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又失眠了,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

  •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致敬英雄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猿(媛)仔们注意身体呀

  • 所谓”事务“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要么都不被执行。

  • 遍历 for 循环时将,将外层写成函数,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

  •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

  •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

  •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

  •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才能被 int()强制转换。因此:字符串’3.8’是不能被转换哟

龙师狂婿

好书推荐 2021-11-21 07:04:35 8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龙师狂婿

龙师狂婿

作者:大浪淘沙

主角:陈飞柳柔

APP离线看全本

龙师狂婿

《龙师狂婿》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陈飞柳柔的书名叫《龙师狂婿》,本小说的作者是大浪淘沙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 13 章 我不离婚!…

《龙师狂婿》小说试读

第 13 章我不离婚!

柳晴雪眼泪立即下来了,哭泣道:“你也看见了,陈飞那畜生想要脱我的衣服,你现在还在帮他说话?”

“你竟然觉得我是在诬陷他,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死了算了。”

哭泣的她,委屈巴巴,伤心欲绝。

说完,她就拉开房间的窗户。

“姐,不要啊~”柳柔连忙拉住柳晴雪。

两姐妹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这时,柳柔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陈飞的电话。

柳柔红着眼,接通电话。

陈飞赶紧解释:“柔柔,我求你,相信我这一次,好吗?”

“我亲眼所见,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柳柔依旧抽泣着,声音已经嘶哑:“我姐姐衣衫不整,我老公却趴在她身上,还在解她的扣子。”

“你甚至还想通过污蔑她来摆脱你做出的混账事!”

“试想一下,如果是你,你能接受吗?你会相信我吗?”

“陈飞,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你走,走得越远越好,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最后一句,柳柔一改往日的温柔,几乎是对着手机吼出了声。

还没等陈飞开口,她就把电话挂断。

楼下,陈飞无奈的看着渐渐黑掉的手机屏幕,低声回答:“我当然相信你啊。”

只可惜,已经挂断电话的柳柔听不见这句回答了。

“轰隆隆……”

就在此时,乌云滚滚而来,雷声连绵不绝,倾盆大雨随即落下。

陈飞站在雨里,心中郁闷难解。

大雨淋湿他的身体,但他的心更冷。

他明明做了好事,是救了柳晴雪的人,可现在却落得被赶出家门的下场。

为什么柳晴雪会这样做?

陈飞百思不得其解,柳晴雪为什么要说谎、污蔑他是**犯?

这难道是周梅或是柳山河的指示?

让她趁着这次机会,名正言顺的把他赶出柳家?

被人这样凭空诬陷,他胸膛憋闷,几乎要闯不过起来,感觉特别的烦躁、不爽。

……

柳家别墅里。

柳晴雪已经松开柳柔,掩面哭泣、

柳山河上前安慰:“晴雪,别怕,不管怎样,还有爸给你做主!那畜生以后都不会出现在柳家,你不用担心。”

“晴雪,别哭了,都会过去的。”

听着父母的安慰,柳晴雪表面难过,心里却在盘算怎么才能让陈飞再也回不来,最好是连光州都让他待不下去!

只要他还在光州一天,那她私会沈少平的事就多一分暴露的危险,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出现。

柳晴雪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眼里闪过一抹不被人察觉的阴险。

如果柳柔能和陈飞离婚,那陈飞自然而然就被解决了。

而沈少平那个好色的人,只要把柳柔送到他面前堵他的嘴,今天的事就会被他烂在肚子里。

沈少平是谁?

他可是沈氏的公子哥,而沈家也是战神叶君临麾下的一个家族,背靠着叶君临,前途无量!

最主要的是,沈家还是柳家的债主。

若是柳柔嫁给了他,柳家的危机不仅仅可以一并解除,柳家也能榜上一个巨大的靠山!

一石三鸟,太妙了。

柳晴雪心底想着,表面却眼泪汪汪,委屈道,“陈飞那畜生对我心怀不轨,只要柔柔还没和他离婚,他们还是法律认同的夫妻,他想回来,谁能管得住他呀?”

此话一出,周梅立马变了脸色。

她也不管柳柔此时情绪有多么的崩溃,怒道:“柔柔,你马上和陈飞离婚!”

柳柔咬着牙,眼睛红红的,“我不离婚!”

她想起这几年来,陈飞为她洗衣做饭、陪她逛街、给她**等等事情,即便百般失望,却怎么也说不出离婚这两个字。

周梅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柳柔,声音尖锐:“柔柔,这种畜生你还守着他干什么?他有钱吗?他有人品吗?什么都没有!”

“妈,感情不能用钱来衡量。”

“感情能当饭吃吗?他要是真的跟你有感情,会对你姐姐做出这种混账事吗?”

周梅被气的不轻,整个人几乎都要炸了。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这女儿到底是为什么非陈飞不可呢?!

