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想撞先生的胸膛小说_(展禾栀温流年)完整版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4 08:03:04 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想撞先生的胸膛

想撞先生的胸膛

作者:欧耶

主角:展禾栀温流年

APP离线看全本

想撞先生的胸膛小说_(展禾栀温流年)完整版阅读

《想撞先生的胸膛》小说介绍

主角是展禾栀温流年的小说叫做《想撞先生的胸膛》,它的作者是欧耶所编写的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 8 章南墙…

《想撞先生的胸膛》小说试读

当年两家商量联姻,她欣喜若狂的答应,毕竟那是自己少女时期就偷偷喜欢的薄祁渊啊!

王云卿不肯回来,她还是坚持领了证。

两年了,她小心的呵护这段婚姻,无论他怎么冷待,怎么发脾气,都甘之如饴。

离他们的约定只剩几天了,薄祁渊还要活生生的将她的灵魂从内而外碾碎!

如果这是爱他的代价,那她认了,再不回头。

当薄祁渊再度出现的时候,云笑用尽一生一世的力气,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不是为了记住,而是为了一点不留的将这个镌刻进自己血肉深处的男人给剜掉!

“把离婚协议拿来吧,我签。”

云笑这么干脆,薄祁渊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或者说不敢相信。

毕竟她一直强调这个约定。

“为什么?”

“我只是,不想也不能以妻子的身份,给我丈夫喜欢的女人捐肾,我还没那么伟大。”云笑自嘲一笑。

能提前几天离婚,应该高兴才对,薄祁渊甩开心头莫名的不舒服,吩咐章助理马上带着离婚协议来医院。

拿到离婚协议,云笑并没有翻开,而是有些怔然。

“怎么,反悔了?”薄祁渊迅速签完字,闻言不由讥笑。

“我还有三个要求。”云笑深吸一口气,看着对面的男人,心湖一片平静。

那里曾因他而翻涌无尽爱意,也因他一次又一次的冷漠而冻结。

薄祁渊丢开笔,倒看她还想玩什么把戏?

“第一个要求,你对我笑笑好吗?真正的笑。”

在云笑的印象中,薄祁渊不爱笑,他给自己的最多就是冷笑,带着无尽的讽意。

薄祁渊略有些不耐的脸陡然僵滞,章助理也愣住了。

“第二个要求,叫我一声‘老婆’。”

薄祁渊笑着叫她老婆,是云笑无数次期盼的画面。

她想,自己已经放下了,这个是送给以前爱着薄祁渊的那个云笑。

章助理没见过这么简单的诉求,同时心里溢出酸楚,因为太简单了,然而她要求的男人却冷硬的开口:“我做不到。”

云笑很平静,被薄祁渊打击惯了,得不到也能轻易的放弃了。

“第三个要求,让我抱抱你。然后,我马上签字。”

薄祁渊拧紧眉头,慢慢站起来,高挺的身躯依然紧绷,像个木头般立在那里。

云笑笑着走近,伸出手,似乎想要摸摸他的脸。

以往,每一次这样,都会被他抓住手嫌恶地甩开。

此刻她不想再看到他露出那样的神色,便不敢真的摸上去。

云笑都有些奇怪,自己对薄祁渊,怎么会有那么多一往无前的勇气?

而那个勇敢的云笑,终究是死在了火里。

飞蛾扑火的火。

感觉到云笑离自己很近,薄祁渊的心跳霎时乱了节拍,他屏住呼吸,感觉到一个瘦小的身子投入自己的胸膛,是那么契合。

云笑眨了眨干涩的眼,想起一句话:“不想撞南墙了,想撞先生的胸膛。”

现实是,她撞破了南墙,却发现了一片荒芜。

这个怀抱,没有她以为的温暖安心,只觉得好冷。

云笑鼓起最后一点勇气,喊道:“老公……”

小说《想撞先生的胸膛》 第 8 章南墙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