现在的样子,她甚至觉得,自己看一眼他以外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十恶不赦的行为呢。

她伸手蹭了蹭他的鬓边,低声说:“乖,我不看他们。就算是看了,也不喜欢他们。”

“那初初喜欢我吗?”云北寒低声问了一句。

这一句的嗓音淡漠中带着微凉,并不是卖乖的语气。

苏言初怔了怔,随后点了点头:“喜欢!非常喜欢!”

上一世为她报仇雪恨,还为她自尽的人呢,她怎么会不喜欢呢?

云北寒没想到她竟然回答的这么迅速,这么肯定。

他微微俯身,逼近了她几分,将她按在车壁上,嗓音喑哑:“这个答案,初初可有认真想过才回答?初初可知道,你说的,我都会当真。你可知道这个答案我当真之后,会是什么后果?”

苏言初此时被他按住,动弹不得,索性也不挣扎,懒洋洋地靠着车壁,稍稍挑眉:“什么后果?”

“后果就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放开你了。就变你后悔了,我也不会放手。”云北寒正色道。

“若我死了呢?”苏言初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你就算是死了,也摆脱不了,因为就是死我也会跟着你而去,永远纠缠你!”云北寒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那眼眸带着执拗和狠绝。

苏言初望入他的眼眸,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若是其他人说这样的话,她只会一笑而过,不会当真。

但这些话是从云北寒口中说出来,她知道这是他真实的想法,因为,上一世他已经用实际的行动做过这样的事情了。

“喜欢是认真想过的答案,任何后果都能承受。”苏言初低声说了一句,随后忽然出手去捂住了云北寒的眼睛。

“嗯?”云北寒正因为她的回答有些愣神,眼睛被捂上后,有些不解,却依然一动不动地让她捂着。

“我不喜欢你这眼神,太凶了。”苏言初觉得,还是那乖乖的,萌萌的,宛如猫眼一样的眼神好看。

云北寒听了,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对了,她喜欢像小猫一样的眼神。

苏言初感觉他长长的睫羽扫过自己的手心,有些痒痒的,勾的她心底有些酥酥的。

随后听到他嗓音低哑好听:“已经不凶了。”

苏言初拿开手,果然看到拿眼神凌厉已经不在了,已经换成了懒洋洋的,带着一丝魅惑的。

像是刚刚睡醒,没有什么精神的小猫。

苏言初只看了一眼,又连忙给他捂上了。

“初初,这又是怎么了?”低沉悦耳的嗓音之中,带着几分疑惑。

“没什么。”苏言初移开了看向他的眼神,同时也放开了,捂住他的手。

她能说看到他那带着魅惑的眼神,就想吻他一下嘛?

她不敢。

一直来到城主府,苏言初才下了马车。

刚下马车,就见到了城主白山河。

“小言儿,你又长高了?还漂亮了很多。啧啧,这天底下,再也没有比我们小言儿更漂亮的女孩子了。”白山河见到苏言初,一如既往的热情。

虽然跟这人不是很熟,但是苏言初早已经习惯了这个人对她的热情了。

小说《真凤血脉苏言初》 第 18 章 信物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