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小说裴朝露萧彦渊最新章节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2 02:29:58 1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

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

作者:雨儿

主角:裴朝露萧彦渊

APP离线看全本

《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小说裴朝露萧彦渊最新章节阅读

《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小说介绍

主角叫裴朝露萧彦渊的小说是《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它的作者是雨儿创作的穿越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 13 章 传说中的段贵君…

《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小说试读

早膳就在顾轻寒的无言中,凌清晨的害怕中,古公公的不解中安然的度了过去。

落羽居内的院子里,从远处望去,仿佛一幅山水墨画,一个红衣妖娆的美男轻卷袖口,拿着铲子,蹲在百花丛中,打理着满院五颜六色姹紫嫣红的繁花。红衣男子很美,美得无法用词语来形容他,即使眼睛还有一圈淡淡的紫色,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美,反而让他多了一丝魅力。退去繁华,只是淡淡一笑,便将这百花给比了下去,当真人比花娇。

不远处,一个小侍急急的跑过了过来,在红衣男子耳边耳语了几句。

红衣男子身子一震,放下手中的铲子,拍拍衣摆,放下袖子。眉毛轻轻一皱,“当真?陛下真的留他用早膳,并且昨晚没有虐打他?”

“是的,贵君,听说陛下今天又去早朝了,早朝之前,就是跟凌二公子一起用膳的。”

段鸿羽怔怔的站了好一会,久久不在言语,就在红奴以为自家贵君不会再说话的时候,段鸿羽的声音轻轻响了起来,“那陛下可有给他位份?”

“没有,陛下没有给他任何名份。”

闻言,红衣男子段鸿羽抬起桃花眼,扬起灿烂而又魅惑的笑容,“陛下如果宠幸了后没有给位份,那么,他以后想要名份,估计也难了。”

“是的,贵君,陛下不过是一时贪鲜罢了,奴才听守门的侍卫说,昨天陛下忙到整整三更天。也许陛下是太累了,对他根本没有兴趣也不一定。如果陛下真的喜欢他,就不会一个名份都不给了。”红奴点头哈腰,一脸奴相。

“现在什么时候辰了,他去卫贵君那里请安了?”

“回贵君的话,凌二公子没有去竹雅轩请安,也没有来咱们落羽居,现在还在储秀宫歇息着”

“哼,他好大的架子,难不成要等本贵君去跟他请安不成”段鸿羽哼了一声,妖娆妩媚的脸上闪过一抹狠戾。真是不识抬举,莫说被陛下临幸后得来跟他请安,即使那些从未见过陛下的,也必需天天来报到请安。他难道连这个都不懂吗?还是根本就不把他看在眼里?

“贵君息怒,息怒,您别跟这种不识抬举的下人计较,当心伤了身体,奴才这就去把凌二公子”请“过来。”

“哼”段鸿羽一甩衣袖,不再说话,迈着蹁跹的步子踏入主殿。

不过一柱香时间,红奴便领着忐忑不安的凌清晨走进落羽居。

“凌清晨见过段贵君,段贵君吉详安康”凌清晨微微抬起衣摆,以最标准的规距跪了下去。

段鸿羽不言,坐在主殿的位置上,拿起一杯花茶,用杯盖慢慢的拔开浮动的茶叶,轻啜一口。

凌清晨等了许久也不见段鸿羽回话,亦不敢抬头观看段贵君,只能又说了声,“凌清晨见过段贵君,段君贵吉详安康。”

段鸿羽依然不说话,继续拔弄着他的杯盖,旁边的红奴厉喝一声,“放肆,你敢打扰贵君品茶,该当何罪。”

把头低得最低,躬身答道,“清晨该死,贵君恕罪。”虽然他没有见过这位传说中的段贵君,也知道段贵君手段狠辣,只要得罪他的,或是他看不上眼的,总会想方设法将对方毫无破绽的处死掉。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尊大神。

“哦,你有何罪?”段贵君魅惑的声音如清泉般漫不经心地响起。

“清晨,清晨不该打扰到贵君品茶,坏了贵君的雅兴。”

“就这样……嗯……?”

凌清晨一怔,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尊大神。自然也不知要如何去回答。只能怔怔的盯着地面。

“抬起头来”

缓缓抬起头来,第一眼看到段贵君,凌晨心里闪过一丝惊艳,好美人的人儿,难怪会独宠后宫,自已一直引以为傲的脸蛋在他面前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呵,很清秀,很单纯,难怪陛下会留你用早膳,连本贵君看了后都忍不住想要好好呵护了。”无聊的摆弄着桌上的花瓶,声音淡淡的,魅惑的。

凌清晨心里一震,他再不懂怎么段贵君为何对他会有那么深的敌意,他就不是从世家家族中走出来的人了。这明显就是争风吃醋,虽然自己无意女皇陛下的宠爱,但是别人未必会这么想。

“贵君,清晨昨晚并未与陛下发生……发生……那种关系。”凌清晨支支吾吾,一想到昨天穿着那么暴露的衣服,几乎是坦诚的赤身的对着陛下,他就忍不住红了脸。

“凌二公子,您一口一个清晨的,想必还未学习宫中的规距吧,不管您跟陛下有没有发生什么关系,只要入了宫,特别是这后宫,您就得遵守这后宫的规距,这一辈子都别想离开这皇宫大门了。”

红奴趾高气扬的训斥着。

凌清晨脸色瞬间苍白,脑子里不断回应着红奴的最后一句,这一辈子也别想离开皇宫大门。他,他跟陛下什么都没有发生,为什么不能离开皇宫,他还有未婚妻,他的未婚妻还在等着他,再有二个月,他们就可以成亲了,如果他离不开这皇宫,那他的未婚妻该怎么办?他又该怎么办。

眼泪在眼圈里打滚,凌清晨深深的压了下来,不敢抬头看着段贵君,他怕得罪他,他怕他也跟那些人一样,莫名奇妙的消失。他还不能死,他的未婚妻还在苦苦等着他的,他的母亲,他的父亲也都还在等着他。

“您应该自称臣侍,凌二公子这个称呼以后要换成凌侍人了。还不快拜见贵君。”

凌晨紧紧抿着嘴巴,乌黑灵动的眼睛焕然无神。他还是处子之身,他并不是后宫众男妃之一,他讨厌臣侍那两个字,他喊不出来,也不想喊。

小说《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 第 13 章 传说中的段贵君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