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和离后,王爷再也不要体面了全文试读 洛漪纪晏清小说全本无弹窗

好书推荐 2021-11-23 02:32:54 10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和离后,王爷再也不要体面了

和离后,王爷再也不要体面了

作者:苍米米

主角:洛漪纪晏清

APP离线看全本

和离后,王爷再也不要体面了全文试读 洛漪纪晏清小说全本无弹窗

《和离后,王爷再也不要体面了》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和离后,王爷再也不要体面了》由苍米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洛漪纪晏清,内容主要讲述:第 2 章 和离…

《和离后,王爷再也不要体面了》小说试读

“臣派去那人细细查探过,明面上,南安的仵作都查不出什么异常,但那些人的死状都颇为蹊跷。”

纪晏清唇角仍噙着儒雅得体的笑,瞧着便是一副风光霁月模样,目光却凌厉如剑:“即便真是自裁,为了家眷妻儿,想来也不至于将自己犯下的那些足以灭九族的事情一一数落出来,因而臣大胆推测,背后恐怕有人刻意针对南安的某些臣子。”

“晏清到底是成亲有家室了,又和夫人伉俪情深,想得确实长远。”

皇帝怔了一怔,眼中明显闪过一丝热意:“那依晏清的意思,是想借着那推手……吞并南安?可南安兵强马壮,国库充裕,要攻下,恐怕难能不易啊。”

纪晏清听了这话,手指无意识叩了叩桌面,很快回过神轻描淡写的回应:“虽是如此,但那算计南安的人能神不知鬼不觉骗过那么多人,想必是心机深沉之辈,想来,他应当能替我们将这水搅得更浑。”

皇帝默了许久,显然是动了心,却还是犹豫模样:“可现下也不清楚那人是想做什么,万一他针对完南安,又来针对我大燕……”

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让他前去查明……顺便探探他的底么?

纪晏清听出他的意思,扯唇勾起一丝意味莫名的笑:“臣会想办法查清那人的意图,为陛下分忧。”

皇帝这才松了口气,开始同纪晏清谈论些旁的政事,待他从御书房出来,天色已然如墨般深沉。

他信步上了马车,才行出皇宫不远,便有一道黑影掠进车厢。

“主子,南安之事有些眉目了,背后那些杀手,似乎是来自一个了不得的杀手组织……名为天枢。”

暗卫恭顺的跪在他面前,将一纸密信递上:“先前并未有人听说过这个组织,应当是一直潜伏,或是才将组建,除开杀那些重臣,他们似乎也会接一些旁的任务,价格高昂,但杀手本领高超,从来无人失手,甚至连雇主都不知道杀手是谁。”

“现下暂且查不出是有人雇佣天枢的人动手,还是天枢在针对南安,至于为什么要杀那些人,也寻不出什么规律。”

纪晏清挑了挑眉,修长的手指夹住密信略略看了看,倒是和暗卫说的别无二致,但看见了那些死者的验尸记录,他目光却忽得凝了凝。

第一个人死于二月初八,而后是二月十九、三月初一、三月十二,三月廿三,相隔恰好十一天。

这样的间隔,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十一这个数字,对于那个幕后之人来说,有什么特别么?

纪晏清默了默,而后淡淡开口:“下月初四,命南安各府的人好生打起精神,务必盯紧那些重臣。”

下月初四?

暗卫未解其意,也不敢多问,很快点了点头。

“大人可算回来了,夫人等了许久了呢。”

马车外传来丫鬟有些欣喜的声音,纪晏清蹙紧了眉,听着马车外滴答的雨声紧绷着唇下车,便看见那道清丽身影站在檐下。

她身后的灯火带着暖意,一头墨发被白玉簪子随意挽起,凭白添了几分慵懒的媚意。

“不是说叫你莫等了么?眼下都快亥时,怎么还不安歇?”

纪晏清大踏步走到她身前,便闻见她身上淡淡的檀香气,清冽却温柔。

“想着夜深露重,夫君去宫中议事,怕是又没用晚膳,便出来吩咐他们做了些吃食,也没有刻意等。”

洛漪笑意晏晏的看着他,一张脸已经冻得有些发白,明显在门口站了许久。

刚刚说话那丫头吐了吐舌头,悄悄同护卫咬耳朵:“夫人就是怕大人担心。”

护卫脸上也是一副艳羡模样,纪晏清握住那双有些微凉的纤长素手,解下狐裘将她裹住:“外面风大,赶紧进屋,今后这些事吩咐下人去做便是,哪须得你操劳?”

今后?哪里还有什么今后呢?

再过十日,她便不是洛漪……

洛漪怔了怔,也未说话,只是任由他搂着自己进了屋。

房中亮着暖黄的烛光,桌上布着几样点心和小菜,还温了一小壶黄酒,中间放着红豆粥,那香气软糯,一闻便知是她亲手熬的。

纪晏清转头看向那张精致的侧脸,心里一暖,抬手帮她挽起一丝散落的鬓发:“夫人辛苦了。”

洛漪只是冲他笑,牵着他的手走到桌前。

纪晏清坐下,任由洛漪为他布菜,细心将吃食一样样夹进他碗中,只觉得周身那些被夜风浸透的寒意都在被逐渐驱散。

那股檀香味让他意动。

待用过宵夜,仆人才低眉顺眼的上前收拾了碗碟。

“夫君要去沐浴么?”

洛漪轻轻拉住纪晏清的手,眉眼尽是笑意:“今日也累坏了,要早些休息吧?”

“不急。”

纪晏清俯身凑近她,唇间热气轻轻喷薄在她睫毛上,抬手想要环住洛漪柔嫩的腰肢:“最近事务繁忙,也有好久没能同你聊天……”

“国事重要,夫君不必挂心。”

洛漪抬眸冲他笑得温婉,忽然话锋一转,自怀中拿出两页纸:“既然夫君不急着去沐浴,不如便先将这件事了了?”

纪晏清的手僵在半空。

又是那和离书。

他唇角紧绷一阵,房中原本温馨的气氛逐渐变得逼仄,他身上的寒意比起外面的夜风更甚,一双眼眸像是结了冰的深泉。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和离?”

小说《和离后,王爷再也不要体面了》 第 2 章 和离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