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全本章节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4 02:27:26 10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

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

作者:妖平天澜

主角:姚青梨慕连幽

APP离线看全本

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全本章节阅读

《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由妖平天澜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姚青梨慕连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 19 章 徐徐图之…

《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小说试读

比起四竹巷小院里的一派和乐,逐星楼那边的气氛却极为古怪。

人人都以他们的画君子输给一个不守妇道的银妇而气愤。以逐星楼的规矩,但凡挑战现任君子成功,那挑战者就会成为新的君子。

但是,姚青梨这样的德行,若真让她入主逐星楼,他们逐星楼便要贻笑大方了。

所以,大家很默契地对此事全都闭口不提。

永安公主只觉得被羞辱了,姚青梨离开后,她也匆匆家去了。

厢房——

大夫正给姚盈盈把脉,自然诊出了姚盈盈正在装晕。

但姚鼎是朝庭重臣,不敢揭穿,只说是累着了,随意开了几剂益气养血的药,便提着药箱走了。

姚盈盈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闭着眼,泪水顺着眼角往下滑。

“小姐……”恨玉和痴姗红着眼圈。

“唔……”姚盈盈睁开眼。

“小姐,你再歇歇吧!”恨玉急道。

“不……我要回家去!回家去!”姚盈盈小脸漫上羞恼,略微嘶哑的声音,说到最后几乎尖叫。这个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待!一刻也不想!

“好,我们立刻走。”恨玉都替姚盈盈委屈得快哭了,“痴姗,你快让刘四把马车赶到后门。”这个后院可以直接从后门离开的。

“好好。”

过了好一会,痴姗回来了:“小姐,马车已经在门外了。而且,外面没人。”

姚盈盈一个激凌,她再也不想见人了!趁现在得快走!便由二婢扶着起来,披了大红滚毛边的斗篷,急急地离开。

可是,主仆三人刚出后门,就见一个蓝衣男子背对着她们。听到声响,他回过头来,正是何易之。

“盈盈!”何易之见姚盈盈脸色虚弱苍白,楚楚可怜得像被暴雨催残过后的娇花一般,不由一阵怜爱和心疼:“盈盈,你还好吧?”

说着,便走到姚盈盈面前。

“呜……”姚盈盈粉唇轻咬,泪水终于从她眼眶里滚了出来,梨花带雨,招人万分怜惜。

“都怪那个荡。妇!”何易之气恨道:“今天的比试……不公平。是她使了诡计,才赢了的。论起画技,你胜她千倍万倍。她突然画了头老虎,所以才把人唬住了而已。瞧,就算她用诡计赢了,画君子依然是你。公主可没有授予她画君子的称号。”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姚盈盈哭了起来,“你不要这样说……是我技不如人,姐姐她赢了,是她的实力。你不要再说了。”

“好好好,我不说。”何易之被她的眼泪撼动了,连忙上前一步:“盈盈……”伸手就想握住她的手。

“何公子……”姚盈盈吓得后退一步,柳眉轻皱,“何公子自重,请叫我姚二姑娘。以前,我准你叫我的闺名,那是因为你是我未来姐夫。大家是亲人,是亲戚,所以不见外。可现在……你与姐姐的婚事作罢,我们再也不是亲人。男女授授不亲。”

“盈……”何易之只感到一阵受伤。

“何公子,请与我家小姐保持距离。”痴姗和恨玉挡在姚盈盈面前,恨玉道:“今天早上,你听不到别人如何非议的吗?说你以前对大小姐冷言冷语,却……成天追在小姐后面转。”

“呜……”姚盈盈眼圈通红。

“盈盈……不,姚二小姐。”何易之只感到胸口发痛,“有件事我要说清楚,以前我也说过很多遍,我不喜欢姚青梨!从来就没爱过她!与她订亲,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只想娶我心怡和心悦之人。而那个人就是……”

“何公子。”姚盈盈笼烟眉轻皱起来,打断他的话,“你不可如此。婚姻大事,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才是正道。可能让你见笑了……明明我姐姐做出不守妇道、道德败坏之事。可我……我与她不同。我不知什么情情爱爱的,我只听父母的。”

“可是……”何易之急了,“虽然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自己的心也很重要啊!就像我与那银妇,当初订亲我十万分不愿意,订亲后也喜欢不上来。若我们将来成亲了,也只会成怨偶。”

“何公子说得有理。”姚盈盈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微微一笑,“那盈盈在此祝何公子早日找到心上人,并与她喜结连理。”

“小姐,不早了,咱们快回去。太太在家应该等急了。”恨玉道。

“好。”姚盈盈又朝着何易之笑了笑,“何公子,告辞。”

说完,便被二婢一左一右扶着缓缓而去。

何易之看着她远去那一抹袅娜的红色娇美倩影,只觉得那是世间最美好的风景,心血直澎湃。

他真想对着她的背影大喊:“我的心上人就是你!一直都是你!只有你!”