柳柔擦了擦眼泪,哀求道:“陈飞他不是这样的人,他可能真的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妈,你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改过自新的。”

“外面下了那么大的雨,他一个人在外面很可怜的。”

“妈,求求你,你让他先进来避避雨吧。”

一听这话,周梅只觉气血瞬间上涌,越发生气的她忽的觉得呼吸不畅,捂着心口直直朝后倒去。

“妈!”

柳柔惊呼着上前拥住了她的身子,却被周梅压了个正着,重心不稳的朝后摔了下去,后背直接撞在地板上。

肩胛骨传来的疼痛,让她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张狂赶紧上前将周梅扶起,拖到沙发上放下。

所有人都围到了她的身边,柳山河急忙叫来家庭医生,却没人多看一眼柳柔。

柳柔忍着痛爬起。

只是,还没等她走到沙发边上,柳晴雪就狠狠推了她一把。

柳柔脚下踉跄,险些又摔在地上,她抬起头,“姐,你怎么推我?”

柳晴雪此时哪里还有伤心的模样,她横眉怒目,怒视柳柔,呵斥道:“你还好意思过来看妈!妈有高血压你不知道吗?妈为什么气成这样的你心里没点数吗?”

“你那个畜生老公做出丧尽天良之事,你还维护他,帮着他说话,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

“这就算了,现在还把妈气成这个样子。”

柳晴雪一边说,一边用食指不停的戳在柳柔的肩上:“柳柔,你有没有点良心?你到底是柳家的人还是陈飞的人!?”

柳柔被怼得无话可说。

她看着慢慢转醒的周梅,眼泪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掉落下来。

柳晴雪却没罢休,反倒提高音调:“你还好意思哭!要是知道错了,就赶紧去和那个畜生离婚,别在这浪费时间!”

“姐,我爱他,我不离婚!”柳柔流着泪说着。

“你~~”柳晴雪也被气到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柔会这么固执。

“柔柔,陈飞到底有什么好呀,让你这么留恋?”孙凤疑惑不解。

“他,他就是好,我亏欠他很多很多,我这条命都是他救的,姐,你不要逼我好不好?!”柳柔泪流满面。

当年在国外,她被国外的邪恶罪犯绑架,濒临死亡。

那时,是陈飞出面帮助了她,让她逃过一劫。

后来,她在路边看到陈飞满身是血倒在路边,这才背负着陈飞走了几公里路,送陈飞去医院。

如今两人相濡以沫多年,这份情感,怎能说放弃就放弃?

“唉,孽缘啊,我们柳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柳山河在一旁叹息,捶胸顿足。

“不离婚也可以,但是,陈飞绝对不能踏进家里半步,他要是敢进来,我宰了他!”张狂冷冷道。

“柳总,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就在这时,柳山河的秘书跌跌撞撞冲了进来,大声吼道:“公司的账户被冻结了,我们要破产了!”

“银行那边现在拒绝为我们的账户进行维护,公司现在只剩下个空壳了!”

“柳总,您赶紧拿个主意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什么!?”

柳山河神色剧变,再也顾不得柳柔的情况,一把抓住秘书的肩膀慌张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公司账户怎么会突然冻结?”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听银行的人说,是沈老爷吩咐的,其他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沈老爷……”

柳山河喃喃的念叨着这个名字,心如跌入百丈冰窟一般,遍体生寒。

沈老爷,这是沈家出手了!

“真是天要亡我柳家啊……沈家出的手,我们还有什么回转的余地!”

“我柳家,真就要毁在这里了吗?”

柳山河跌坐在地上,面色苍白。

沈家出手了?

秘书看着柳山河渐渐空洞的双眼,急的不顾身份的大喊:“柳总,您别发呆啊,赶紧想想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柳山河回过神来,咬牙道:“走,跟我去公司,看看还有没有挽救的机会。”

张狂、柳柔、柳晴雪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擦擦眼泪,急忙跟着走出去。

楼下,一直在淋雨的陈飞,听到房子里的动静,赶紧迎上前来。

“爸……”

“滚开!别在这挡道!”

柳山河面色愠怒,一掌把陈飞推开。

陈飞后退了两步,不明所以的他只能看着柳柔。

看见柳柔眼眶红红的,他顿时心如刀绞。

“滚开!”

柳山河、周梅、张狂他们怒视叶浩。

张狂更是出手把陈飞推得远远的,他们一家人上了车,急急忙忙地向公司赶过去。

“到底出什么事了?”陈飞眼神疑惑。

就在此时,他收到柳柔的短信:“陈飞,债主沈家找上门来了,柳家资产都被冻结,这次我们家估计在劫难逃了。”

“你赶紧走,有多远走多远,找另外一个女人结婚生子,过幸福快乐的日子,千万不要回来了,再见!”

小说《龙师狂婿》 第 13 章 我不离婚! 试读结束。

喜欢 (0)