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无弹窗)小说贺总夫人已经去世了 作者风吹落叶

好书推荐 2021-11-23 08:43:12 1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贺总夫人已经去世了

贺总夫人已经去世了

作者:风吹落叶

主角:向晚贺寒川

APP离线看全本

(无弹窗)小说贺总夫人已经去世了 作者风吹落叶

《贺总夫人已经去世了》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向晚贺寒川的小说是《贺总夫人已经去世了》,是作者风吹落叶写的一本豪门虐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七章 为了个男人你依旧这么下贱…

《贺总夫人已经去世了》小说试读

可是想到向家……

深吸了口气,她又低下了头,然后缓缓的跪了下去。

咚。

这一跪就连宋乔都吓了一跳,贺寒川站在她身后,那双眼睛泛着冷意。

“江先生,希望你原谅我……”

话没说完,一杯烈酒迎面浇了过来,“向晚,两年了,为了个男人你依旧这么下贱。”

向晚一愣,等回过神来堪堪擦干脸上的酒时,江戚峰已经走了。

他也许,对自己很失望吧。

贺寒川对这一幕没有丝毫的动容,走了过来,到她面前停了停:“既然客人还没有原谅你,那就跪着吧。”

说罢,他抬腿离开。

“贺寒川……”身后,向晚喊了他一声,轻声问道:“你就那么喜欢江清然吗?”

喜欢到,比江清然自己的亲哥哥还要恨她。

“你说什么?”他顿足,垂眸看她。

向晚抬起头,脸上的妆已经花了,此时黑一块白一块格外的滑稽,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是绝望的,“贺寒川,我真的后悔了,当初如果知道你喜欢的人是她,我绝对不会对你起任何心思。当初喜欢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事。”

他这次听清了,原本阴沉的脸越发的难看,片刻,他笑了一声,却比不笑更骇人:“是吗?”

“可是怎么办?向晚,偏偏世界上最不允许的就是后悔。”

今年 B 市的冬天,格外的冷。

向晚穿着迎宾的短旗袍跪在会所的门口,脸色雪白,被酒水打湿的发尾甚至结了冰。

冷,还有腿疼,让她几近昏厥。

接近凌晨,会所的客人也越来越多了,那些人,路过她的身边总讥讽的笑一笑,可她全然不在意,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冻得通红的手让自己不去感受外界的一切,这是她这两年练出来的习惯。

在监狱的时候,她总是挨打,开始的时候她还会反抗,可到最后反抗招来的只会是更严重的殴打,她就再也不反抗了,只是让自己发呆,任凭她们卯足了劲儿打她,渐渐的那些人累了,就会放过她。

她只希望,贺寒川也好,江戚峰也罢,都能放过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淼偷偷的拿了一件外套出来,丢给了她,皱眉道:“穿上吧,这都俩钟头了,再冻一会儿命都要没了。”

向晚怔了怔,伸手把外套捡了起来,然后张了张冻得失去血色的唇,声音沙哑:“你别管我了,免得连累你。”

“你还担心我?”周淼不清楚向晚究竟怎么得罪了那些惹不起的人,叹了口气,到底是心软,“早叫你辞职了,非得把命搭进去,你等着,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向晚不想给她惹麻烦,抬了抬手想要拦住她,结果一急,一阵眩晕袭来,她整个人“咚”的一声,倒了下去。

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大理石上,恍惚中向晚听到周淼似乎惊声喊了她一声,但黑暗袭来,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而此时的会所内,贺寒川正沉着脸坐在经理办公室内,一位身材姣好的女人在一旁沏了一壶茶,给他倒了一杯。

热气氤氲,室内生香。

察言观色是她的本能,知道贺寒川现在心情不佳,她干脆也不去提那些,只是有意无地提醒,“听说今晚的最低气温是零下十二度,只怕前些天买的花,活不成了。”

“花而已,再买就是了。”

“可人呢?”

小说《贺总夫人已经去世了》 第七章 为了个男人你依旧这么下贱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