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元锦寻贺九麟小说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3 08:30:34 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

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

作者:拾殷

主角:元锦寻贺九麟

APP离线看全本

元锦寻贺九麟小说阅读

《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小说介绍

主角叫元锦寻贺九麟的小说叫《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本小说的作者是拾殷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 13 章 她必须破这个局…

《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小说试读

很快,就到了元府。

因为贺九麟,元府门口的人围了一圈又一圈。

元锦寻看着门口乌泱泱的人,努力跟记忆中的面孔对上号。

站在正前方一脸凛然正气的便是刑部尚书元章,元锦寻的爹。

为官清廉,是方圆十里公认的父母官,也因为为官坦荡,元家时代都为官,且祖上也有辅国的功绩,这才为了原主豁出老脸,才谈成了这一门亲事。

记忆中,这个便宜爹虽然不是一个好丈夫,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发妻,以至于发妻被前来复仇的贼人乱刀砍死,但的确是个好父亲。

元章身旁穿着翡翠绿,衣着华贵的女人便是元锦寻的苏姨娘,如今元府的当家女主人,在原主的记忆中,性格是最温顺不过的,也是因为性子极好,这些年才能稳坐元家女主人的位置。

而苏姨娘身旁着粉衣的是元锦寻的庶妹元若初,性子最为骄纵,一向是跟元锦寻合不来的。

至于是怎么合不来,记忆中不过是争些衣服吃食罢了。

大致看过一遍,元锦寻这才把所有的人对的上号。

贺九麟一下马车,所有人都纷纷跪了一地。

走完了繁琐的流程,众人才坐到正厅。

“太子殿下,锦儿没给你添麻烦吧?”苏姨娘骤然开口,打断了厅上的寂静。

贺九麟淡淡的摇了摇头,眉目中还是冷漠的疏离。

“没添麻烦就好。”

苏姨娘也很识趣,立即起身,对元锦寻开口,“老太太一直惦记你,今日回门,先随着我一同去跟老太太说说话吧?”

元锦寻看了看座下,贺九麟性格是个冷的,元章也是不说话的,于是便跟着苏姨娘出了正厅。

走在道上,苏姨娘拉着元锦寻的手,万分亲切,“在东宫可好?”

“宫里可不比我们自己家,行事必须要谨慎,我知道你性子一向急躁,但切忌不要太过于冲动,做什么事都要好好思忖一番。”

苏姨娘声音软软的,说出来的虽然是劝诫之话,但却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元锦寻笑了笑,“太子待我挺好的。”

按道理来说,这大宅院里弯弯绕绕。

元锦寻本以为自己会一件开启宅斗模式,斗恶毒泼辣的继母,和骄纵蛮横的妹妹。

可如今看来,却完全不是她想的那样。

苏姨娘反拍了拍她的手,温婉的笑了笑。

很快,就到了老太太的屋子。

老太太林氏,将门嫡女,铁一般的手腕,十五岁嫁到元家,无论是管教下人还是外面的应酬,都是得心应手,诰命加身,人人见了都得尊称一声“老祖宗”。

却也是原主最怕的角色,从小到大没少挨罚。

刚一进门,还没踏足,只听硬挺挺的一声训斥——

“跪下。”

苏姨娘看了元锦寻一眼,径直跪下,与在外面截然不同,“给老太太请安,今日太子妃回门……”

话还没说完。

老太太便开口,“我是说她。”

这里只有苏姨娘和元锦寻二人,不是苏姨娘,自然便是元锦寻了。

元锦寻心中只想骂娘。

怎么到哪都要罚跪!

前些天在宫里跪了一通,怎么如今回个门还要罚跪!

元锦寻眸子微冷,“孙女不知为何要跪。”

“不知?”老太太冷哼一声。

“你真是好大的威风!你若是之前在府中嚣张跋扈那就算了,如今竟然嫁出去了还闹出了人命!这是一错。”

“你父亲是刑部尚书,多少双眼睛盯着他的位置,你当初做出那般不知廉耻的事情,他为了你把那张老脸都豁出去了替你去跟太子说亲,京城上下多少人觉得咱们元家不知好歹攀附权贵,这是二错,元家上下几百年的基业,你是想全部毁在你一人手里吗!”

“闹出事情了,不知悔改。这是三错。”

老太太声音浑厚如雷霆,几句话下来,整个屋子里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静的落针可闻。

“人不是孙女杀的。”

忽然,元锦寻声音清冷又坚定,眼神陡然生出了好几分寒意。

她现在才明白,原主当初到底陷入了什么样的迷局之中。

所有人都不信她。

贺九麟,甚至连家人都不相信自己。

所有人的印象中,提起她,都是嚣张跋扈,令人闻风丧胆。

这些印象在他们这些人的心中已经根深蒂固,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改变的。

而她要做的,就是要打破这些印象。

“你说人不是你杀的?你出去说嘴可有一个人信?”老太太气的声音都在发颤。

可这一句话,却是真真的。

的确,没有一个人会信,有些谣言,一传一,一传百,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元锦寻无可辩驳。

思之此处,元锦寻掀起了裙摆,毅然跪下,“谢祖母教训,孙女,认罚。”

元锦寻将“认罚”二字咬的极重。

她不信。

不信这个迷局破不了。

她必须破了这个局。

似乎是因为她的突然认罚,屋内一时间没了动静。

苏姨娘这才敢抬起头上下打量元锦寻一番,见她身姿挺拔,如同冷风中巍然不动的松柏,眼神坚毅。

不知道为何,总感觉眼前人有些不一样了,壳子还是那个壳子,但是,似乎性格,变了许多……

以前的元锦寻,绝不会认罚,甚至不会认错,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可一世。

怎么一个这样的人,会突然改变的这么大。

……

元锦寻整整跪了一个时辰,起来的时候是前厅传饭了,木槿来扶的时候,她膝盖都没有知觉了。

虽然如此,可是元锦寻还是一声不吭。

到了前厅,贺九麟正站在门口,迎着风,玄黑色的袍子随风摇曳摆动。

元锦寻不惊讶。

估计自己刚罚跪,整个元府都上下皆知了。

只是贺九麟为何在门口站着。

难道在等她?

想到这里,元锦寻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指望这死男人心疼自己,绝不可能。

木槿扶着元锦寻走进,元锦寻扯出一抹干巴巴的笑容。

贺九麟见她一副笑比哭还难看的模样,眉头皱紧了些。

小说《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 第 13 章 她必须破这个局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