可是,她是那么的单纯美好,他如何能唐突了佳人!惊吓到她。

当初与姚青梨议亲时,他听得对方是个貌若无盐的女人,心里别提多膈应了。就算高氏极力为姚青梨说好话,到了他耳中,那都成了掩饰。

可父母非得给他订亲。

订亲后,他随母前往姚家拜访,他虽然不满这桩婚事,可也没到非要反抗的地步。所以也想看一看自己的未婚妻,如果不是太丑,便也接受了。

来到了姚家,母亲与高氏在厅里聊着家常,他在一旁如坐针毡。

这时一个咯咯娇笑声响起,只见一名少女笑意盈盈地走进来,当时她披着与今天一样的大红滚毛边斗篷,手中抱着两大枝梅花。梅花盛放得娇丽多姿,却不敌她一抹笑颜。

她微微一笑,便倾城倾国,似梅花仙子一般踏风而来。美得让他心颤。

当时他就想,这就是自己的未婚妻!高贵,美丽,纯洁!

他立刻就激动和愿意了,原来外面的传言都是假的,自己的未婚妻其实貌美倾城。

她走进屋里,便倚着高氏,摇着高氏的手臂撒娇。一时笑,一时撅嘴,别提多娇憨可爱,俏皮撩人了。

他在边上瞧着,只管心花怒放。

直到他的母亲开口,瞬间把他打下地狱:“这就是姚大小姐?瞧着很显小。”

只听高氏笑道:“不不,你误会了。这不是梨儿。这是我的嫡次女盈盈。这么久了,梨儿还不来,乌嬷嬷,你快去看看。”

他简直晴天霹雳,一颗心不由七上八下的。心想,妹妹长得倾城倾国,姐姐也该也是一位倾城美人吧?

谁知道,姚青梨一来,何易之脸都黑了,漫上心头的是失望和厌恶。

姚青梨丑吗?不丑!甚至可以说是有几分小姿色!

但是,她在姚盈盈身边一站,便土得像个丫鬟一样!整个人都灰蒙蒙的,又村又土,这哪里是名门千金啊!简直是村姑土妞!

他无法接受!

他明明该娶像姚盈盈这样的倾城佳人,凭什么要娶姚青梨这种丑女?

他越想越不甘,跟父母闹着要退亲,可家里却不答应。

他说,要不换亲吧,他不想娶姚青梨,想娶姚盈盈。可他爹给他就是一个耳光,说姚盈盈是姚鼎最宠爱的女儿,想都别想。

他绞尽脑汁,都想着如何退亲。

好几次出席姚家的宴会,他都单独碰到姚盈盈,他心目中的女神。

她美丽、优雅、温柔、纯真……让他极为思慕。又因着未来姐夫的身份,得以与她有着亲近的机会。

瞬间,他又不想退亲了。如果退了亲。他再也没机会与姚盈盈这般亲近地聊天说话了。

接下来的日子,他就这样痛与快乐地煎熬着。

后来,姚青梨被爆出失节之事,他激动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

立刻就跑回家跟父母说:“现在姚青梨失节,等于亏欠了我,一定会给我赔偿的!可是,我什么补偿也不要!我只要一个妻子!让盈盈代替姚青梨嫁给我就好了!只要婚书在,我跟姚家女就有婚约!”

当时,他激动得满脸潮红,这个惊喜太突然!妹代姐嫁,多么完美啊!

他父母点头答应,便去姚家商议了。

结果,却带回来一个婚事作废的决定!而姚家的补偿是,举荐他爹升任从三品的秘书丞。

当时他的脑子轰隆一声,简直无法接受!为什么,爹娘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上天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

现在,只能靠他自己的努力!只要能赢得盈盈的芳心,只要盈盈认清他们之间的感情,发现他们之间的真爱,到时他们就能说动双方父母,喜结连理了。

可是,盈盈她太过美好纯真了,他太过急进,恐吓坏了她,所以,只能一步步来,徐徐图之。

小说《医妃当道:邪王欺上门》 第 19 章 徐徐图之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