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一胎二宝祁总追妻太难秦悦祁北伐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4 08:08:15 1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一胎二宝祁总追妻太难

一胎二宝祁总追妻太难

作者:柳从善

主角:秦悦祁北伐

APP离线看全本

一胎二宝祁总追妻太难秦悦祁北伐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一胎二宝祁总追妻太难》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秦悦祁北伐的书名叫《一胎二宝祁总追妻太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柳从善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 10 章 人都敢杀,再嚣张点又如何?…

《一胎二宝祁总追妻太难》小说试读

盯着这张虚弱绝美,与记忆身处里少女重合的脸,祁北伐眼眶温热,松开了她。

“骨髓匹配结果明天出来!”

男人浑身戾气,撂下一句话,转身就出了卧室。

对不起姿姿,他终究食言了……

伴随着门被风声带上,发出砰一声的声响,秦悦手摸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息。

这男人发什么神经啊?!

秦悦进浴室照镜子,脖子被掐的快紫了。

刚才,他是真的想要了她的命。

这么狠,该不会又是想起秦姿了吧?

秦悦抿着唇,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就被她敛下。

祁北伐刚刚发了那么一通神经,秦悦没继续再老虎身上拔毛,收拾好卧室残局便洗洗睡觉。

上午,秦悦在做最后的收尾,别墅却是来了个不速之客,秦灵兮。

秦灵兮打扮得花枝招展,美艳动人,将特意让人定制的一套迪士尼公主放在甜甜的跟前:“姨母给你带了芭比娃娃,和星黛露的书包,甜甜喜不喜欢啊?”

每一个都做的十分精致,栩栩如生,可见价格不菲。

“喜欢哦。”

甜甜性格好,对谁都很客气,但秦灵兮总感觉这股好脾气里透着疏离,心里也不太喜欢甜甜。

不过为了能嫁给祁北伐,她姑且委身讨好这小贱种。

等她成了祈太太,生下孩子,有的是机会……

狠辣的神色一闪而过,她勾着唇角:“甜甜喜欢就好。姨母不打扰你休息了,改天再来看甜甜。”

伸手想摸甜甜脑袋,小丫头抱着芭比娃娃往床里躺下,正好偏开。

秦灵兮一愣,看着低头的甜甜蹙眉。

是她多心了?

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心眼?

出了卧室,走廊里,秦灵兮轻扬起的下巴:“苏姐,我听说新来了个护工招呼甜甜,你去把她叫过来,我想叮嘱她几件事。”

理所当然的态度,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女主人。

苏姐知道秦灵兮的身份,可换做别的女佣也就算了,秦悦身份明显不是一般护工。

“秦小姐,这不合适吧?”

“我是甜甜的亲姨母,我关心自己的外甥女,有什么不合适?即便是北伐在,他也会允许。”

秦灵兮咄咄逼人,苏姐不好得罪她,只好上楼去把秦悦叫下来。

秦悦本来不想下来,但看苏姐一脸为难,正好她现在心情很差,急需一个发泄的,干脆就去看看,秦灵兮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花园水榭里,秦灵兮见走来的秦悦一副漫不经心,她不禁不满,端着秦大小姐的架子,扬着下巴,高高在上道:“几年不见,你倒是愈发没教养了。”

秦悦把玩着剪刀,眯起一双漂亮眼眸:“所以呢?”

“我告诉你,我马上就要跟北伐订婚了。你最好老实点,别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六年前他娶你只是把你当代孕工具,现在让你回来,也只是为了救甜甜而已,等甜甜康复,你一样会被扫地出门。毕竟你一个乡下里长大的野丫头,插上彩羽,也就是个秃毛鸡……啊……”

啪一声脆响,秦灵兮措不及防被秦悦一巴掌掀倒在地上,痛叫了出声。

还没来及反应,就被秦悦一脚踩在她的胸腔里。

秦悦踩着她,居高临下:“我是什么,轮不到你评价。但你敢再在我跟前喷粪,你信不信,我是怎么烧死的秦姿,我就怎么烧死你?亦或者,是捅死你?”

她咔咔咔的动了动剪刀:“毕竟我一个杀人犯,可没什么良心道德。一个是杀,两个也是杀,省的你整天左一口姿姿,右一口姿姿,**脆送你去见姿姿好了,也不枉费你这么挂念她。”

“秦悦,你别太嚣张了。”

秦灵兮愤恨又不甘,死死地盯着秦悦的脸,恨不能将她大卸八块。

秦悦冷笑:“人都敢杀,再嚣张点又如何?”

她或许是欠了祁北伐点什么,可不欠秦灵兮这女人。

被秦灵兮愤恨的眼神盯着她也不虚,反而摸了摸自己的脸蛋,饶有兴致道:“羡慕啊?有本事你去整一张啊,看祁北伐会不会看在这样一张脸上,怜惜你一眼。”

还赶着给儿子送书包,秦悦发泄够了,松开踩在她身上的脚,转身就走。

懒得再搭理这脑残女人。

……

另一边,医院——

“是不是弄错了?”

祁北伐铁青着脸,颤抖的长指几乎戳破鉴定报告,他一把揪住医生的衣领质问:“亲生母女,怎么会不吻合?!”

他找了秦悦整整四年,不吻合?怎么可能!

小说《一胎二宝祁总追妻太难》 第 10 章 人都敢杀,再嚣张点又如何?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