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夜雪宇羡渊小说全文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2 05:20:04 1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千亿甜妻撩个女少喜当爹

千亿甜妻撩个女少喜当爹

作者:糖心橘

主角:夜雪宇羡渊

APP离线看全本

夜雪宇羡渊小说全文阅读

《千亿甜妻撩个女少喜当爹》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夜雪宇羡渊的小说是《千亿甜妻撩个女少喜当爹》,本小说的作者是糖心橘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 8 章…

《千亿甜妻撩个女少喜当爹》小说试读

第 8 章

乔雯见状不妙,急忙凑过来:“哎呀,这位女士怎么拉着别的男人的手不放呀?你自己不是有贺少当男伴吗?”

她故意将声音喊得很大,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夜雪冷笑:“你特么瞎呀?看不到是这个王八蛋拉着我的手不放?”

她边说边嘲讽宇羡渊,“你说你,白天给前妻办丧礼,演深情亡夫的人设,晚上就拉着小三到处转,你也不怕午夜梦回的时候冤魂索命吗?啧啧啧,二位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你说谁是小三呢?!”乔雯尖叫。

“反正不是我,欢迎对号入座。”

夜雪眨了眨眼睛,眼底一片火焰。

宇羡渊对上那双如火的眸子,终于缓缓松开掌心。

当真的完全松开那只凝脂如玉的小手时,他居然有种失落感,浓得化不开。

夜雪松了口气。

太好了,肌肤相触没有太久,她应该不会被他影响。

真是奇怪,她身体里的毒不是应该已经都解了吗?为什么还会这样?

乔雯心头警铃大作:“我警告你,你少接近我们家羡渊”

夜雪轻轻一弹指尖,乔雯发现自己出不了声了。

眼前这个美到极致的女人森冷地笑着:“你家羡渊算什么东西,宏宇集团给我提鞋都不配。”

旁边的宾客听到这样猖狂的话,无不纷纷倒抽一口凉气。

可看看宇羡渊面不改色,并没有为难对方的意思,他们又都纷纷转移视线,努力当做没看见。

宇羡渊眯起眼眸:“你很好,我记住你了。”

夜雪不甘示弱地昂起下巴:“想要记住我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她转身离开。

乔雯气呼呼地攀上宇羡渊的胳膊:“看看这女人多嚣张啊!竟然还怎么大言不惭!骨子里犯贱吧。”

她的话还没说完,宇羡渊就抽走了自己的手。

“羡渊……”乔雯不解。

“你刚才跟那些人说我是你什么人?”

男人的目光透着危险。

乔雯不敢跟他对视:“没、没什么啊。”

“你给我听好,带你来这儿,让你住在安家庄园,只是因为我曾经欠你一份情。不代表我对你情根深种,非你不娶。”

“我……”

乔雯抬眼,对上他的眸子,强忍着颤抖:“那你为什么要离婚?”

“那是我和夜雪的事情,跟你无关。”

最后四个字怼得乔雯心口生疼。

她还以为,他是因为她回来了,所以才……

另外一边的夜雪端着酒杯转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她的双眼盯着不远处,那个人才是今晚她看热闹的主题。

那是贺青观,贺书文的叔叔,也是今天晚上好戏的关键人物。

这家伙为了抢走原本属于南海集团的合作,这些年没少暗中做手脚。南海集团一落千丈,可以说跟他有着很深的关系。

贺青观运气一直很好,只可惜,这份好运到今晚就算截止了。

宴会气氛正好,门外一人慌慌张张冲进来:“不好了不好了!!青观先生……咱们家的船、船翻了!!”

“什么?!”

刚刚还沉浸在宴会中的贺青观腾地一下跳起来,“是发往南亚的邮轮?”

“是、是的……遇上了台风,整个都没了!!那可是……价值几十亿的货啊……连船一起都没了。”

“怎么会……”

这个**太大了,贺青观捂着心口的方向斜斜倒了下去。

全场哗然,乱成一团,贺书文也急得去照顾突发急病的叔叔。

夜雪红唇边透着嘲弄,不慌不忙看着这一切,然后漫步离开会场,她没有注意到有一道目光始终跟着她。

她走在酒店的走廊里,突然眼前闪出一个人,吓得她差点一拳揍过去。

原来又是宇羡渊,他一直跟着她。

她语气不善:“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宇少什么时候也学会这样鬼鬼祟祟了?”

宇羡渊:“你和夜雪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在什么地方认识的,认识多久了?”

“好笑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因为我是夜雪的合法丈夫。”

宇羡渊的耐心已经快到顶点。

夜雪心底发冷,脸上却笑得越发魅惑:“……宇少这是对那个丑八怪眷恋不舍了?人不在了,才想着她从前的好?”

“你叫谁丑八怪?”

宇羡渊有些愤怒,他不允许别人说那个女人的坏话,哪怕对方说的是事实。

“哟,这是什么反应?真奇怪,你难道没有从心里这样认为过吗?”

夜雪嗤笑两声,一根手指戳着他心口的方向,“承认吧,你就是这么想的。”

多少次那样嫌弃的眼神,她又不是傻瓜。

当着乔雯的面跟她提离婚,她记忆犹新。

现在却在另外一个女人面前如此维护自己想要甩掉的前妻,像个笑话。

真是奇了怪了。

宇羡渊顿时说不出话来。

夜雪冷哼:“别再接近我了宇少,我可不是你遇到过的那些女人,我对你这样的渣男不!感!兴!趣!”

说完,她轻轻扭着腰肢,与他擦肩而过。

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香水味,这是和他认识的夜雪截然不同的气息。

有那么一瞬间,宇羡渊觉得自己疯了。

他居然认为这个女人就是夜雪。

他喃喃自语:“怎么可能……”

回到宇家庄园,宇羡渊吩咐下去:“给我查一查那天那参加葬礼的女人,务必查仔细了。”

他根本不信,这个浑身是谜的女人还能藏到哪儿去!

小说《千亿甜妻撩个女少喜当爹》 第 8 章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