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主角名叫元锦寻贺九麟的小说

好书推荐 2021-11-23 08:26:24 10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

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

作者:拾殷

主角:元锦寻贺九麟

APP离线看全本

主角名叫元锦寻贺九麟的小说

《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元锦寻贺九麟的小说是《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本小说的作者是拾殷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 6 章 告御状吧…

《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小说试读

元锦寻目光微冷的看着那两人,“你们控告我害了你们的女儿,至少要拿出证据,不是在这里又哭又闹就能定案的,现在证据呢?”

老夫妇两人哭着突然一停顿,交换过眼神,老妇手指发颤的指着她,“你、你定是一早就销毁了证据,便如此有恃无恐,可怜我们无权无势,连女儿死了都不能讨个公道!”

颤抖憎恨的声音,引得围观民众也跟着为他们愤愤不平。

元锦寻听了却只想翻个白眼,但见周围民众非议的热潮一浪盖过一浪,不由眉头微皱。

这俩人指不定就是有备而来。

眼瞧着东宫门前是越发热闹的像菜场了,一直被叫着让主持公道的太监脸色也有些尴尬,不由得觑了元锦寻一眼。

一直让他们在东宫门口闹着实在不妥,搞不好连贺九麟这个太子也会被旁人抓了把柄。

原本想看戏的贺九麟剑眉间透出了几分冷,扫了身后右侧的下属一眼。

后者立即颔首会意,正要上前出面解决,但突然,元锦寻出声了。

她眸子是冷的,较上劲儿了,“殿下,此事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算了。”

“所以?”贺九麟剑眉不耐地拢了起来,周身蔓延几分寒意。

元锦寻缓缓吐出一口寒气,笑了,“如他们所愿,进宫,告御状!”

她的话决然又透着股狠劲儿,那对老夫妇顿时怔傻了,心脏莫名慌张地颤了一下。

人群寂静了下来,贺九麟目光微深,转头瞧了元锦寻一眼,似是有些意外。

但很快,他移开目光,手依旧负在身后,“不必,移交给刑部审理便是。”

听到贺九麟的话,元锦寻却蹙起了眉。

刑部是她爹的地盘,出来的审理结果那些人岂会服气?

恐怕又会被抓住把柄,说刑部徇私枉法。

“还是不麻烦了,此案我亲自来查,若查不出来,我自愿与杀人者同罪。”

她握紧了拳头,此话一出,众人全都惊住了。

要知道,即便位及太子妃,杀人也是不小的罪名,是要被砍手甚至流放的。

贺九麟挑眉看她,眸子微凝了一瞬,“可以,但要有时限,”

元锦寻想了想,最后说道:“就三日吧,查不出,我认罚。”

到了御前也是扯皮,反而有会触怒皇上的风险,倒不如她自己来查。

此话一出,围观民众满脸惊愕。

三日!?

元锦寻是疯了不成?

贺九麟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确定?”

元锦寻扭头反问他:“三日后,你不是要去赈灾?”

莫名的,贺九麟微怔了一下,少见温和的笑了。

“那便三日吧。”

身后下属眼神震惊,对视一眼。

连太子殿下都首肯了,民众难以置信的傻了眼。

老妇人立刻按捺不住了,分外激愤,“不行!此案绝不能让你来查,你分明是贼喊捉贼,监守自盗!我女儿就是你杀的,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

担保到这种程度却还要来闹,元知秋冷笑一声,耐心彻底耗尽,“你们究竟是来给女儿讨个说法还是闹事的?还是以为自己弱就有理了,觉得东宫或是我不敢动你们?”

她阴冷的讥讽,戾气弥漫开,让那对老夫妇都被唬傻住了。

“你们要和我算杀女之罪,行啊,我倒是也想和你们算一算以下犯上的罪责,是什么来着?对了,夹棍之刑,就是不知道二位担不担得起了?”

元知秋讽刺森冷地勾起唇,威胁里充斥一丝让人心惊的杀意。

那对老夫妇顿时吓得哆嗦了一下,惶恐地后退几步,转身就跑,回头惊惧慌张的看了眼她,消失在了街头。

元锦寻立即就给木莲使了个眼神,木莲一点头,从人群后悄无声息离开。

门口的人渐渐开始散了,而望着这样的元锦寻,贺九麟眼底又重新覆上冰冷寒霜和疏离,讽意地扯了扯薄唇。

这女人果然还是和从前一样毒辣,高傲跋扈,半点都没变。

原以为她嫁入东宫后便转了性子,看来一切不过是他的错觉。

他太熟悉这样的元锦寻了。

什么查案,无非都是幌子,为了给自己洗清嫌疑拖延时间。

元锦寻没注意到身旁男人的变化,看都没看一眼便转身进去了。

她只有短暂的三天时间,从现在开始的每分每秒都弥足珍贵。

木莲已经按照她的吩咐,派人暗中跟踪那两个人了。

元锦寻去了湖边的案发现场,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证据。

而她仔细搜寻了半个多时辰,才终于在临水旁的草垛里,找到一缕破碎布条。

她皱了皱眉,身后突然传来有些焦急的叫唤声。

“太子妃娘娘!”

元锦寻立即将布条藏好,转身就见一名侍女匆匆跑过来,“您怎么在这儿,让奴婢好找,您快些收拾吧,今日新妇是要进宫给皇后娘娘请安的。”

进宫请安?

元锦寻不安地蹙了蹙眉,貌似是有这么一茬,她给忘了。

架不住催促,元锦寻被拖回了卧房,时间实在是太赶了,几个侍女围着给她装扮穿衣,披上深青色的端庄厚重宽袍大袖的礼服,坐上了入宫的马车。

凤鸾殿安静无声,宫人十分规矩的低着头,不敢弄出一点动静。

两人走进去的时候,元锦寻被沉重头冠压得脖子都快弯了,步态勉强还算得体,贺九麟如常般冷着脸,生人勿进。

在马车上两人也是全程零交流,入宫匆忙,她便没带木莲出来。

皇后仪态大方地笑着起身,表面温和,目光落在贺九麟身上,“来了?”

“拜见母后。”元锦寻和他一同行礼,几乎是硬着头皮。

“快请起。”

“谢母后。”

站稳身子后,她垂着眸子,皇后笑着寒暄了几句,她紧绷着谨慎应答。

皇后不动声色上下打量着她,眸光忽然一紧,定格在她衣腹上绣着的花团,透出几分不易察觉的不善。

随即,暗中使了个眼色给身旁的大宫女,转头又笑着,去同元锦寻说些家常话,好似什么都没发生。

不过片刻,大宫女眉头一皱,站了出来,直指元锦寻厉喝:“大胆!太子妃你竟敢用凤凰纹样!”

小说《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 第 6 章 告御状吧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