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新书】《作精王妃是团宠》主角苏言初云北寒全文全章节小说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4 06:55:04 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作精王妃是团宠

作精王妃是团宠

作者:雾莲果果

主角:苏言初云北寒

APP离线看全本

【新书】《作精王妃是团宠》主角苏言初云北寒全文全章节小说阅读

《作精王妃是团宠》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言初云北寒的小说是《作精王妃是团宠》,是作者雾莲果果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 4 章 答应婚事…

《作精王妃是团宠》小说试读

听了苏嫣然的话,苏言初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前世就是在这里,她因为这对狗东西的怂恿,拒绝了赐婚,拒绝了和云北寒的婚约,让他难堪。

据说,他当晚就离开京城了。

后来,这对狗东西骗她去骊山猎场,给她下了药,导致她昏睡过去。

再醒来就是被夺取真凤血脉,死不瞑目了。

在死之前,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最后为她报仇雪恨的,会是云北寒,那个曾经被她当众拒婚的云北寒。

更加没有想到,他会为她而自刎。

看向云北寒的时候,她换回了微笑,她嗓音悠扬,语气异常坚定。

“这门婚事,我答应了。”

少女嗓音入耳,云北寒睫羽微微一颤,似水一般的眸光,多了几分浓烈的跳动。

她说……她答应了!

他喉结滚动,喑哑残忍的嗓音传了出来:“苏大小姐可想清楚了?一旦答应,就是死,也不能反悔了。”

她不答应,他还能控制。

若是她答应了,他只怕就控制不住要永远将她锁在身边了。

众人因这句话汗毛竖起,他们总觉得,这嗓音,这话语,不像是在谈论婚事。

苏言初尚未回答,苏嫣然反倒是抢着开口了。

“姐姐,你心仪的不是千重哥哥吗?你不要因为害怕他的残忍嗜杀,就答应这么门亲事。你要为自己的幸福争取啊。”苏嫣然看着苏言初说。

她绝对不能让苏言初答应嫁给云北寒,若是这个事情发生的话,苏言初就有了云北寒庇护了,再想要拿到他身上的真凤之血,就很难了。

“啪——”

苏言初稍稍眯眼,浑身寒冷,反手给了苏嫣然一个巴掌。

这一次用了七成灵力。

苏嫣然怂恿她,胡说八道,她都可以容忍。

可她这么大声做什么?不知道云北寒或许会当真吗?

苏嫣然踉跄一下,摔倒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苏言初。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这样打她的?

苏家家主苏盛年看着苏言初,也有些不赞成地摇了摇头。

言初这样当众打妹妹,对她的名声肯定不好。

苏言初却并不在意。

重活一世,她在意的也就那几个人,那几件事而已。

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她不在意。

所以,她看了一眼苏盛年,漫不经心地说:“父亲也应该管管你这个庶女了,这里有她说话的份吗?”

苏家家主有些抱歉地朝着云北寒行了一个礼,随后让下人将苏嫣然带下去。

云北寒却对周围的事情置若罔闻,深邃的眸光始终落在苏言初身上,没有离开过。

他还在等苏言初的回答。

苏言初看着这个上一世为自己而死的人间绝色,一字一句地开口:“我既然答应了,自然是,宁死不悔。”

宁死不悔。

在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云北寒眸光愈发深邃。

他薄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什么。

只是将一块刻着“寒”字的玉佩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算是信物吗?

苏言初尚未开口问,他已经提步往外走了。

“言儿,你该去送一送王爷。”苏盛年适时地开口说。

苏言初听了,果然提步跟了上去。

苏言初将云北寒送到门口。

原本在门口处远远看热闹的人,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苏言初站定之后,云北寒回头,凤眸扫过她那精致姣好的面庞,嗓音清冽。

“你不怕……算了,你回去吧!”

他本想问苏言初怕不怕他。但害怕得到不想听到的答案,所以还是决定不问了。

让她回去之后,他也打算离开。

而他才踏出去一步,就听到少女喊了他一声。

“云北寒——”

他止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她,静静地等待她的下文。

“我想跟你说,我没有心仪其他任何人,我也不怕你,一点都不。”

一个为她报仇,因她自刎的人,就算再可怕,她也不会怕。

听到这样的话,云北寒心跳漏了一拍。

她说她不怕他!

因为她这句话,他的面容都鲜活了几分。

“还有,”苏言初继续开口,“我并不偏好红色,以前从来没有穿过,这是第一次穿,王爷觉得好看吗?”

她说着,伸开了手,在云北寒面前转了半圈,将衣服展示了一下。

少女容颜倾世,身段婀娜,纤腰盈盈一握。

她说以前从未穿过红色,所以这次专门为她穿的?

云北寒觉得心头酥麻。

他很想将她拉入怀中,锁上铁索,囚禁在身边,一步也不让她离开。

可又怕吓到她。

她喉结滚动,最终只是吐出了两个字。

“好看!”

这一刻,万物皆是灰黑,唯有她是鲜艳的。

那种想要在两人之间锁上铁索,不让她离开半步,想要她只见他一人,只跟他一人说话,只属于他一人的想法又如野草般疯狂生长。

已经到达了几乎压制不住的边缘了。

不能让她知道他有这样的想法。

会被她当作怪物的。

因此他匆匆离开,几乎是落荒而逃。

看着有些慌张离开的云北寒,苏言初轻笑出声。

明明说好看,却逃得跟见鬼一样。

真是个怪人。

苏言初往回走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苏盛年送内侍出来。

她淡淡行了一个礼,就继续往里走。

却不想才走了没几步,一个年轻男子就出现,拦在她面前。

她抬眸,看清楚那是她的四哥苏佑安。

“言初,你为什么要打嫣然?你何时变得这么蛮不讲理,不分青红皂白,稍不顺心就打人了?”苏佑安稍稍皱着眉头,有些不悦地看向苏言初,开口说。

听到质问的声音传来,苏言初眼睛稍微眯起,这明明是她同母哥哥,却因为苏嫣然被打,而不分青红皂白地来责问她。

看来苏嫣然的挑拨离间和收买人心的功夫不容小觑啊。

难怪后面她在京中的三个哥哥都对她漠不关心,反而围着苏嫣然转。

难怪前世苏嫣然敢明目张胆弄死她。

“你是我四哥,还是苏嫣然的四哥?”苏言初抬眸,淡漠地看着苏佑安,缓缓问。

“这……你们都是我妹妹,嫣然从小没了娘亲……”

苏佑安想要说,苏嫣然很惨,他们多关爱她一点,也是应该的。

“闭嘴!我问你,是我四哥还是苏嫣然的四哥?别给我扯有的没的!”

苏言初知道苏佑安要说什么,所以更加不悦。

上一世,她就是因为苏嫣然可怜,所以事事对她好,顺着她,有什么都想着她。

结果呢?养不熟的白眼狼罢了。

小说《作精王妃是团宠》 第 4 章 答应婚事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