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卦断阴阳小说_(张阳吴言)完整版阅读

好书推荐 2021-11-21 07:06:09 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卦断阴阳

卦断阴阳

作者:左弦

主角:张阳吴言

APP离线看全本

卦断阴阳小说_(张阳吴言)完整版阅读

《卦断阴阳》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卦断阴阳》是左弦最新写的一本惊悚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阳吴言,书中主要讲述了:第 18 章 红嫁衣(二)…

《卦断阴阳》小说试读

“你要死!你必须死!必须死!”

“你们都要死!都得死!”

红嫁衣捂着自己的脖子,在我们愣神的功夫嘴中碎碎念念起来,随即便顿住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的转头看向了我们。

但是……

她原先是背对着我们的,只转过了头却没有转过身子。

脑袋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转了过来,完好无损的脸上逐渐出现了裂痕,一寸寸犹如破碎的镜子一般。

姣好的容颜开始腐烂,眼眶之中空荡荡的,嘴唇两边旁边都有一个大口子直裂到耳根之后……

“啊——!”

“鬼!是鬼!鬼啊!”

张岚最先叫出声,随后身后几个人全都惊恐的叫出了声,这叫声就像是会感染一样,叫得我的心头都有些发麻!

寒意顺着脊椎攀升,刹那之间便爬满了我的后背,我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也……

太凄惨了些。

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我就看见几张符咒越过了我的肩头,直朝着红嫁衣抛过去!

“找死!”

我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她这不说话还好,整个下颚都裂了开来,恐怖无比。

不,是残忍。

不知道她死时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折。磨,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阴气铺天盖地的涌过来,符咒触及到那些阴气的瞬间变化为了灰烬,甚至连一丝火光都没有亮起。

我心中一凛,拽着众人连连后退,慎重的看着面前的红嫁衣。

“你们都得死!你们要和他们一样!都得死!”

她像是突然疯了一样口中念叨着这句话,又说看到她真实模样的人都必须死!

“真是可怕……”

徐静喃喃出声,我扫了他一眼。

看这红嫁衣的模样,应当不是这个年代的人,那时候的女子格外注重自己的容貌,就算是现在也是如此。

我双手交叠结印,掐了一道雷诀看着她,“他们?是什么人?”

红嫁衣怪笑一声,手中四处比划着大笑道:“就是这楼里的人!楼里的所有人!看了我的样子你们都要死!”

她张着狰狞的血口,腐烂的五官扭曲在了一起。

我心中似有所感,“楼里的那些人全都是你害的!?”

红嫁衣没有回答我的话,回答我的是一阵癫狂的笑声。

真真是作孽!

我的心中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愤怒,这股怒火充斥着我的胸腔,没想到这楼里的人竟然全都是她害死的!

“你该死!”

我咬牙看着面前的红嫁衣,手中结印,数十道符咒齐齐甩出,口中默念五雷诀。

与此同时,也掏出了我看家底的法器,一支光秃秃的花枝。

准确的来说是桃枝。

千万不能小瞧这个桃枝,这是太爷当年带着我一路旁边的天下名川大山才找到的一株万年桃树。

成了精的山精野怪要想得到成果就必须遭受雷劫,只有遭受了雷劫之后,不死才有机会变成人身得道成仙。

太爷说这棵万年桃树也是成了精的,若是砍了他一棵树做成桃木剑,就跟害人性命无异,所以只让我取了一截花枝下来,但是就这花枝之上,曾经不知道攀附了多少个即将得道成仙而遭受天劫的妖孽。

这些孽障要么会依附于树干之上躲避天雷,要么就是找到古庙凡人,总之就是想着法子把天雷给躲过去

所以,我手上的这只桃枝也被称为雷劈木,不仅拥有着至阳之气,还有着天雷的至阳至刚之气。

我手中拿着桃枝,控制着其上强悍的力量朝着红嫁衣劈去,瞬间便冲破了她的阴气,将她狠狠的击倒在了地上。

“修法人!你敢!”

红嫁衣抬头,目眦欲裂地瞪着我。

“你做恶多端,不知道害了多少条性命,还想我放过你吗?!”

红嫁衣似乎也知道敌不过我,从身体中涌出一股怨气笼罩住他的全身,我见她要跑,怎么可能还给她机会,直接将手中的桃枝冲着她的心口掷了出去!

眼看着桃枝就要扎进她的心口,周围的阴气忽然形成了一股漩涡,直接将我的桃枝给顶了出来!

要不是我让的快,这玩意儿都得捅。进我的心窝子里面!

我被吓了一跳,正要在追的时候,红嫁衣却没影了!

楼里顿时恢复了一片寂静,天空泛起了鱼肚白,白日就要来了。

我转头看向徐静几人,他们也正不知所措的看着我。

“张……大师,这算是解决了吗?”

解决个屁!

鬼都跑了!

我心中思索着刚刚出现的那一情况,桃木阳气之重,一般的邪祟根本无法匹敌,更何况面前的这个红嫁衣根本都不是我的对手,为什么还能把我的桃木给打出来?

难不成是有人在背后帮忙?

这点我不能确定。

“张大师?”

见我还不说话,几人已经开始催促了。

我摇摇头说:“没有,被她跑了。”

“跑了?!你那么厉害,还能让她给跑了?!”

“你说今晚就会帮我们解决这件事情的!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如果还不解决,我们回去该怎么睡觉?!”

“就是啊!你再想想办法啊!我们又不是不给你钱!”

“钱钱钱就他妈只知道钱!”我也有些生气了,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说道:“要不是你们在这楼里起了贪念,能他妈惹出这么多事吗?!怎么还怪到我头上来了?!”

我怒极反笑,没想到第一次出手帮忙却碰见了这样的一群人。

“反正这是你答应帮忙的!你就必须帮我们把它给解决掉!”

“就是!而且你还说过,你自己也会沾上因果的。反正咱们现在都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

除了徐静和摇姚桃没有说话,其他几人都紧紧的盯着我,看着我的样子好像是一个骗子。

“你们也别这么说,人家是好心帮忙的,你们也……”徐静小声说着。

“还不是你那对镯子!要是早点过来说不定就能把那东西给解决了!”

“就是就是!徐静,你们俩不会是一伙的吧?反正也只有你认识他,最后把我们的钱给骗了,事情也不给我们解决,你们两个逍遥快活去?”

小说《卦断阴阳》 第 18 章 红嫁衣(二) 试读结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