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冷少娇宠替身甜妻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好书推荐 2021-11-22 05:40:17 11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冷少娇宠替身甜妻

冷少娇宠替身甜妻

作者:一泓星湖

主角:宋佳星宋晚渔贺辞御

APP离线看全本

冷少娇宠替身甜妻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冷少娇宠替身甜妻》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宋佳星宋晚渔贺辞御的小说是《冷少娇宠替身甜妻》,它的作者是一泓星湖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第 17 章…

《冷少娇宠替身甜妻》小说试读

第 17 章

“刚刚的事,谢谢你了。”

商场外面的咖啡店里,宋晚渔对坐在对面的女孩子如是说道。

虽然……刚刚的事情,她自己也能解决。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女孩儿不甚在意地摆摆手,“反正我也看那两个女人不爽很久了。”

“嗯?”

“嘁!一个嚣张跋扈,一个装模作样的白莲花,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刚刚她们那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也确实是好笑。”

刚刚她说她录了视频,东方若云瞬间就变脸了,宋佳颖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许是怕闹大了丢脸,宋佳颖没有再多做停留,拉着东方若云就走了。

当然,所谓的视频,也不过是她用来吓唬人的,她并没有录。

“不说她们了,影响心情!”女孩子耸肩,“对了,我叫贺依宁,初次见面,你好啊。”

宋晚渔早在刚才就已经听东方若云喊过她的名字,她又喊贺辞御喊哥,所以也不难知道她的身份。

她刚要说自己的名字,贺依宁就笑着开口:“我知道你,宋晚渔,我哥的相亲对象嘛。”

宋晚渔笑意一滞,多少有些尴尬。

那天的事情都上微博了,发生了什么事,贺依宁肯定也知道。

好在,贺依宁似乎并没有嫌弃她的意思。

“你喜欢我哥吗?你们以后会结婚吗?”贺依宁眨眨眼,笑嘻嘻地看着她。

宋晚渔轻咳一声,只觉得面前这丫头简直是话痨,还自来熟。

不过,她很喜欢这种性格的人。

特别是贺依宁脸上的笑,天真明媚,一看就是从小在温室里长大、被人保护得很好的孩子。

“他应该没有那意思吧。”

“不是吧?我哥他居然没那意思?他答应相亲又和你……”贺依宁及时收住话头,有些气愤地说道,“结果他不想负责吗?狗男人!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看着贺依宁那义愤填膺的样子,宋晚渔眉梢微挑。

贺依宁胆子还挺大,敢那样骂那个**。

不过,她怎么就觉得她又在骂别人?

贺依宁呼了口气,喝了一口咖啡,似乎气顺了一些,她笑看向宋晚渔,“先不说这些了。我挺喜欢你的,能和你做朋友吗?”

宋晚渔怔了怔,心想贺依宁的思维也太跳脱了。

至于朋友……

朋友这种生物,对于她来说,真的是很新鲜的物种。

上一世的她,没有朋友。

她缓缓点了点头,“……嗯。”

“太好了!”贺依宁很开心,“那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今天你不忙吧?我们去培养友情怎么样?”

——

皇爵私人会所。

在外面忙碌了一天的凌云过来这边,准备接贺辞御回家,没想会被迫被叶非凡喂了一口瓜。

“凌云,”说完事情的叶非凡看着面前不苟言笑的男人,“那个女人是不是也太胆大了?”

即便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他都还是觉得有些玄幻。

凌云看一眼包间紧闭的门,“所以辞哥才来这里的?”

“反正映南哥叫他来喝酒,他就来了,他都好久没来这种地方了。我估计,他可能是伤到自尊了吧。”叶非凡咕隆道,“那写字楼大厅来往人很多的,可能也有人听见了吧。”

“凌云,要不你去把那个女人抓来好好教训一顿吧。她那样说辞哥,还敢跑。”

叶非凡只觉得气不过,他家辞哥那样英明神武,瞧瞧被宋晚渔那个该死的女人给贬成什么样了?

“不去。”凌云一口回绝。

“为什么?”

“我不对女人出手,而且辞哥也没开口。”

叶非凡烦得很,“你说辞哥为什么对那个女人那么宽容?就因为那天酒店的事吗?”他想不明白,“可辞哥也说了不会娶她的,而且她一次又一次地挑衅辞哥惹他生气。”

“不知道。”

叶非凡无语,想起什么来的他,又有些一言难尽的样子。

凌云瞥他一眼,“说。”

“那个女人就是个妖精你知道吗?今天她往辞哥身边走的时候,真的是太好看了,我竟然……”

叶非凡不自在地咳了一声,“竟然莫名觉得她和辞哥很配。而且她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威胁辞哥说要吻他。结果又嫌弃辞哥……”

惊觉自己说了什么的叶非凡,猛地甩了甩头,赶紧自我唾弃这个想法。

长得像个妖精,还那么大胆,肯定作风不正、不是什么好女人!

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他家英俊貌美的辞哥!

此刻,不知道自己被贴上了不是好女人标签的宋晚渔,坐在会所的包间里,听着阵阵破音的歌声,只觉得脑子越来越晕。

另一边,贺依宁拿着话筒正扯着嗓子飙歌。

她站在大理石桌面上,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捏着话筒,形象全无。

又一首歌唱完,她跳下桌子,摇摇晃晃地走到宋晚渔面前推了推她,“晚渔啊,来!喝酒!”

宋晚渔摇头,“不喝了。”

要是知道贺依宁所谓的“培养友情”的方式是这样的,她还真不一定来。

她酒量很差,刚刚就喝了小半瓶啤酒就晕了。

她们在外面逛了一圈,又去吃了个早晚饭就直接过来了。

现在应该很晚了,再待下去,她们到时候怎么回家?

“依宁,我们回去吧。”

“不。”贺依宁拒绝,“你说了今天陪我的,我不想回去,我想来找他,想见见他,可他不在。”

宋晚渔问:“你想找谁?”

贺依宁也喝得不少,意识也有些迷糊,“就我喜欢的人呀。”

她咯咯笑起来,眼神很亮。

很快,她又垮下了脸,眼里的光也暗了,“可是,她要回来了,你说我怎么办呀?”

宋晚渔听得脑子更晕了,什么不在什么回来的?她听不懂。

“你喜欢的人回来了,你不是该开心吗?”

贺依宁不回答了,就坐在她身边哭,哭一会儿又喝上两口酒,还非得宋晚渔陪着她一起喝。

宋晚渔不敢放肆,每次喝一点点,但耐不过数量多。

最后,她终于醉了。

不过,她也大概知道了贺依宁喜欢的人心里有别人。

脑子不清醒,全是馊主意。

说的就是宋晚渔这种人。

看贺依宁哭得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大着舌头开口:“你去找他吧,跟他……告白,如果他不答应,就把他撸……撸回家去。”

贺依宁很是惊喜,许是想到了那劲爆的画面,乐得哈哈大笑,笑着笑着,最后又叹着气说道:“我不敢。”

“别怕,我陪你一起,”宋晚渔豪迈地拍拍心口,“我力气很大的,他如果拒绝你的话,我……我就把他像拎小鸡崽那样拎到你家去。”

兴许就是酒壮怂人胆,贺依宁见有人给她撑腰,瞬间就觉得自己仿佛有了勇气。

“好!”她站起来,“我们现在就走!”

小说《冷少娇宠替身甜妻》 第 17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